當前位置:首頁 > 亡語流淌之冥 > 第八十三章 解開的軟弱

第八十三章 解開的軟弱


  鈴蘭只覺眼前一晃,當發現那是白櫻后,急忙叫道:“白櫻!可惡,放開她!她已經沒有戰斗能力了!!”
  “老夫當然知道,可誰告訴過你,這樣她就安全了?”阿貝伊勒獰笑著,將白櫻的脖子掐著提在手中,對著阿莉爾。
  白櫻無力地垂著頭,幾縷碎發停在額前,讓人不禁想要為她將這些頭發捋到一邊,然后輕輕地撫摸一下她的臉……
  這些,阿莉爾自然做不到。
  這該死的魔法擋在她的面前,始終讓她無法逾越。
  她更加奮力地撞擊著,神色間,愈發瘋狂,腦門的青筋都凸了起來,看得人心驚肉跳!
  薨的聲音,卻在這時響了起來:“喂喂~阿莉爾,你也太讓我失望了,你還在等什么?眼前的束縛,不過是輕輕一用力便可以解開的,你為何還在猶豫?我看,白櫻還是有救的,你想為了一些毫無用處的人類而放棄她嗎?哈哈,那就來吧,讓我看看你有多么地廢物,來啊?!”
  就在此時,白櫻的眼皮,抬起來了一點。
  那不是幻覺!
  白櫻真地還活著,而且,還蘇醒了過來!
  這一刻,阿莉爾愣住了。
  她的嘴顫了顫,卻沒能說話。
  白櫻連頭都已抬不起來,卻在看到阿莉爾的樣子后,虛弱地道:“阿……莉爾……大人……你在……做什么……不要為了……白櫻……迷失你……自……”
  “咔嚓!”
  一個清脆而恐怖的聲音響起,令一直緊緊盯著白櫻的阿莉爾和鈴蘭徹底地呆了!
  白櫻的頭,徹徹底底地歪垂在了一旁。
  阿貝伊勒面無表情,將白櫻的尸體朝著一旁輕輕地拋了出去……
  “砰!”這是白櫻摔到地上的聲音,可在眾人耳中聽著,卻遠比阿莉爾那碰撞屏障的聲音還要令人震撼!
  “白櫻!!!!!!!!”鈴蘭撕心裂肺地喊著,這一刻,她凄慘的哭聲,仿佛成了這殘酷世界中唯一的聲音……
  就在阿莉爾呆滯地看著這一幕的時候,掉在地上的屬于白櫻的長刀,出現在了她右臂旁,輕緩地漂浮著。
  “這把刀,真地可以交給我嗎,阿莉爾大人?”
  “當然,從今天起,你就是它的主人了!”
  “那說定了,只要我沒有犯錯,您可就不能把它要回去!”
  “不是都說了嘛,你是它的主人,我怎么有權利將屬于你的刀要回來呢?”
  ……你的刀回來了,可你卻為何不能回來?
  阿莉爾的目光,逐漸從白櫻處,緩緩地移至阿貝伊勒處,眼中的悲傷與苦痛,也逐漸被如洪流般涌來的憤怒和瘋狂所掩蓋!
  阿貝伊勒卻還是面無表情,他將剛才掐斷了白櫻脖子的手,在屏障上抹了抹,竟好似是覺得臟一般!
  阿莉爾渾身顫抖著,身后的皇鎖鬼獄,似乎為了回應她的憤怒般,上面的符號統統閃爍起了光芒。
  “為了一群和你毫無關系、甚至還厭惡你們的人類,值得嗎?”薨帶著笑意的聲音,再次傳來,“喂,阿莉爾,不要忍了,再忍,連鈴蘭也要有危險了哦。”
  不等阿莉爾做出反應,鈴蘭的聲音卻變得高了起來,她在咒罵阿貝伊勒。
  鈴蘭是個淑女,她連罵人的詞語都不記得幾個。
  可此時的她,用不著那些骯臟的詞語,僅僅憑借著一些本來十分干凈的話,就將阿貝伊勒罵得狗血淋頭。
  你不會想看到一個淑女變成這樣子,因為她們會這樣,只可能是因為她們受到了常人所無法想象的刺激。
  阿貝伊勒眼睛看著阿莉爾,耳朵卻將這些話一五一十地全都聽了進去,越聽,他的表情愈加陰沉,也讓阿莉爾愈發慌張。
  可阿貝伊勒對于殺人,實在是沒有一丁點猶豫,所以,他在阿莉爾反應過來之前,便已經啟動了鎧甲。
  只見電光一閃,那些組成了牢籠的碎片已回到了阿貝伊勒的身上,而鈴蘭,也像白櫻一樣被阿貝伊勒掐在了手中。
  她周圍的黑色氣流,被大量閃電不斷地擊打著,在鈴蘭無法繼續維持的情況下,它們很快便消散而去。
  不過,這個過程使得阿貝伊勒的五指始終無法握緊,給了鈴蘭一點時間去做她要做的事情。
  她痛苦地抓著阿貝伊勒的手,眼神間,卻十分清明。
  這和她剛才罵人時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原來她并沒有喪失理智,她是故意那樣,只為了要靠近阿莉爾一點,讓她聽到自己的聲音。
  看著眼前慌亂的阿莉爾,她笑了,滿是淚水地笑了。
  “不要……為我們而感到憤怒……阿莉爾大人……因為……我們能陪伴在您的身邊……非常幸福……即使不能……呃呃……和您一直走下去……我們也感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沒有說謊,任何人都知道她不是在說謊。
  因為,她此刻的笑容,太美了,雖然凄涼,卻美得極致。
  幸福的笑容,永遠都是美麗的……
  而這個笑容,也永恒地停在了鈴蘭的臉上。
  她的尸體,被阿貝伊勒像扔垃圾般扔在了白櫻身旁。
  兩人的眼睛,正視著對方,手,也正好重合在一起……
  “鈴蘭……你有……喜歡的人嗎?”
  “誒???你怎么會問這樣的問題,白櫻?”
  “沒……沒什么,就是問一下而已……”
  “……你今天好奇怪啊……”
  阿莉爾右臂旁漂浮著的,已不再是一把孤獨的長刀,而是兩部分合在了一起、已不會再分離的剪刀……
  克拉赫身上的人性膚,已經被他強忍著痛苦褪去,他所能使用的力量這才比之前強了一些。
  可在他身上的壓力,卻依舊不輕,他甚至感覺自己這副用蠟做成的身子都要被壓碎了!
  但碎了又如何?!我就算將這條命拼了也要阻止阿莉爾!
  “阿莉爾!!”他拼盡了全力喊道,連烏鴉面具都跟著出現了一陣模糊,“你應該……你應該知道鈴蘭的意思……她和白櫻……寧死都不想看到你被軟弱所控制……沒錯……薨所說的強大……在我們看來卻恰恰是軟弱……不要……屈從于它……不要讓你心里鈴蘭和白櫻最后的一點聲音也消散……不要……讓她們白死……”
  他每說的一句話,都像是喘不過氣來一般,最后一個字結束得很快。
  而這,已經是他的極限,即使脫下了人性膚,面對著阿莉爾此時愈發狂躁的氣息,他已半個字都無法再吐出來了。
  不過,憑借著最后的一點力量,他翻了個身,使自己仰面朝天,可以看到阿莉爾。
  阿莉爾正好也回過頭望著他。
  這一刻,克拉赫知道他失敗了。
  那雙眼睛里,不再有瘋狂,有的,只有一股任何事情都已無法左右的自我意識。
  這種自我意識,不像瘋狂那樣毫無目的,它是一種解開了一切本應被敬畏的束縛的絕對自由的意識。
  不再有顧慮,不再有障礙。
  只要是這股意識想做的,一切都會被放到一邊,甚至去踐踏……
  克拉赫痛苦地看著阿莉爾,在心中道:“失敗了……對不起,白櫻,鈴蘭,我徹徹底底地失敗了……”
  雖然在看到阿莉爾那他前所未見的眼神后,阿貝伊勒的眼皮不自覺地一顫,極為不好的預感也忽然間撲面而來,但他卻是笑著,因為這種令他人極度痛苦的事情,他實在是太喜歡了!
  “沒錯,來吧!恨我嗎?那就快點出來啊~我會痛快地將你送去和她們作伴……嗚啊!!”
  阿貝伊勒說到一半,忽然感覺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擊在了自己的胸口,這些力量,沒有一絲外泄,竟好似集中在了他身體上一般,導致他連后退的趨勢都沒有!
  他難以置信地捂著胸口,還未等抬起頭看阿莉爾,一大口鮮血已“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發生了什么?!”阿貝伊勒的大腦登時只剩下了這一個想法,一時間,竟什么也做不了了。
  阿莉爾那奇特的左手,停留在了屏障上,看樣子,她好像是剛剛用這只手擊打了一下屏障,可屏障完好無損,她是怎么打到阿貝伊勒的呢?
  “……同化……她剛才施放了冥塵才能使用的魔法同化……”克拉赫在心中苦澀地道,使用了這種魔法,表明阿莉爾那變異的亡語力量已經徹底開始釋放,一切,都晚了……
  同化,乍一看,它和強制控組、暴力攫取的效果是一樣的,但這個過程卻是截然不同,嚴格來說,它已經不能算是一個魔法,而是一種能力,一種舉手投足間便可以輕松使用的能力,不需要像強制控組或暴力攫取那般有一個施放魔法的過程,更不需要苛刻的條件,只要施法者意念稍微一動,本不屬于他的魔法便會歸于其控制。
  這種能力,本來的阿莉爾絕無法使用,而且,她同化的還是安達莉塔親自施放的禁錮冥方,雖然沒有成功,但她卻借用上面的亡語對阿貝伊勒造成了傷害。
  所以,現在的阿莉爾,已決然不是原來的那個阿莉爾了……
  阿莉爾那看似無神、卻比任何時候都要犀利的目光緊緊盯著腰都直不起來的阿貝伊勒,冷聲說道:“波爾茍拉?阿貝伊勒……我不會殺了你,我要把你吊在恒難地牢,你會無時無刻不在承受你所無法承受的痛苦,而我,會無時無刻不在欣賞著你那令我感到無比欣賞的慘狀……”
  她的話音剛落,克拉赫等人便發覺周圍的亡語忽然靜了下來,那壓得他們不得動彈的氣息也消失了。
  但這種停頓卻僅僅是一瞬間,所有的亡語便猛然朝著波士克城內四散而去!
  恢復了自由的克拉赫正欲阻止阿莉爾,卻發現這些亡語中,竟還有一些是朝著他來的……
  距離這邊較遠的半個城鎮內,此時真是人山人海,本來波士克城的人數就因為公國進入了緊急狀態而大增,現在他們又全都擠在了城市的一邊,而且還在盡力地朝著最外圍的方向跑,就好像是一個水并不是很滿的橫放的瓶子忽然立起來了一樣,所有的水,全都聚集在了瓶子的一端。
  這些人中,有少部分人親眼目睹了在剛才那強大氣息之下因為無法承受而被壓成了肉餅的人是多么凄慘,所以他們一恢復自由,便更加瘋狂地朝著城市北面的謝爾李思普大門涌去。
  謝爾李思普大門,是城市北面的正門,它名字的意思是“尋找希望”。
  現在,這些驚恐萬狀的人們所尋找的,也是希望。
  可他們注定是要失望的,因為不管是城市的哪扇城門外,都已經被禁錮冥方所封住,他們無處可逃。
  最先來到這里的人們站在屏障前,不斷地用鈍器敲擊著、用利器砍刺著,可是沒有用,不管他們使用了如何超常的力量,也無法使那屏障有一點變化。
  而這時,城里慌亂的人潮來了,夾雜著“快跑,后面的人都變成了肉餅”之類的令人們愈發恐懼的話語,情況,立刻就變得更加失控。
  原本正在試圖突破屏障的人們立刻便被毫無理智的后來者沖擊得緊緊貼在了屏障上,不能動彈,而后面的人們又被擠在他們身上,就這樣,一層貼一層,這里像是在做超級人肉餅似的,已沒有人能挪動一點……
  嘈雜的叫罵聲,逐漸地響了起來,人們互相地怒吼著,有的是在罵前面的人為什么不走,有的是在喝止身后的人不要再擠,更有甚者,直接大打出手,當然,這種打也僅限于頭和胳膊這些尚有一點空間動彈的部位。
  站在城墻上的士兵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又沒有得到命令,他們一開始還試圖去阻止這些幾乎已經可以被稱為“暴民”的人,后來,當發現城里幾乎所有的人都來到了這里后,他們放棄了。
  有部分軍官決定帶著士兵去迎擊那些造成了市民恐慌的未知敵人,可當他們看到本來駐守在其他幾個方向城門的士兵們以及所有的正規軍隊也在慌張地朝著這邊跑來的時候,他們知道,這個城市已經完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