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 > 第2406章請對它們敬禮

第2406章請對它們敬禮

沈鴿胸膛一陣起伏,聲音都忍不住大了起來。
  
  不死鳥是誰?
  
  他可是世界最強獵人,世界紅盾大賽的冠軍。
  
  因為他,炎國第一次在軍事最高競技舞臺,獲得了歷史性的突破,拿下了桂冠。
  
  這是多大的榮譽?
  
  全軍振奮!
  
  所有軍人都將不死鳥視為偶像,視為英雄。
  
  就在昨晚,他們還一起并肩作戰,剿滅了一股海盜。
  
  就連柳小山那么的老兵,都自愧不如。
  
  而且柳小山也說了,火鳳凰跟海軍的王牌蛟龍突擊隊聯合行動,前往f地區參與撤僑。
  
  剛才那個女人,肯定不是作秀,她能這么清楚說出營救的過程,說明她就是被劫持的人質。
  
  特種兵本來就是最神秘的一群人。
  
  尤其是像不死鳥和紫羅蘭這樣的人,哪怕是現在,她也只知道她們的代,還有姓什么,連具體的名字都不清楚。
  
  他們沒有鮮花,沒有掌聲,只有泥濘和鮮血!
  
  甚至犧牲了,家里都不知道,他們做了什么事情。
  
  這樣一群默默負重前行的軍人,沈鴿不允許有人質疑,就算是自己的父親都不行。
  
  “沈鴿!”張陸拉住了沈鴿,搖了搖頭,示意不要再說。
  
  沈鴿一愣,旋即想到了龍百川的封口令,最近火鳳凰正處于風口浪尖,必須要嚴格保密,不能泄露他們的身份信息。
  
  不要以為這沒什么,一旦他們的身份信息泄露,那些敵對勢力因為親人,頭目死在他們,甚至會瘋狂報復。
  
  最怕的是,那些圖謀不軌的勢力,掌握了他們的身份信息,利用他們的親人,設局對付他們。
  
  沈鴿不敢再說了,氣鼓鼓的看著父親!
  
  “你說,他是誰?如果是我錯了,我道歉。”雖然沈總意外女兒的反應,但是他是不信的,那么這么巧合。
  
  他很清楚,女兒那是一心傾向于部隊,恨不得讓自己割肉。
  
  當然,自己的女兒不可能合伙來騙自己,但不排除女兒也被他們利用了。
  
  這個社會,為了達到目的,什么樣的人都有!
  
  “走吧!”
  
  張陸不像解釋,也沒有必要解釋。
  
  “等等!”
  
  安然拉住了張陸,讓張陸等等。擼起了袖子,露出手腕處的北斗終端,在北斗終端上按了幾下,將一個視頻傳輸到手機上。
  
  拿著手機,走到了沈總的面前,冷聲道“沈總,你自己看這個視頻!”
  
  沈總,司機,還有一些旁觀的路人,都好奇湊了過來。
  
  視頻上,一名武裝分子,挑出了匕首,狠狠刺入一名人質的脖子。
  
  呲拉,匕首拔出,傷口處頓時噴出一道鮮血。
  
  膽小的人,立即發出一聲驚呼,驚恐極了。
  
  接著武裝分子抓起一名女人質,揪著她的頭發,讓她的臉對準了鏡頭,肆虐道“炎人,你們不是很厲害嗎?有種就過來營救你們的人,明晚這個時候,如果你們不來,我們就會直播,讓你們清楚看到,她是怎么死的!”
  
  當沈總看到了那名女人的面孔,渾身一顫。
  
  這個人,不就是剛才跪著的人嗎?
  
  “是她,就是剛才那個跪著的女人。”沈總的身后,有人驚聲叫了出來。
  
  人群產生一陣騷動。
  
  沈總瞳孔死死的盯著畫面,內心翻江倒海。
  
  讓人下跪不難,花點錢演戲就行。
  
  但視頻中,那名武裝分子可是將匕首刺入了人質的脖子,如此血腥殘忍的一幕,無比的真實。
  
  沈總回想剛才那名女人強烈的情感波動,起初還覺得對方為了演戲,下了血本,演得那么逼真。
  
  再結合這個視頻,他明白了,那個女人為什么會如此激動,執意要下跪感謝。
  
  換成誰在那種環境,都會崩潰,都會絕望,都以為自己不可能還能活著。
  
  或許也只有下跪,才能表達內心的最深的謝意,因為對方給了自己新的生命!
  
  “你現在該相信了吧!手機還給我。”安然不想再跟對方理論太多,她只是憤怒,憤怒有人質疑張陸,這是對英雄最大的不敬。
  
  視頻乃是當初營救鄧梅的時候,高云肩章將視頻發給每一個人,讓她們認清楚對方。
  
  沈總手有些發顫,再將手機遞給安然的時候,手指不小心在屏幕上滑了一下。
  
  手機自動播放下一個視頻。
  
  屏幕上,光芒大亮,沈總都瞇起了眼睛。
  
  安然抓住了手機,但是沈總驀然握緊。
  
  勛章!
  
  床鋪上鋪滿了勛章。
  
  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
  
  沈總當了十多年的兵,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的勛章。
  
  沈總的目光死死落在一枚一等功勛章之上。
  
  有一個紅色的五角星,五角星里面刻印著八一二字。上面的部件,還寫著一等功三個字。
  
  錯不了,這都是真的勛章。
  
  沈總的呼吸急促起來,目光緩緩掃過,幾乎都是一等功,二等功都少。
  
  怎么會有這么多的一等功?
  
  他是軍人,怎么不知道一等功多難獲得,那多數都是親人幫領的。
  
  他們全團加起來的一等功,都沒有視頻里面的多!
  
  “怎么會有這么多的一等功勛章?”沈總聲音發顫問道。
  
  安然拿過了手機,這是她幫張陸整理勛章的時候,拍出來留念的。
  
  “這都是他的勛章!”
  
  都是他的?
  
  他一個人獲得的一等功,就超越一個團的一等功數量。
  
  沈總近乎于呆滯。
  
  太震撼了!
  
  這個年輕人到底執行了多少次高危的任務,多次在槍林彈雨之中穿越,又多少負傷險些死去,才獲得如此之多的一等功!!!
  
  這一幕,深深震撼到了沈總。
  
  他當兵十多年,唯一的一枚一等功勛章,就放在了家中,不時都會拿出來,小心翼翼擦拭上面的塵埃。
  
  當年他跟戰友執行剿滅毒梟行動,追擊逃跑的毒梟頭目,冒死沖過去,擊斃了對方,但他也中彈負傷,當場昏迷。
  
  在醫院住了整整一個月,從鬼門關逛了一圈,這才撿回了一條命。
  
  戰斗英模,已經不足以形容這個年輕人,沈總無法想象,他是怎么獲得這么多的勛章。
  
  安然沒有感情的聲音響起“你質疑我沒事,質疑他就不行。軍人不需要炫耀這些軍功,但是軍人,也不應該被誤解!負重前行,也需要得到尊重!”
  
  “你知道這些,代表什么嗎?經歷了什么嗎?請對著這些勛章,敬禮!”
  
  。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最新22选5开奖 东方6十1开奖结果中奖 南粤36选7开奖号 快乐赛车玩法 大航海时代 黑龙江省36选7彩票开奖查询 配资平台哪个好恒丰优配 e球彩实时开奖结果 贵州矛台股票行情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有什么门槛 农业股 股王配资 海南环岛赛 快乐飞艇 安徽时时彩 甘肃11选5遗漏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