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八十一章 當街問斬

第八十一章 當街問斬


  出來的人正是燕斐文,他一下馬車,根本不管其他人,直接看向了那名車夫。
  “老李頭?”燕斐文確認眼前之人正是老李頭之后,腦子嗡的一聲,差點眼冒金星。
  剛才他的心思并沒有在這里,對于幾名騎士的敘述也是只聽到只言片語,不過,就算這樣,他也知道,他的這幾名門客,與馬車內的人發生了沖突。
  “竟然是皇子殿下!”有人認出燕斐文,連忙下跪。一時間,周圍的百姓跪倒一地,連頭不敢抬。
  “皇子殿下!”圍觀百姓口中山呼海嘯,大禮參拜。
  對尋常百姓來說,皇子殿下猶如天地,不可冒犯,不要說沖撞了,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這下糟了,那小伙子絕對要死翹翹,連家人也要盡數被連累。”有人心中暗暗替楊玄惋惜。
  人群之中,跪著一名光頭年輕人,此時目光閃爍,卻并不是看向燕斐文,而是死死盯著楊玄的馬車,神情莫名。
  燕斐文根本沒有理會百姓的參拜,而是三步并作兩步,沖到了楊玄的馬車旁邊,對老李頭緊張問道:“車……車內是……?”
  老李頭慢悠悠的站起來,想要行大禮,燕斐文直接打斷了他,急道:“免禮,車內可是……”
  老李頭這才道:“回皇子殿下,車內正是楊大師。”
  “嗡!”燕斐文突然感覺有一柄大錘狠狠的砸在了他的頭上,讓他眼冒金星,頭暈目眩。
  “楊……楊大師。”半晌之后,他才回過神來,無比恭敬,沖著馬車施禮。
  “啊!”
  周圍的百姓都一臉茫然的表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們看到了什么?皇子殿下竟然沖那輛普通的馬車行禮,難道說,這輛普通的馬車里面,坐的竟然是皇帝陛下嗎?
  要不然,皇子殿下怎么會沖馬車行禮。
  那幾名騎士也都是一副傻掉了的表情,他們愣愣的看著燕斐文,感覺自己的世界觀瞬間崩塌了。
  尤其是那個向老李頭出手的騎士,一顆心簡直像是從天上跌到了無盡深淵,再也看不到光明。
  能讓皇子殿下都如此誠惶誠恐的,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
  我竟然得罪了這樣的存在,還想著要把人家剝皮扒骨,腦子進水了嗎?
  一瞬間,他都感覺自己都有點神志不清,似乎要瘋掉了。
  “哼,你的屬下好大的威風。”馬車中傳來一聲冷哼。
  燕斐文感覺渾身冰涼,身子忍不住有些發抖,他看向老李頭,臉色也變得蒼白。
  老李頭這才緩緩將剛才的事情敘述一遍。
  還沒說完,燕斐文已經是勃然大怒,“來人,給我把這幾個縱馬傷人,為禍百姓的狗東西拿下。”
  “是!”馬超轟然應諾,不要說燕斐文了,聽了事情的緣由之后,連他都忍不住想要把這幾個人給生吞活剝了。
  皇子殿下辛辛苦苦,維持賢名,卻被這幾個狗東西給破壞,當真該死。
  “拿下!”他一聲令下,身后的護衛一擁而上,迅速將幾人捆了起來。
  “皇子殿下,屬下冤枉啊!”幾名武士還不明所以,齊齊叫冤。
  “冤枉?哼,擾亂百姓,縱馬傷人,殺了你等,我都還覺得太輕。”燕斐文此時簡直把這幾人恨得要死,他辛辛苦苦和楊玄打好關系,卻被這幾人破壞,這一刻,他都想把這幾個人生吞。
  “馬超!”燕斐文直接喝道。
  “屬下在!”馬超上前,半跪聽令。
  “將這幾人當眾斬首,以示敬尤。
  “得令!”馬超轟然應諾。
  此時幾名武士才感覺到闖下彌天大禍,一個個嚇得屎尿齊流,癱倒在地。
  馬超那會管你如何,命令手下直接將幾人架起來,往旁邊空地一扔,刀光閃過,幾顆人頭已然落地。
  “咝!”
  圍觀百姓具都倒吸一口涼氣,驚駭莫名。
  剛才他們還在為馬車中的人擔心,卻不料劇情反轉,幾名騎士瞬間人頭落地,實在讓人反應不及。
  這一刻,所有人都對普通馬車的主人無限好奇。
  “諸位,今日這幾人依仗本宮名號,欺凌百姓,縱馬傷人,已經觸犯我燕國律法,特將幾人斬首示眾,以示敬尤。如有下次,諸位可直接來本宮府邸匯報,一經查實,定斬不饒。”燕斐文面對百姓,朗聲道。
  “殿下英明,殿下英明!”一時間,跪在地上的百姓山呼海嘯,都為燕斐文歌功頌德。
  “倒是會邀買人心。”楊玄在馬車中淡淡一笑,對燕斐文的果斷處置,也有幾分欣賞。
  “楊大師,您看這樣處置可還妥當?”發表完演說,燕斐文又讓百姓平身散去,這才小跑至楊玄的馬車旁邊,低聲道。
  此時,他心中也沒底,頭上冷汗都下來了。
  “嗯,你上來吧。我有事找你。”楊玄不置可否,淡淡道。
  “是!”燕斐文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登上馬車。
  “老李,回府吧。”既然遇見正主,楊玄也不去皇子府了,吩咐道。
  “是。”老李應了一聲,然后調轉馬頭,原路返回。
  馬超等人沒有得到燕斐文的命令,不敢離開,只留下幾人處理尸體,然后包括燕斐文的座駕馬車,都整整齊齊的跟在了楊玄的馬車后面。
  于是燕國京城百姓都看到了這樣一幅畫面。
  一輛普普通通的馬車走在前面,后面跟著一輛豪華的車架,然后車架后面,又有整齊排列的護衛士兵,蔚為壯觀。
  一路走過,所有人都猜猜測普通馬車主人的身份,有說是高官的,有說是皇家貴族的,不一而足。
  人群中那名光頭年輕人,目露奇異神色,呆立片刻之后,身形輕轉,就消失不見,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你的屬下應該好好敲打了。”馬車中,楊玄盤腿而坐,淡淡道。
  “是!”燕斐文坐于楊玄的對面,不敢反駁,停了一下,才道:“那幾人是新近收留的門客,還不太懂規矩,想不到今日竟然如此大膽,沖撞了楊大師,罪該萬死。”
  直到此時,對那幾人,他還恨得牙癢癢。
  “狗東西,差點破壞了我和楊大師的關系。”燕斐文心中狠狠想著。
  楊玄不置可否,轉過話題道:“明日我就要離開燕京,楊家在燕京根基不穩,還需要你多加照拂。”
  “這個自然!”燕斐文滿口答應,他心中奇怪楊玄為何要離開,不過卻不敢問出來。
  楊玄知他心中所想,便道:“我要去一趟出云國林家,如果有事,你可譴人來林家找我。”
  “林家?”燕斐文實在難掩心中好奇,問道:“不知楊大師去林家為何?”
  說話間,他想到了林素衣,暗道難道楊大師看上了自己妹妹的好友?
  這樣想著,他心中卻又泛起幾分高興,林素衣和他妹妹相識,也是機緣巧合,如果能被楊玄看中,他和楊玄的關系又近幾分,皆大歡喜。
  楊玄根本不和他解釋,“這個你就不要問了,快則一月,慢則兩月,我必會返回,在這個這期間,楊家不要出什么事。”
  燕斐文拍著胸口保證,“楊大師放心,我就算拼了命不要,也會保楊家萬全。”
  楊玄點了點頭,想起一事,又問:“大師堂哪里,可需要說一聲?”
  燕斐文道:“不必,大師堂有孫林連大師長期坐鎮,其他護國大師都去留隨意,只需在燕國出事的時候出手幫助即可。”
  楊玄了然,又道:“素衣哪里,你了解多少?”
  燕斐文先是一愣,接著心中大喜,楊大師竟然稱呼林素衣為素衣,而不是林姑娘,是在傳遞什么信息嗎?
  這也不怪他多想,實在是在這個世界,對一個云英未嫁的姑娘,如果不是十分親密之人,稱呼有諸多要求,像楊玄這樣直呼其名,必定是關系到了一定階段。
  不過他哪里知道楊玄骨子里是個地球人,對這些根本不在意。
  “林姑娘是出云國林家家主林正凡唯一的女兒,她還有一個弟弟,不過身患絕癥,從不離開林家。林家在出云國都城落云城內,實力還算不錯,與周邊諸國,都有生意往來,富甲一方。”燕斐文將自己知道的情況說了出來。
  楊玄點點頭,隨后又安排了一些事項,看著也快到楊府,這才讓燕斐文離去。
  回到楊府,他又把楊青山及幾位長老叫來,安頓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
  忙完之后,小蝶就為楊玄端上一杯暗夜幽香。
  這茶是燕斐文送來,楊玄也喜歡上了這種味道,每日都要品茗一番。
  此時他也搖頭苦笑。
  他這個時候才想起來,他本可以派人直接請燕斐文過來,可是他竟然自己出門前往燕斐文哪里,可真是多此一舉了。
  說來說去,還是身份沒有轉換過來。
  他此時,可不是什么地球小職員,也不是楊家不出名的弟子,而是一名先天強者,燕國的護國大師,身份何等尊貴,遠在諸位皇子之上,有什么事,只需要說一聲,自然有人替他辦好,哪里用得著親自出馬。
  “三十年河東啊!”他不由感嘆。
  “主人,你在說什么啊?”一旁的小蝶為楊玄添上茶水的同時,好奇問道。
  “我說,什么時候把你吃掉。”楊玄舒展心情,開玩笑道。
  “哎呀,主人!”小蝶瞬間從脖子到臉都紅透了,手都沒地方放,掩面跑了出去。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3d预测10对10 黑龙江22选5最新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官网 辛运28 手机打麻将开挂方法 山东11选5中奖 20选5河北开奖 北京麻将机 极速赛车开户 模拟炒股和真的一样吗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的走势图带连线 中信证券股票吧 850棋牌游戏大厅 …? 福建11选5即乐彩开奖 11选5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