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八十四章 偶遇商隊

第八十四章 偶遇商隊


  一夜無事,兩人也無睡意。
  稍作休息之后,天色已經大亮,收拾停當,兩人直接上馬出發。
  昨夜兩匹駿馬也不知道躲到了哪里,竟然毫發無損,倒是讓楊玄嘖嘖稱奇。
  兩人一路趕路,再無事情發生。
  日出而行,日落而息。
  幾日下來,兩人之間,已無生澀之感,都覺與對方近了不少。
  這一日,時近黃昏。
  兩人正在趕路,突然發現前方出現一個車隊。
  這個車隊大約有兩百余人,有無數拉貨的馬車。
  看得出來,是一個大型商隊。
  此時前后都沒人家,兩人對視一眼,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楊玄微微一笑,道:“素衣,看來你與我想法一樣。”
  林素衣也是甜甜一笑,道:“看他們的樣子,也要安營扎寨,不如我們前去借宿一宿,最起碼還有熱水。”
  “正合我意。”
  楊玄哈哈笑道,輕輕一夾馬腹,率先奔了過去。
  林素衣也是輕笑一聲,跟在后面。
  “來人止步!”
  楊玄跑到商隊跟前,就見一名做武者裝扮的絡腮胡大漢帶了十幾個護衛從商隊中跑了出來。
  絡腮胡打量了楊玄一眼,又看了看他身后的林素衣,眼中閃過一絲放松,這才拱手道:“二位何人,有何事?”
  楊玄微一抱拳道:“我兄妹二人回家探親,途經此處,不料竟然錯過宿頭,欲借貴寶地休息一晚,不知可否?
  絡腮胡聞言面現為難之色,非常猶豫。
  他只是這個商隊的護衛隊長,對于外人借宿這種事,并無做主的權利。
  想了一想,他還是道:“二位請稍等,待我前去請示東家,再做決定。”
  楊玄點頭,這也能理解。
  出門在外,萬事小心為上,他二人來歷不明,一般商隊肯定會有所顧忌。
  絡腮胡還沒有離開的時候,又有人兩人從后面出來。
  一人張口問道:“張貴,怎么回事?他們是誰?”
  絡腮胡名叫張貴,是這個商隊老板聘請來的護衛頭領。
  張貴聞言道:“李老板,這兩位是路過的兄妹,想要跟咋們商隊搭個伙,借宿一晚。”
  李老板原名叫李長貴,是這個商隊的話事人之一。
  “不行。”
  另外一個身穿青衣的老者皺眉道:“這兩人來歷不明,怎能留宿商隊之中?萬一出了問題,誰能承擔責任?”
  青衣老者名叫王同普,也是商隊老板之一。
  說話間,王同普的目光在林素衣身上掠過。
  不過他的目光并沒有多做停留,僅是微微一掃,就自行移開。
  他行走江湖多年,經驗豐富,一看楊玄二人,便知不是普通人。
  “恕我直言,二位衣著打扮皆為不俗,又孤身上路。”
  王同普皺著眉頭:“而且身邊連個護衛都沒有,想必應該是內勁高手,不知為何偏要在我等這里借宿?”
  楊玄暗贊一聲,行走江湖的,沒有一個易于之輩。
  他朗聲道:“這位老板猜的不錯,我名為楊凡,是燕國京城人士,的確會幾手莊家把式,卻也是初學乍練,不值一提。我兄妹二人沒什么惡意,就是想借宿一晚,希望各位行個方便。”
  王同普和李長貴對視一眼,猶豫道:“出門在外,誰都有不方便的時候,按理說,我應該與人行善,可是如今世道并不太平,我等并不敢貿然收留二位,還請自便。”
  楊玄與林素衣面面相覷,難道他們今夜又要露宿野外?
  這時候,張貴不忍,出聲懇求道:“二位老板,我看他們不像是邪惡之輩,如今天色已晚,這里又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常有野獸出沒,十分危險,不如行個方便吧。”
  王同普臉色一變,大聲呵斥道:“張貴,不要忘記你的身份,你只是我們請來的護衛,做好份內之事就好。”
  張貴無奈,只能把目光投向李長貴。
  李長貴沉吟一下,心中不忍,再次打量了楊玄二人一眼,才對王同普道:“王老,我看這兩人不像壞人,應該沒什么問題。”
  王同普斥道:“長貴,你也不是第一次行走江湖,須知江湖險惡,人心隔肚皮,怎能輕易相信別人。”
  李長貴陪笑道:“王老,俗話說,與人方便,就是與自己方便,我看他們兩人沒什么問題,就讓他們留宿一晚吧。”
  “哼,隨你,不過出了問題,你要負全部責任。”
  王同普見拗不過他,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李長貴無奈笑笑,對楊玄道:“小兄弟,王老就是這么個小心的脾性,你別介意。
  楊玄抱拳道:“無妨,倒是多謝李老板。”
  李長貴點了點頭,對張貴說:“給他二人安排一下。”
  說完之后,轉身離開。
  張貴對楊玄一笑,道:“兄弟好運氣,李老板出了名的和善,樂于助人。如果遇見其他商隊,如兄弟這般,定然不會答應了。”
  楊玄也笑道:“總之多謝張兄。”
  “好說。”
  張貴抱了抱拳,又道:“跟我來吧。”
  李長貴回到商隊,又有幾人圍了過來。
  “老李,怎么回事?”有人問。
  “兩個落單的旅人,想要借宿。”李老板回答道。
  “你也不是初入江湖的雛,怎么能收留陌生人?”
  有一人十分不滿,臉色難看。
  李長貴還沒說話,又有一人不滿道:“我看還是現在把他們趕出去,省的帶來麻煩。”
  李長貴道:“出門在外,誰都有不方便的時候,能幫就幫。”
  “哼,如果出事,我看你能擔待的起?”
  “出事我擔著。”
  李長貴不高興的說。
  其他人見李長貴這樣說,也就不再說什么,悻悻離去。
  跟著張貴,楊玄和林素衣進了商隊里面。
  此時商隊已經開始安營扎寨,生火做飯,看起來有條不紊。
  楊玄和林素衣二人走過,眾人也只是投以好奇的目光,卻并不多問,一看就知道是訓練有素之輩。
  “哥哥,姐姐,你們也是做生意的嗎?”
  突然,一名大約六七歲,粉雕玉徹的小女孩跑了過來,眨巴著好奇的大眼睛,猶如天上星辰。
  “小雀兒,不要亂跑。”
  一個女人隨后跑了過來,拉住小女孩,對楊玄和林素衣抱歉一笑。
  “小雀兒也是做生意的哦。”
  小女孩沖楊玄喊著,十分可愛。
  林素衣看的有趣,心生愛憐,微笑道:“小妹妹,我們可不是做生意的,我們只是路過來借宿的。”
  “不是做生意的啊,那你們有什么東西可以賣嗎?”
  小雀兒不放棄,繼續好奇問。
  楊玄見她有趣,便笑道:“暫時沒有什么可以賣的,如果有的話,我會通知你,不過你拿什么來買呢?”
  他也覺得眼前的這個小女孩十分可愛,不由童心大起。
  “我有這個。”
  小女孩從口袋里面掏出兩個漂亮的貝殼,得意的說。
  “不好意思!”
  那女人感覺十分不好意思,抱起了小雀兒,向楊玄抱歉道。
  “無妨!”
  楊玄微笑道,然后沖小雀兒揮揮手,這才和林素衣離開了。
  林素衣也對那小女孩微笑一下,“小雀兒,再見哦。”
  跟著張貴,來到了一處馬車圍成的矮墻之后,有幾處低矮的帳篷,帳篷外面有三四人正在忙碌。
  “二位就在此處將就一晚,明日趕緊離開吧。”張貴道。
  “多謝!”楊玄道。
  “不客氣!”張貴說完,轉身離去。
  楊玄二人都不是挑剔之人,此處雖然簡陋,可卻比荒郊野外好上不少。
  而且還有帳篷,篝火上面架著鐵鍋,燒著熱水。
  “兄弟怎么稱呼?”
  張貴離開后,就有一年約四十的漢子圍了上來,向楊玄抱拳。
  “叫我楊凡即可。”
  楊玄不愿說出真名,于是就報了一個假名字:“這是舍妹,楊素。”
  林素衣嗔怪的看了楊玄一眼,她比楊玄,還大一歲,在楊玄口中,卻成了妹妹。
  “哦,在下何夕,叫我老何就可以。”
  那人稱呼一聲,自來熟道:“楊兄弟兄妹二人這是要去往何處?”
  楊玄將小白及小黑栓在一邊,這才道:“回家探親,不想錯過了宿頭,還好李老板仗義,于我二人行了方便,要不然可就要露宿野外了。”
  這時候,另外幾人也都圍了過來,嘰嘰喳喳,和楊玄攀談起來。
  林素衣擔心看著楊玄,害怕楊玄失去耐心。
  可她見楊玄面含微笑,始終一副好脾氣的樣子,就放心下來。
  一番攀談之后,楊玄也大致了解了這個商隊的組成。
  這個商隊,其實是由好幾位老板共同組成。
  他們所見到的李老板,不過是推選出來的話事人,負責商途之中的事宜。
  商隊之中,除了有五十名聘請的護衛武士,其他大都是普通人,為幾位老板打工出力。
  比如眼前的何夕,便是自幼跟隨李老板,走南闖北,早已飽經風霜。
  “楊姑娘,喝點熱水。”
  一年輕小伙子端來一杯熱水,黑黝黝的臉龐都有些泛紅,看得出來十分羞澀。
  楊玄似笑非笑的看著林素衣,把林素衣看的臉上發紅。
  這幾個人,除了老何上了年齡,其他幾人,都是二十來歲的小伙子,目光時不時的飄向林素衣,卻又趕緊移開,讓楊玄看的有趣。
  這些人都很淳樸,其實并無惡意。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模拟炒股心得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 体球即时赔率 旺旺论坛一肖中 特 神来棋牌手机版下载 青海11选5前三走势图 山东11选5计划软 财神捕鱼试玩 科乐吉林棋牌麻将 上海11选5爱乐透 贵州今天11选5开 pk10牛牛官网 四川快乐十二遗漏 3d预测独胆 西甲积分表 波克棋牌波克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