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一百零四章 返回

第一百零四章 返回


  傍晚時候,楊玄正在院中吸收天地靈氣,江聽濤和白靈聯袂而來。
  “謝楊大師救命之恩。”白靈臉上泛起紅暈,沖著楊玄緩緩下跪。
  “謝楊大師。”江聽濤也跪了下來,臉上神色十分復雜。
  想起他與楊玄相遇的種種畫面,他心中無限感慨,此時,他也不得不感嘆自己運氣好到爆,還好楊玄看在林素衣的面子不與他計較,否則就以他的態度,換做其他先天大師,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經過這次變故,他似乎一夜之間成長了不少,再也不復之前那種毛躁的性子,變得有些沉穩起來。
  “起來吧,不必多禮。”楊玄對二人道,看向白靈的目光中,含有欣賞。
  白靈的性格,不像是封建社會的女子,倒像是為了愛情而奮不顧身的現代女性,令人欽佩。
  “多謝楊大師。”白靈站了起來,看向楊玄的目光中,有好奇,有尊敬,也有感激。
  “以后好好過日子,祝你們白頭偕老,多生幾個大胖小子。”楊玄微笑道。
  兩人啞然。
  這話本身沒有什么問題,然而楊玄也不想想,他此時外是表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卻反倒是像一個百歲的老人一樣,老氣橫秋的說著這樣的話,看起來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白靈臉上一紅,看了看江聽濤,媚眼如水。
  江聽濤老臉也是一紅,尤其是這話從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口中說出來,說不出的怪異。
  不過這樣的念頭也是轉瞬即逝,只要一想到楊玄的身份,那所有的奇怪感覺就全部不翼而飛。
  “師父已經說要向白府提親了。”江聽濤不好意思的道。
  楊玄哈哈一笑,看向白靈。
  白靈此時羞赧的低下了頭,說不出話來,不過看她的樣子,心中已經是充滿了歡喜了。
  “嗯,提親之時,如果白家主不愿意,讓他來找我。”楊玄的淡淡道。
  江聽濤聞言大喜,有了楊玄這句話,他與白靈的親事就是板上釘釘,誰都不敢反對了。
  “謝謝!”江聽濤一躬到底,這次是真的心悅誠服,再無半點猶豫。
  白靈小兩口走后,林朱襮在林正凡的陪同之下,也來到了楊玄這里。
  “朱襮,還不趕緊謝過楊大師救命之恩。”一進門,林正凡就正色道。
  “謝過楊大師救命之恩。”林朱襮恭恭敬敬的下跪,誠心誠意的磕了三個頭。
  他對楊玄,是真的打從心眼里感激。
  寒毒之癥,從小就伴隨著他,折磨了他十幾年,曾讓他數次產生輕生的念頭,不曾想,到了楊玄這里,手到病除,讓他怎么能不感激?
  楊玄沒動,生生受了他三個頭。
  他與林朱襮之前又并無交情,能救她一命,已經是天大恩情,豈是兒戲,受他三叩首,才是順應天道。
  恩不輕與,楊玄雖然不是施恩圖報之人,但是也不想別人對他的恩德棄之不顧,轉眼就拋在腦后。
  林朱襮起身之后,楊玄看了他一眼,發現他此時雖然體內寒毒已清,卻因為常年受寒毒之苦,體質很弱,如果想習武,道路絕對非常曲折。
  看林正凡滿眼小星星的樣子,楊玄用腳后跟都能想到他的想法,無非是想讓楊玄給林朱襮開幾副強身健體的藥方,如果能順便收林朱襮為徒,那就更好了。
  對他的想法,楊玄嗤之以鼻。
  他又不是真的醫生,哪里會什么藥方?至于收徒,那就更是不可能了。
  道不輕傳,他楊玄的道,更不能輕傳。
  等林正凡和林朱襮滿臉失望之色離去之后,已經到了晚上。
  此時天空皓月當空,灑下萬股銀輝,落在了楊玄的身上,也落在林素衣的身上。
  “你要走了嗎?”林素衣與他并排站立,低聲問道。
  “嗯,這里已經沒什么事情了,我也該返回燕國。”楊玄看了看她,月光落在她的臉上,讓她顯得格外美麗。
  林素衣沉默著,半天都沒有說話。
  楊玄又看了看她,突然一笑道:“等你安頓好這邊的事情,如果有空,可以來燕國找我,我烤兔肉給你吃。”
  林素衣噗嗤一笑,如鮮花綻放。
  “到時候,還是我烤給你吃吧。”林素衣心中一暖,眼睛彎成了天上的月牙兒。
  “那也行。”楊玄半點不好意思之色都欠奉,臉皮厚到極點。
  “這是你要的內丹,一顆是水系的,一顆是金系的。”林素衣拿出兩個玉盒道:“我林家現在也只有這兩顆了,如果不夠,我再想想辦法。”
  “夠了。”楊玄沒有客氣,直接接過玉盒:“加上之前拿你的那內丹,已經三顆了,足夠了。”
  他現在一共有四顆內丹,如果拿去煉制先天金丹,想必最少都能成功煉出一顆,留給楊青樹服用,也都夠了。
  至于楊家現有的那顆得自孫崇明的先天金丹,他準備回去之后,讓楊青山服用,直接突破先天。
  原本這顆先天金丹,是留給六叔楊青樹的,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楊家現在樹大招風,急需有另一個先天大師站出來,震懾宵小。
  “你什么時候走?”林素衣問道,臉上似乎有一絲不舍。
  楊玄想了想道:“明天吧。”
  他想盡快返回燕國,甘廷君不知道回來沒有,如果甘廷君已經回來,必定會找楊家的麻煩,沒有楊玄坐鎮,楊家抗不了幾天。
  “哦!”林素衣應了一聲,沒再說話。
  一時間,院子中的兩人都沉默下來,一股別離的氣氛緩緩飄蕩開來。
  “有酒嗎?”楊玄突然問。
  “我去給你拿,還是要醉月露嗎?”林素衣道。
  “嗯,就醉月露吧。”楊玄道。
  林素衣不一會兒就回來了,提著一大壇子的醉月露,順便還拿來幾張芝麻餅。
  “你怎么知道我餓了。”楊玄大笑,接過芝麻餅,大口咬了下去。然后又拎起酒壇,滿滿的灌了一大口,小院里面,頓時酒香四溢。
  林素衣微笑看著楊玄,卻不說話,只是笑著。
  第二天一早,楊玄沒有告訴任何人就離開了林家。小白的身上,掛著好幾只裝滿了醉月露的酒囊,還有一包袱的芝麻餅。
  出來送他的,只有林素衣一人。
  “保重!”看著楊玄消失在晨霧中的身影,林素衣站在原地,很久都沒有離去。
  楊玄一路疾馳,一天功夫,已經離開落云城很遠。
  這一路疾馳,楊玄只覺身心舒暢,整個人輕松無比,似乎卸去了千斤重擔,如龍入大海,再沒有牽絆。
  這還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以來,第一次孤身上路。
  “前方有條河,還是先去休息一番,讓小白喝點水。”楊玄遠遠看去,一條清澈長河像是鑲嵌在綠毯之上的水晶一樣透明清澈。
  楊玄直奔河邊,放開小白,讓它自去吃草喝水,這才坐在了一塊大青石之上,拿出林素衣給他準備的芝麻餅,吃了起來。
  其實他本來不餓,不過林素衣臨走之前,給他準備了很多芝麻餅,如果不吃,過幾天就壞了,那就太過浪費,還不如隨時拿出來吃上幾個,存在肚子里保險一點。
  吃一口餅,喝一口醉月露,晚風吹過,楊玄的發絲被撩起,隨風飄蕩,一時間,感覺愜意無比,連整個心靈,都沉靜了下來。
  自來到這個世界,他還是首次感覺如此放松,如此輕松寫意。
  此時,原野蒼茫,長河落日,夕陽將整個世界染成金黃,自有一股悲壯蒼涼的感覺。
  “青原萬丈光赫赫,大江東去日夜白!”不知為何,楊玄突然想到了文天祥發吉州這首詩的最后兩句,忍不住大聲道了出來。
  他的聲音郎朗傳出,靈氣隨之涌動,一時間,震的面前清澈平靜的河水蕩起無數水花,像是水被燒開沸騰起來一樣。
  “哈哈哈哈!”楊玄仰天大笑,笑聲遠遠傳開,在天地之間來回飄蕩,說不出的快意。
  “凍結一切吧,絕對零度!”
  楊玄一時興起,惡趣味涌上心頭,雙手張開,像是西幻傳說中的魔法師一樣,大聲唱出了咒語。
  隨著他話音一落,原本面前靜靜流淌的清澈小河,突然之間發出咔嚓之聲,竟然一瞬之間就凍結成為了巨大冰塊,在夕陽的照耀之下,閃著美麗的光輝。
  “還不錯,有點魔法師的感覺。”楊玄哈哈大笑,心念一動,透明如水晶的冰塊已經迅速融化,又化為了清澈的河水。
  “野兔烤不好,那我就來烤一條魚看看。”說話間,河水中間,已經有一塊一尺長短的冰塊飛了出來,落在楊玄面前。
  而在這巨大的冰塊中間,一條大青魚,正睜大了眼睛,茫然的看著楊玄,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不知道為什么全身都動不了。
  “魚兄,得罪了。”楊玄嘿嘿一笑,就要化去寒冰,卻突然停了下來,將目光落在了冰塊中的一抹嫣紅之上。
  “這是……血跡?”楊玄目光一凝,猛然抬頭看向面前的河流,借著夕陽的余暉,他赫然發現,原本清澈無比的河面之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泛起絲絲猩紅。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新人注册送18元彩金 绝对四码 乐皇棋牌 欢乐彩网页 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新浪 028期十一运夺金 十一选五天津 豪利棋牌ios在哪里下载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号 熊猫游戏平台官方 胆码没中拖码全中 天津四人麻将 乐透游戏大厅下载 在网上做什么赚钱 互联网金融业务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