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一百零六章 如你所愿

第一百零六章 如你所愿


  七繞八拐之下,不一會,等他鉆出來之后,才發現竟然又回到了河邊,而且離他停馬休息之處并不遠。
  他先返回巨蟒尸體處,取出了一顆水系內丹,然后才回到河邊。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不知不覺之間,他在洞穴中竟然過去了一整夜。
  小白正優哉游哉的吃著草,好像絲毫不擔心楊玄的安危。
  “小白!”
  楊玄打了一聲呼嘯,小白發出一聲嘶鳴,踏踏踏踏的跑了過來。
  “回去了。”
  楊玄飛身而起,直接躍到了小白的背上,雙腿輕輕一夾,小白已經如離弦之箭一樣竄了出去。
  此時楊玄孤身一人,再也不必有什么顧忌,木系靈氣不斷進入小白體內,小白跑的很是歡快。
  再加上他吸收上次來的時候走的太慢的重大教訓,一路上什么閑事也不管,不過幾日,已經進入到了燕國境內。
  他并沒有停留,而是一鼓作氣,趕往燕京城。
  等到了距離燕京城不遠的汴城之后,他才算是停了下來。
  汴城是燕國有名的藥材交易地,他準備在這里購買一些藥材,回去研究研究煉丹。
  他得自一片云的煉丹詳解上面,只有療傷丹一種丹藥,還好這種丹藥需要的藥材都很常見,有稍微珍貴一點的,藥店里面,也都有售賣。
  “客觀,您需要什么藥材?”
  當楊玄一踏入汴城最大的藥材商行的時候,就有一位伙計迎了上來。
  楊玄回憶了一下煉丹詳解中的藥材,然后逐一報出。
  那伙計拿著紙筆,逐一記下,然后點頭哈腰道:“客官,您要的這些藥材,本店都有,藥性上佳,不過價格要稍微貴一點。”
  楊玄點了點頭:“無妨。”
  那伙計見楊玄大氣,頓時笑顏開,準備藥材去了。
  楊玄正在隨意瀏覽,就聽見旁邊有人正在閑聊。
  “聽說了嗎?燕京城出了大事了。”一人壓低了聲音,但卻沒有瞞過楊玄的耳朵。
  “哦,什么事,我最近剛出了趟遠門,才回來。”
  “知道護國大師楊大師嗎?”之前那人神神秘秘的說。
  楊玄本來對他們的談話還不在意,可是聽到了楊大師三個字,卻不由心中一動。
  “楊大師為我燕國護國大師,我怎么會不知道。”
  “楊大師這次要糟了。”那人神神秘秘的說。
  “你不要胡說,楊大師是我燕國最年輕的先天大師,怎么會糟?”
  “你還不信,他得罪了甘大師,甘大師已經放出話來,十天之內,如果楊大師不跪在他面前向他磕頭認錯,他就把楊家連根拔起,雞犬不留。”
  楊玄臉色逐漸陰沉起來。
  “啊?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說說。”
  “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
  “那還真是出了大事了。兩位大師都是我燕國的護國大師,兩虎相爭,必有一傷。于我燕國不利啊。”
  “誰說不是呢。”
  后面再說什么,楊玄已經聽不下去了。
  “甘廷君!”
  楊玄眼中閃過陰冷的光芒:“你到底還是蹦出來了。”
  楊玄心中冷笑。
  大皇子燕斐云是甘廷君的弟子,卻被自己打上,而且當著文武百官給落了面子,甘廷君當然不會善罷甘休
  如果他不找楊玄的麻煩,才真的奇怪。
  想必楊家此時的壓力定然十分巨大。
  沒有楊玄坐鎮,楊家獨自面對一位先天大師,猶如螳臂當車。
  “客官,你的藥材已準備好了。”剛才那名伙計拎著一個大包裹來到楊玄身邊。
  楊玄也沒有檢查,結完賬后,直接走了出去。
  騎上馬剛走過一條街,就看到一個店鋪外面,有幾人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他們面前,有一年輕人正昂首挺胸,面色得意,他的身后,站著十幾武者壯漢。
  周圍有很多圍觀之人,卻都議論紛紛,無一人上前制止。
  “哼,敢搶我肖家的生意,真是活膩歪了。”那名年輕人得意洋洋,對倒在地上的幾人不屑一顧。
  “肖明輝,我是燕京楊家的人,你竟然敢如此對我們,不怕楊大師將你們連根拔起嗎?”一名躺在地上的傷者大聲喊道。
  “楊家?”
  肖明輝冷笑一聲:“那你知道我肖家是誰的附庸家族嗎?告訴你個不長眼的東西,我安家是甘大師的附庸家族。”
  他得意洋洋:“楊玄得罪甘大師,自身難保,到現在都不敢出現,你們竟然還敢來搶生意,當真不知死活。”
  “胡說八道!”
  躺在地上的楊家弟子厲聲道:“你打死我楊家弟子,等楊大師返回之后,定會把你們肖家連根拔起,為我們報仇。”
  “如你所愿吧!”
  一個淡淡的聲音突然響起。
  肖明輝猛然轉頭看了過來。
  楊玄騎在馬上,淡淡的看著他,眼神冰冷無比。
  “你是誰?敢管我肖家的閑事?”
  肖明輝打量了一下楊玄,見他普普通通,沒有半點武者的樣子,卻沒有發現躺在地上的那名楊家弟子已經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太……太上長老!”
  那名楊家弟子驚喜若狂的喊道。
  “什么太上太下的。”
  肖明輝冷笑道:“你也是楊家的人?那正好,一并給你拿了,交給甘大師發落。”
  話一說完,他一揮手,身后十幾名武者頓時都獰笑著撲了過來。
  圍觀眾人一看有人插手,都是一愣。
  “這名年輕人是楊家的長老?”
  “竟然這么年輕,可能是關系戶吧?”
  “他出現的也太不是時候了,這時候跳出來,不是找死嗎?”
  “唉,總之楊大師不出現,楊家的日子不好過。”
  很多人都不知道,楊玄是楊家的太上長老。
  “既然我楊家人說了,要把你肖家連根拔起,我怎么能不滿足他的愿望呢?”楊玄淡淡道,聲音清清冷冷。
  “太上長老,我……”躺在地上的楊家弟子頓時感覺鼻子一酸,淚流滿面,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看到了自己的父母一樣。
  楊玄微微揮手,淡淡的綠光在他身上閃耀,片刻功夫,他身上的傷勢已全然恢復,竟然站了起來。
  至于楊家其他幾名弟子,卻都已經失去生命氣息,無法救治了。
  楊玄的眼神更加冰冷了,充滿殺機。
  肖明輝看著這如同神跡一樣的畫面,突然感覺有幾分不妙。
  他再無知,再腦殘,可當看見原本受傷的人眨眼功夫就站了起來,也知道事情有點不對勁。
  “上,上,打死他。”他大聲喊道,自己卻已經偷偷向后挪了幾步。
  十幾名武師獰笑著向楊玄圍了過來,肖家是甘大師的附庸,他們也跟著水漲船高,就算是鬧出人命,也不怕。
  “小子,受死吧。”當先一名大漢冷笑道,猛然一腳就踢了過來。
  楊玄手指輕輕一彈,一縷指風陡然射出,奔向了那名大漢的額頭。
  “砰!”
  一聲輕響過后,那名大漢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其他人一愣,連忙低頭看去。
  卻發現那名大漢的額頭之上,已經出現了一個指頭粗細的血洞,此時鮮血正混著腦漿,汩汩流出。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一股巨大的恐懼突然浮上心頭。
  他們再白癡,也知道是碰上了硬點子了。
  楊玄既然動手,那就絕不留情。
  他手指連彈,道道指風飛射而出。
  “砰砰砰砰……”連續的輕響過后,地上便多了十幾具尸體。
  圍觀眾人,都倒吸一口冷氣,難以置信的看著楊玄,再也說不出話來,更有甚者,已經駭的連連后退,面如金紙,幾乎要嘔吐出來。
  肖明輝臉色煞白,雙腿打顫,他看著楊玄的額目光,像是在看一個魔鬼一樣。
  “你……你……你到底是誰?”肖明輝感覺一股巨大的恐懼將他緊緊包圍起來,一時間,呼吸都感覺困難。
  “你叫什么名字?是誰的門下?”楊玄沒理他,看著那名楊家弟子道。
  “回太上長老,我叫楊鐵,我爹叫楊永思。”那名楊家弟子激動的不能自已,大聲道。
  楊玄點點頭,對這個名字,他并無印象,應該是家族的旁系弟子。
  “你知道肖家在哪里嗎?”楊玄問。
  “知道!”楊鐵大聲道。
  “好,把這幾名弟子的尸首收殮好,然后和我去肖家。”楊玄淡淡道。
  “是!”楊鐵激動的渾身發抖,大聲回答。
  “你……你究竟是誰?”肖明輝顫聲問道。
  一縷指風穿過了他的咽喉,鮮血從巨大的空洞中流了出來,瞬間把他的衣服都染紅了。
  “楊玄!”
  楊玄看著他,微微張嘴,卻沒有發出聲音。
  但肖明輝最后一刻卻看懂了他的口型。
  “楊……楊大師。”
  他想發出聲音,卻已經來不及了。
  他帶著無盡的悔恨陷入了永久的黑暗之中。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海南环岛赛彩票作弊 澳洲幸运8 玩的棋牌游戏?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手机版 辽宁十一选五 36选7开奖结果查 信誉好的手机棋牌 重庆百变王牌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中迪投资股票 棋牌娱乐平台排名 湖北11选5遗漏走势图 河南快3 平特二肖100元赔多少 喜迎棋牌客户端 一分赛车7码选号技巧 恒源煤电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