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一百零八章 他不用過壽了

第一百零八章 他不用過壽了


  “楊大師!”燕斐文繼續道:“還有一件事。”
  楊玄看了看他,沒說話。
  燕斐文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甘大師的大弟子,名為祁峰。”
  他停了一停,似乎到現在還有些不敢相信:“祁峰隨甘大師外出,這次回來,已經踏足先天。”
  “嗯?”楊玄眼睛瞇了起來。
  燕斐文再次拱手,苦笑道:“父皇已經傳出話來,祁峰不日即將成為我燕國新的護國大師。”
  楊玄依然不置可否。
  “還有一件事。”燕斐文嘆了口氣,顯得十分蕭瑟:“父皇已經準備冊封大哥為太子,并封我為吳王,立刻前往封地就職。”
  說完之后,他又長嘆一口氣。
  太子已立,至此,他與皇位無緣,一生奮斗,都化為夢幻泡影,這般打擊,不可謂不大。
  離開燕斐文府邸,楊玄不再猶豫,直接返回楊家。
  這時候已至深夜,楊家卻依然是戒備森嚴。
  楊玄沒有驚動其他弟子,直接來到了楊青山的居所。
  此時,楊青山正躺在穿上,臉色蒼白,嘴角之間,隱隱顯出血跡。
  他的身邊,楊家雪正滿臉愁容,伺候在側,輕輕的將手中的藥喂給楊青山。
  “家雪,你先去休息吧。”喝完了藥,楊青山有氣無力的道。
  “不,爹爹,我不困,我在這里陪著你。”楊家雪眼中泛起了淚花。
  看著爹爹此時的樣子,她恨不能以身代之。
  楊家現在,形式岌岌可危,稍有不慎,就有大禍臨頭。
  能解此困局者,唯有那個人。
  她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們快堅持不住了。”楊家雪雙目泛紅,喃喃自語。
  “家雪!”
  突然,一個聲音從她身后傳了出來。
  楊家雪渾身一震,臉上出現難以置信的神色,她緩緩轉身,只見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正微笑看她。
  “楊玄,你……”楊家雪喊了一聲,突然覺得似乎有什么東西堵住了自己的嗓子,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是臉上的淚水,卻再也止不住了。
  楊玄微笑上前,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把目光投向了躺在床上的楊青山身上。
  楊青山看著楊玄的目光,出現了震驚和狂喜之色。
  此時此刻,他突然覺得,原本加諸于他身上的巨大壓力,似乎一瞬間就煙消云散。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突然發現,楊玄對楊家,是何等的重要。
  “太上長老……”楊青山掙扎著,想要起來。
  楊玄輕輕按住了他:“二叔,不要動,我先替你療傷。”
  楊青山搖搖頭,咬牙道:“我的傷不要緊,如今楊家……”
  他急切的要將楊家此時困境說與楊玄聽。
  楊玄淡淡一笑,按在楊青山肩頭的右手上已經泛起綠光:“不用說了,我已經知道了。”
  楊青山感覺有一股暖融融的力量順著楊玄的手進入了自己的體內,頓時,身體上疼痛全消,傷口開始愈合,就連內傷,也在逐漸恢復。
  片刻之后,楊玄收回右手:“感覺怎么樣?”
  楊青山傻愣愣的看樣楊玄,這種奇跡一樣的手段,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
  不過一想起當日楊玄連他母親都能救活,如今他只是受傷,也就不再奇怪。
  待楊青山換好衣服,臉上蒼白之色已經全消,連身上的傷口都消失不見,整個人像是根本沒有受傷一樣。
  看著父親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楊家雪輕掩小嘴,一臉難以置信。
  對這奇跡一樣的場景,她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評價了。
  “家雪,你是什么時候來的?”楊玄問。
  “我前幾天就到了。”楊家雪依然呆呆的看著楊玄,下意識的回答。
  楊玄沒再和她說話,轉頭看向楊青山:“說說情況吧。”
  雖然他自燕斐文處知道了一些情況,可個中詳情,還是需要詢問楊青山。
  楊青山微微一猶豫,眼中射出了仇恨的目光。
  等楊青山敘述完畢,楊玄已經按捺不住心中的殺機。
  祁峰,甘廷君的大弟子,先天高手。
  楊青山重傷,三名楊家弟子死亡。
  “太上長老,祁峰來此,目的是為大皇子出頭。”楊青山繼續道。
  “哦?何以見得?”楊玄問。
  “當日祁峰出手之前,曾提到太上長老打傷大皇子之事。”楊青山道:“我出言反駁,卻被打傷。幾名弟子為了護衛我,被祁峰當場殺死。”
  說著,他眼中閃過仇恨:“今日里,還有祁峰的手下前來傳話,讓我楊家備足厚禮,明日前往祁府,為祁峰賀壽。”
  “賀壽?”楊玄冷笑道:“他不用過壽了。”
  楊青山聞言一震:“太上長老,祁峰他……”
  雖然他仇恨祁峰,但是祁峰畢竟是先天高手,而且,馬上就要成為燕國新的護國大師,如果楊玄將其殺掉,很可能引出巨大的麻煩。
  雖然他對楊玄信心百倍,可是不要忘了,他還有一個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師父。
  “不必說了,我意已決,這個祁峰,必須死。”楊玄冷笑,他知道楊青山想說什么,可是,如果他這次放過祁峰,那么以后,就會有無數人要騎到他的頭上。
  所以,祁峰必須死,不但要死,還要死在大庭廣眾之下。
  楊玄要讓所有人都看到,他楊家的人,動不得。
  誰敢動楊家的人,誰就死。
  囑咐楊青山暫時不要把他回來的消息傳出去之后,楊玄直接進到了自己的院落當中。
  “吱呀!”一聲,他輕輕推開門,走進了房間。
  “誰?”一聲驚呼從黑暗中傳出。
  “是我。”楊玄笑了笑,他已經聽出,是小美的聲音。
  “主人?”小美驚呼一聲,下一刻,燈光亮起,照出了只穿褻衣的小美,和半起身的小蝶身上。
  “主人,真的是你?”小蝶驚呼一聲,一雙美目已經流出了激動的淚水,整個人不管不顧,從床上一躍而起,沖進了楊玄懷中。
  小美也是一臉激動,雙目泛紅。
  “好了好了,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哭什么?”楊玄輕輕拍著小蝶的后背,透過薄薄的褻衣,他都能感受到懷中美人身子的顫抖。
  “主人,你再不回來,可就見不到我們了。”小蝶依然流淚,似乎有無限委屈。
  “沒事了。”楊玄摸了摸她的腦袋:“我回來了,一切都過去了。”
  他臉上雖然帶著微笑,可內心已經一片冰冷。
  連小蝶和小美都是這樣,可見楊家此時的情況,已經到了何等地步。
  “主人,你都不知道,這段時間,我和姐姐都不敢出門。”小蝶流淚道。
  “嗯?為什么?”楊玄看向小美。
  小美輕輕拭去了眼角的淚水:“甘大師的弟子放出話來,不許燕京的商人賣給我楊家弟子一應物品。所以,京城的店鋪,只要一見到楊家弟子,就都不敢做生意了。”
  “而且,還經常有祁峰的手下當街打罵楊家的弟子。”小蝶插嘴道,聲音中包含無限委屈。
  “祁峰!”
  楊玄牙縫中蹦出了這個名字,心中已經在冷笑。
  第二天一早,楊青山就來到了楊玄這里,隨行的,還有六叔楊青樹。
  “太上長老,你可回來了。”楊青樹一見到楊玄,眼中已經露出狂喜之色。
  “六叔!”楊玄也微笑著和他打招呼。
  他此時靈覺何等強大,微微一掃,就發現六叔這段時間修為有成,已經到達內勁九層巔峰,隨時都有可能踏入十層。
  楊青樹看著眼前的楊玄,心中也在感嘆。
  曾幾何時,這個他看著長大的侄子,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成為楊家的參天大樹。
  “東西準備好了嗎?”楊玄看著楊青山,輕輕問道。
  “準備好了,可是……”楊青山臉上又出現猶豫之色:“太上長老,這樣一來,我楊家和甘大師可就不死不休了。”
  楊玄冷笑一聲:“你以為不這樣做,甘廷君就能放過楊家嗎?”
  “走,去給祁峰送禮!”
  楊玄率先起身,走了出去。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1分彩走势图怎么分析 彩吧3d图谜第四版 台湾版马资料 国际官方棋牌下载中心 3d开机号试机号近 中国重工股票吧 棋牌游戏官网 五分pk10怎么玩 佛山期货配资公司 澳洲幸运8漏洞 破解 河内5分彩定位胆技巧 基金配资 qq分分彩官方数据 天天爱麻将 网易天津时时彩走势图 辽宁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