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開啟,敗韓至北,殺左輕候

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開啟,敗韓至北,殺左輕候


  逆流而上,至北不回。
  韓至北人在半空中,卻化為了一條逆流不息的長河,拳勢滔滔如水,向楊玄砸了過去。
  轟隆。
  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像是江河決堤,洪水倒泄。
  緊接著,天空中真的出現了一條大河,浪花翻滾,恢恢宏宏的席卷而來。
  柳微霜看著身在半空的韓至北,口中喃喃:“韓至北?他的逆流之道威力怎么會如此之大?”
  站在樹梢的老者眼中也露出了吃驚之色:“好澎湃的力量,韓至北的逆流之道竟然進步如此之大。”
  長河倒泄,楊玄眼中露出了意外至極的神色。
  他竟然沒有發現韓至北隱在一旁,從一開始,他就沒有發現韓至北,好像剛才的韓至北完全融化在了湖水之中,成為了湖水的一部分一樣。
  面對韓至北這一拳,他的手指已經點不下去了,上一次韓至北和他交手的時候,拳意中還只是他在逆流而上,而現在這一拳,竟然連整條長河都在逆流。
  他進步了!
  在和楊玄交手之后,在生死之間走了一遭之后,他竟然做出了突破,在逆流之道上又有所精進。
  這一拳的威勢,竟然已經不在尚未被破道的左輕侯之下。
  左輕侯臉上也露出了意外的神色,韓至北這一拳,連他也沒有料到。
  不過此時并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現在更為重要的事情,是斬殺面前這個眉心有一點殷紅的男子,白起。
  站在滿天的河水之下,左輕侯臉上浮現瘋狂之色,下一刻,他悍然出手。
  一道黑紅色的閃電自天地之間出現,連接天地,自上而下向楊玄劈了過去。
  沒有兵馬相陪,沒有將士用命,這是左輕侯孤身一人的戰斗,孤身一人面對敵將發出的沖鋒。
  長刀所指,楊玄。
  柳微霜眼中露出贊嘆:“如果左輕侯的道沒有被破,心靈完美無瑕,只憑此招,當可再進一步,可惜,終究是晚了,破道再立道,當世能有幾人?”
  他看金乘風依然一臉茫然,便解釋道:“修為到了人道,下一步就是要尋找自己的道,找到自己的道,并入了道,才算是真正的人道境界,否則的話,終究不過僅比五氣境界高了一點而已,難成……”
  正在侃侃而談的柳微霜說不下去了,他臉上第一次露出了鄭重和震驚,直接飛身而起,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那是什么?”他震驚出聲。
  同一時間,現在樹梢之上的老者也一臉震驚,發出了同樣的疑問:“那是什么?”
  在二人同時出聲的時候,場中形勢已經發生了變化。
  在楊玄的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黑不溜秋,毫不起眼的金屬圓球,這金屬圓球剛一出現,就發出了巨大的氣勢。
  下一刻,金屬圓球突然化為了漫天的烈焰,瞬間向左輕候沖了過去。
  烈焰熾空,溫度驟然上升,不遠處的湖水突然出現了大量的水汽,只一個眨眼的功夫,水汽就將湖面籠罩。
  左輕候的眼中露出了呆滯,瞬間盡數化為了驚駭。
  在他驚駭欲絕的目光中,漫天火焰突然一收,以他為中心點,剎那間聚集了過來。
  他手中再次出現的黑紅長刀有了一瞬間的停滯,下一刻,貫穿天地的黑紅閃電消失不見,卻盡數圍繞在了他的周圍,將他完全包圍在了里面。
  站在樹梢的老者震驚之色還未退去,看見左輕候如此,卻輕輕的搖了搖頭,似在喃喃自語:“終究是道被破了啊,心靈失守,如果能將生死置之度外,配合韓至北進步不小的逆流之道,未嘗不能瞬間將白起擊殺,死中求活。現在的話,哎……”
  同一時間的柳微霜也搖了搖頭,開口道:“左輕候這次是真的完了。”
  就在金屬圓球發出漫天火焰,向左輕候集中過去的時候,楊玄已經調轉身形,大拇指向著韓至北按了過去。
  韓至北臉上還是那副一半年輕,一半蒼老的樣子,他的目光平靜無比,沒有半點波瀾,面對左輕候的回身自保,楊玄的生死一擊,他竟然像是無動于衷,只是簡簡單單的出拳,向著楊玄砸過去。
  滔滔長河,逆流而上,像是天河倒泄,要將眼前的敵人完全淹沒。
  楊玄指出,或生或死,輕輕的按在了逆流的長河之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一根手指上,沒有人再去理會左輕候的死活。
  轟隆!
  巨大的聲響傳出,但眾人耳中卻最為清楚的,卻是那一絲絲細微無比,不仔細聽,便極有可能無法聽聞的咔嚓聲。
  柳微霜眼中全是驚訝,失聲道:“這到底是什么功法?什么道?”
  站在樹梢的老者也喃喃自語:“這是什么道?”
  咔嚓咔嚓!
  當楊玄的手指按在了韓至北的逆流之河上的時候,河水竟然開始結冰,不過眨眼功夫,整條由道意所化的逆流長河,竟然被奇異的凍結在了半空中,晶瑩剔透,連朵朵浪花都清晰可見。
  韓至北臉色雖未曾變化,可眼中也露出了震驚和難以置信,他從來沒有聽說過,有誰竟然連道意都能凍結。
  可眼前那一條被凍結在半空中,晶瑩剔透的長河,卻由不得他不信。
  他的道意,竟真的被這個叫白起的男人給凍結了。
  長河被凍結在空中,僅僅只是一瞬,但已經足夠了,下一刻,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冰河開始融化,重新化為了河水,但這河水卻已經腐敗,像是沉積了數百年的死水一般,發出刺鼻的臭味。
  韓至北倒飛而出,在即將掉入湖泊的那一瞬間穩住了身形,凌空站立在湖面之上,但下一刻,他的身形卻一陣搖晃,重新落入了湖水之中,等他再冒出頭來的時候,臉色蒼白無比,嘴角流出了絲絲血跡,染紅了他身前的湖水。
  楊玄臉色也開始變得蒼白。
  他與左輕候交戰,實際上已經耗費了大量的靈氣,想不到關鍵時刻,韓至北竟出手偷襲。
  尤其是左輕候也同時配合,發動了最后的攻擊,使楊玄直接陷入了絕境。
  如不是他煉制出了圓球法寶,如不是左輕候道心被破,關鍵時刻回身自保的話,他可能兇多吉少。
  更為重要的是,如果不是他在最后關頭,靈機一動,不管不顧的將寒冰陣圖融入了生死劫指法之中,以寒冰之力抵消了韓至北逆流長河的第一波攻擊的話,他此時能不能站在這里,還是未知數。
  盡管如此,他現在的情況也相當糟糕,靈氣消耗的已經差不多,而且更為不妙的是,他的丹田內已經亂成了一團。
  沒有經過任何推演,直接將寒冰陣圖融入生死劫指法之中所帶來的反噬之力,讓楊玄幾乎生不如死。
  圓球飛了回來,韓至北待在水里面,目光復雜的看著楊玄,其中隱約含著一絲恐懼。
  楊玄太恐怖了,這已經是他最為傾盡全力的一擊,而且占盡天時地利,想不到竟然還是敗在了楊玄的手下。
  左輕候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楊玄消失在了原地,他已經不能再停留了,已是強弩之末的他,如果韓至北再次出手,他不一定能抵擋的住。
  看著楊玄離去,韓至北微微嘆了口氣,并沒有追上去。
  面對楊玄,已經產生了恐懼。
  場中安靜了下來,立在原地的左輕候目光呆滯,似不信,似留戀,又似仇恨。
  “這不可能!”他輕輕開口,發出了他傳奇一生中的最后一個聲音。
  下一刻,無數道火焰刺破了他的皮膚,從他體內濺射了出來,不到一個呼吸的功夫,就讓他化為了一團灰燼,尸骨無存。
  左輕候死了!
  人榜第十三,名震天下,傳奇一生的左輕候就這樣死在了落雁湖邊。
  韓至北對左輕候的死沒有任何奇怪,他只是看著楊玄離去的方向,口中重復著一個名字:白起!
  柳微霜將掉在地上的葡萄撿了起來,也沒有擦拭,就直接扔進了嘴里。
  “白起,呵,有意思!”他吃著葡萄,口中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
  站在樹梢上的老者又跳了下來,對小女孩笑瞇瞇的道:“又一個熟人死了。”
  說完,他拉起來小女孩的手,向前走去。
  “白起!”他眼神閃爍,捉摸不定。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股票融资杠杆怎么申请 31选7今天中奖号码大 002766股票行 山东11选5每天盈利2000 广东快乐10分杀号技巧 竞彩足球比分 怎么做网站赚钱 麻将机怎么玩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信 下载北京赛车pk10 优乐精江西抚州麻将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一 35选7基本走势图表图 快3单双大小必中方法 辽宁3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 柬埔寨胖美女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