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斬秦蓉

第三百四十四章 斬秦蓉

    長劍刺出,數片紫色羽毛從不同方向,刺向秦蓉咽喉。
  
      紫羽劍法本是神道功法,如果以神道修為使用出來,一瞬間整個天地都會被紫色羽毛充斥,根本無法閃避。
  
      但此時楊玄不過煉體四層修為,使用紫羽劍法,最多也就能幻化出幾片羽毛而已。
  
      不過即便如此,秦蓉也不是對手,又是數個回合,她就陷入了險境,隨時都有可能敗落。
  
      秦蓉心中焦急萬分,一咬牙之下鋌而走險,拼著左臂挨了一劍,逃離了戰圈,二話不說,就飛速逃遁而走。
  
      楊玄怎么能讓她離開,腳步微錯之間便追了上去。
  
      秦蓉雖然在前,但楊玄的速度卻比她快上不少,不多時就追了上來,也不說話,長劍直接向秦蓉后心扎了過去。
  
      就在此時,忽然一道人影出現。
  
      秦蓉大喜,急忙高呼道:“師兄救我!”
  
      來人微微一頓,一個跨步,已經到了楊玄面前,不由分說,一拳就砸了過來。
  
      轟!
  
      勁風四溢,楊玄被這一拳攔下,落在了地上,目光冰冷。
  
      來人正是秦蓉的師兄,天池一脈的神道高手——楚西風。
  
      楚西風先是看了一眼秦蓉,見她衣衫不整,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秦蓉見師兄目光自她胸口一掃而過,臉色一紅。
  
      接著,她眼珠一轉后,帶哭腔的道:“師兄,師兄,他……他……他不但要殺我,還要非禮我。”
  
      “嗯?有這樣的事?”
  
      楚西風聲音無任何感情,淡淡看向楊玄。
  
      “不但如此,我已經告訴她,我是天池弟子,可是他卻說天池算什么東西……我實在氣不過,就和他打了一架,但是卻不是他的對手。”秦蓉說著,眼中已經流下了淚水,看起來十分傷心和憤懣,但目光卻在不住閃動。
  
      “果真如此?”
  
      楚西風依然面無表情,居高臨下的看著楊玄,目光平靜,像是根本沒聽到秦蓉的話:“你是白起?說吧,我給你解釋的機會。”
  
      楊玄啞然失笑。
  
      不得不說,秦蓉歪打正著,‘算什么東西’這句話還真的是他的口頭禪,就是不知道是巧合,還是秦蓉確實對他有研究了。
  
      微微搖頭之間,他并沒有理會楚西風,而是把目光落在了秦蓉身上。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淡淡道:“原來天池弟子也不過如此,論不要臉,無人能及。”
  
      “你……白起,你敢侮辱天池圣地,你死定了。”秦蓉微微向后退出,眼中卻露出了得意之色。
  
      楊玄如果解釋一二,說不定楚師兄還能饒過他,不過她沒想到,楊玄竟然敢對天池一脈不敬,那么,不論是在這里,還是出去之后,楚師兄都不可能繞過他。
  
      “白起,你敢侮及天池一脈?”楚西風臉色終于有了變化,眼中寒芒大盛,一字一頓道。
  
      楊玄這才把目光轉向了他,淡淡道:“至于解釋?我白起行事,何須向你解釋?”
  
      楚西風聞言目光愈加冰冷,在沉默半晌之后,他冷冷道:“白起,你辱及天池一脈,其罪當誅。不過念你修行不易,出去之后,自斷一臂,并廢去修為,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楊玄哂笑一聲,淡淡道:“上一個說要放我一條生路的人,恐怕尸體都已經喂了狗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楚西風怒極反笑,他是真的沒見過如白起這等狂妄之人。
  
      楊玄卻懶得理他,手中長劍一揚,又一次指向了秦蓉。
  
      秦蓉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的看著楊玄,似乎怎么也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楊玄竟然還敢對她露出殺意。
  
      但下一刻,她徹底震驚了,因為楊玄的長劍已經向她刺了過來。
  
      楊玄真的向她動手了,而且是當著楚西風的面。
  
      這一刻,秦蓉對楊玄的大膽妄為有了新的認識。
  
      看著楊玄不含任何感情的眸子,秦蓉心中忽然莫名其妙的一顫。
  
      恍惚之間,她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極大的錯事,犯了極大的錯誤。
  
      而這個錯誤,極有可能會讓她萬劫不復。
  
      但這個感覺,僅僅是那么一瞬,就消失不見。
  
      魔神又能怎么樣?
  
      難道他能是楚師兄的對手?要知道,楚師兄可是位列地榜的人物,區區一個白起,不過是彈指即滅罷了。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楚師兄不是對手,但是她的身后,可是站著整個天池一脈,還能怕了一個小小的白起?
  
      想到這里,秦蓉心中大定,只是目含冷笑,也不反抗,滿臉挑釁。
  
      楚西風見楊玄竟然當著他的面的秦蓉出手,眼中怒意卻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淡的殺機。
  
      下一刻,他悍然出手,一拳向楊玄砸了過去。
  
      砰!
  
      這一拳一出,空氣中竟然出現一聲炸響,像是點燃了一顆爆竹,威勢驚人。
  
      楊玄眼中微微泛起奇異之色,長劍倒轉,迎向了楚西風的拳頭。
  
      楚西風也是煉體四層,按理來說,出拳之間,不會有如此大的威勢才對,但是這一拳砸出,卻能壓縮空氣,明顯是習得了什么拳法秘籍。
  
      見楊玄長劍襲來,楚西風嘴角露出一絲譏笑,身體微側,忽然之間變拳為掌,手掌貼著長劍滑過,猛然抓向了楊玄的面門。
  
      這一招,是他得自光團中的一門拳法中的一式,有神鬼莫測之能,如果以神道修為施展出來,具有毀天滅地的威能。
  
      此時他雖然不是神道修為,但其威力,任然不可小覷。
  
      “死來!”他面帶冷笑,口中吐出了兩個字。
  
      但下一刻,他眼中出現了不可思議之色。
  
      與此同時,楊玄腳下已經連踩七星,整個人忽然抽身而退,轉眼之間就到了秦蓉面前。
  
      他的目標一直都是秦蓉,和楚西風交手,只是幌子。
  
      楚西風面色大變,怒喝一聲:“白起你敢?”
  
      “如何不敢?”
  
      楊玄輕笑一聲,長劍帶出片片紫羽,劃破虛空,刺入了秦蓉的咽喉。
  
      秦蓉臉上的笑容已經凝固,滿臉呆滯。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楊玄竟然在和楚西風交手的瞬間向她襲來,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長劍已經刺入了她的咽喉。
  
      “你……”秦蓉死死的盯著楊玄,眼中蘊含的怨毒,像是傾盡三江之水,都難以洗刷:“白起,我和你沒完。”
  
      她留下了最后一句話,整個人消失不見,化為了十個光團。
  
      楊玄微微側身,在原地留下一個殘影,避過了楚西風一拳之后,右手已經撈起一個光團吸入了體內。
  
      楚西風一拳之后,又是一拳,向著楊玄砸了過來。
  
      間不容發之際,楊玄又是施展乾坤挪移步,避開了楚西風的拳頭,雙手連連揮舞,又是兩個光團入賬。
  
      楚西風微微一愣,接著瞬間反應過來,整個人頓時加速,顧不得再攻擊楊玄,雙手揮舞之間,也撈了兩個光團。
  
      楊玄也不說話,他早知獨吞光團是不可能的,現在就是比誰更快而已。
  
      頓時,兩人你來我往,秦蓉體內的十個光團頃刻之間,就被瓜分一空。
  
      其中楊玄得了六個,楚西風得了四個。
  
      光團入體,感受著體內的暖流,楊玄目光閃爍不停,落在了楚西風身上。
  
      就在此時,不遠處傳來聲音:“楚兄,你可在那邊?”
  
      。m.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7乐彩开奖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任四查询 22远选5开奖结果 今晚福彩3d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前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时间 在线股票走势图 大地棋牌从哪里下载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结果 捕鱼来了刷弹头技巧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苹果版 陕西11选5爱彩乐 叩富模拟炒股官网 玩极速赛车一定会输吗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今天 双色球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