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四百五十章 村落

第四百五十章 村落

    雨九口中所說的亂葬崗,在楊玄眼中確實很亂。
  
      幾乎一望無際的黃草灘之中,堆落著大大小小有名的、無名的墳墓。
  
      有的墳墓還立有墓碑,有的墳墓干脆就是一個長滿荒草的小土包。
  
      楊玄立在半空中,環顧四周,在那些荒草之中,隱藏有怕不下上千墳頭。
  
      而其中東南一角的一大片墳墓,很明顯的被人刨開,露出了其中或腐朽、或已化為泥土的棺木。
  
      楊玄神念散開,除了隱藏在四周的四衛人馬,并無其他發現。
  
      落在一處被挖開的墳墓之前,風十三帶著雷十九和電七兩人圍了過來。
  
      “殿下!”風十三面色嚴肅,半跪在楊玄面前。
  
      “有什么發現?”楊玄淡淡問道。
  
      “回殿下,除了之前發現的圣子衣物殘片,之后再無發現。”風十三低著頭道。
  
      雷十九和電七兩人也低下了頭。
  
      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發生了這樣的事,幾人臉上都無光彩。
  
      “起來吧!”楊玄不置可否,向前踱了兩步,目光落在了那座被挖開的墳墓之中。
  
      這座墳墓很顯然是新墳,下葬時間不超過一個月,打開棺木中的紅色綢緞還很鮮艷,甚至楊玄還看見了陪葬的一些廉價首飾。
  
      看起來,這是一個女子的新墳墓。
  
      楊玄目光平靜如水,面色無喜無悲,靜靜站立。
  
      在其他人不知道的情況下,他的神念卻已經散了出去,籠罩了整個亂葬崗。
  
      四衛站在他身后,互相對視,卻都沒有吭聲。
  
      他們還不太能摸的來這位青天圣子的脾性。
  
      半晌之后,楊玄忽然開口:“查,這座墳墓埋葬的是誰,我要知道她的信息。”
  
      “是!”身后的雨九應了一聲,身形瞬間消失,不多時,卻又出現。
  
      她已經安排了下去,不需要多長時間,就會有結果傳遞過來。
  
      楊玄繼續往前走,路過數座被盜開的墳墓之后,他忽然停在了另一座墳墓之前。
  
      這是一座無名墳墓,沒有墓碑,被挖開的坑洞之中,并無棺木,只留下了一席破爛席子。
  
      席子殘舊,上面沾滿了泥土。
  
      楊玄盯著席子看了半天,然后再次開口:“查!”
  
      “是!”雨九再次應聲,然后消失。
  
      在之后,楊玄就靜靜的站在了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個時辰之后,雨九再次出現。
  
      “殿下,查出來了!”雨九目光奇異,低聲稟報:“是離這里不遠的一個村落,前面那座墳是村中的一個婦人,名李秀秀,新婚只有七天,患了急癥。這座墳墓是村中一個落魄書生,名周守元,一直身患重病,比那婦人只早死三天。”
  
      楊玄點了點頭,道:“四衛其他人留守,再仔細查找線索,雨九你跟我去那村子看看!”
  
      “是!”眾人齊聲應是。
  
      村子并不遠,大約只有二十幾里路,以楊玄和雨九的速度,自然是轉眼就到。
  
      當兩人落在村口的時候,楊玄看著顯得很是破敗的村落,忽然問雨九道:“這座村落叫什么名字?”
  
      “周寨村,村子里人大都姓周。”雨九回答。
  
      楊玄聞言點頭,然后率先向村子走了進去。
  
      沒走兩步,楊玄就看到村口有一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槐樹,槐樹之下,有一座磨盤,磨盤的旁邊坐著一個白胡子老頭,正吧嗒吧嗒的吸著旱煙。
  
      楊玄盯著那棵槐樹看了半天,然后走到老頭面前問道:“老丈,問您件事。”
  
      老頭裂開嘴笑了,露出缺了一半的牙齒,操著口音道:“好說,問撒哩?”
  
      楊玄也笑了,也不嫌棄,直接坐在了老頭旁邊的碾子上,問:“周守元認識吧?”
  
      “哦,你說滴是守元那個娃子啊,可惜了,可惜了。”老頭吧嗒吧嗒吸了兩口旱煙,搖頭嘆息道:“娃是好娃,就是命苦的很,病秧子,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唉。”
  
      楊玄問:“他是怎么沒的?”
  
      老頭對楊玄倒沒什么戒心,有問必答:“病死的,吐了三天的血,唉,可憐的娃娃,又沒個家人,也沒人給看病,就這么個沒了。”
  
      楊玄點了點頭,想了想又問:“李秀秀呢,你老知道嗎?”
  
      聽到李秀秀的名字,老頭臉色唰一下變了:“呸呸呸,甭跟我提那個狐貍精,要不是這女娃,守元還能多活幾天哩。”
  
      “狐貍精?”楊玄盯著老頭。
  
      “哼,守元老實的很,喜歡這碎女子,這女子明明不喜歡守元,還不明說,一直拖著,結果最后就嫁給了周黑子,守元就活活被氣死了。”
  
      楊玄看了看雨九,雨九會意,向村內走去。
  
      楊玄站了起來,對老頭道:“老丈,多謝了。”
  
      老頭咧著嘴:“你是捕快吧,查的是亂葬崗的墳被挖了的事吧?好好查,不要叫外驢下哈的東西跑了。”
  
      楊玄笑了,點點頭道:“放心,跑不了。”
  
      說完,他揮了揮手,向老頭作別之后,就向村子里走去。
  
      沒走幾步,雨九又出現在了他身旁,低聲道:“殿下,周黑子原名周小黑,是周寨村土生土長的人,在不遠的縣城里做綢緞生意,算是這村子里的有錢人,不過他已經失蹤了,沒人知道去了哪里。”
  
      楊玄不置可否,直接道:“走,去周守元家看看。”
  
      周守元家雨九自然早就查清,于是帶著楊玄來到了位于村東頭的一個小破院子之前。
  
      楊玄也沒猶豫,直接上前推門。
  
      吱呀!
  
      殘破的木門向兩側滑開,楊玄進到了院子里面之后,然后第一眼就看到了院子中的一顆槐樹。
  
      槐樹樹冠很大,遮蔽了陽光,讓院子里面顯得有些陰森。
  
      槐樹之下有一方石桌,石桌光潔,沒有什么塵土。
  
      楊玄忽然問:“周守元死了多久了?”
  
      雨九不假思索:“十七天。”
  
      楊玄又看了那方石桌一眼,卻沒再說話,直接進了屋子。
  
      屋子中的陳設很簡陋,用家徒四壁形容也不為過,唯一值點錢的東西,可能就是位于墻角的一個書架。
  
      書架之上放著七八本線裝書籍。
  
      楊玄走過去隨意的抽出一本書籍。
  
      “鬼怪志異?”楊玄看著書籍的名字,輕輕念道。
  
      放下這本書籍之后,他又拿出了一本。
  
      “陰聞錄?”楊玄目光奇異。
  
      又看了看其他書籍,大都是一些研究鬼怪的書冊,唯一一本正常點的,還是一本關于植物學的書籍。
  
      “孔子都不語怪力亂神,這周守元對鬼怪看起來很感興趣啊。”楊玄道。
  
      雨九面色奇怪:“孔子是誰?”
  
      走錯片場了。
  
      楊玄啞然。
  
      搖了搖頭之后,他忽然一腳踢在了書架的一個角上。
  
      雨九很奇怪,她不明圣子這是發的什么脾氣。
  
      不過下一刻,她目瞪口呆。
  
      :。: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 体彩排列5开奖走势 意甲直播国内直播平 乐游棋牌app 重庆幸运农场 2018新型网络赚 星悦内蒙麻将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哪里有 福建36选7开奖号 南宁麻将怎么算番 三分pk10稳赚技巧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能赚钱的网页游戏 天津麻将下载并安装到手机 秒速赛车怎么玩最保险 山东群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