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送上門

第四百五十三章 送上門

    按理來說,古陽華出聲提醒,表明身份,對方不論是誰,都應該表明自己的身份,然后大家論道論道,看看誰的身份更高,說不定古陽華就會放棄競價,將那塊暖玉拱手想讓也說不定。
  
      不過古陽華表明身份之后,那包廂內的人卻始終沒有啃聲,一副你要是想買,就出價,不想買,就別啃聲的樣子。
  
      古陽華等了半天,不見對面有人回答,臉上已經出現了怒色。
  
      冷哼一聲后,他提高了聲音“黃金一千萬兩。”
  
      既然對面不給他這個面子,他自然要爭一口氣了。
  
      “爺爺……”古承運一愣,臉上出現急色。
  
      一千萬兩黃金雖然不會讓他們傷筋動骨,但足以影響古家的運轉,得不償失。
  
      “一千一百萬兩!”對面包間之中又傳出了冷冷的聲音。
  
      古承運剛松了一口氣,卻忽然聽到了爺爺的聲音。
  
      “一千五百萬兩。”
  
      這下古承運就只剩下苦笑了。
  
      “兩千萬兩。”對面包廂沒有任何猶豫。
  
      這次古陽華沒有再出價,兩千萬兩黃金,即便是他,也有些拿不出來了。
  
      拍賣師冷汗都下來了,想不到他有生之年,竟然能主持一次兩千萬兩黃金的拍賣,死了都值了。
  
      見古陽華這邊不再出價,他連該走的程序都沒走,直接喊道“兩千萬第一次……”
  
      就在這個時候,鐘書領著張江進來了。
  
      一進來,張江就跪在了地上,連頭都不敢抬。
  
      鐘書的身份,他自然清楚無比,能讓鐘書都伺候在一側的人,身份之高,他不敢想象。
  
      “兩千萬第二次……”拍賣師的聲音又傳了進來。
  
      就在此時,楊玄忽然道“出價,五千萬!”
  
      鐘書還只是微微一愣,似是沒想到楊玄會出價,而張江干脆就渾身顫抖了一下。
  
      五千萬黃金,天,這么輕描淡寫,他誠惶誠恐。
  
      一直站在楊玄身側的雨衛女侍得到楊玄的命令,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開口道“黃金五千萬兩。”
  
      她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不要說五千萬兩,就是五億兩,對青天圣子來說,也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轟!
  
      拍賣會炸了!
  
      天,黃金五千萬兩,有些人一輩子聽都沒聽過這么多的錢,更不要說見了。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楊玄所在的包間。
  
      拍賣師張大了嘴巴,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連手中的拍賣槌掉地上都不知道。
  
      古陽華和古承運同時一愣,他們也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人競價,而且還是這么高的價。
  
      對面包廂一陣沉默之后,忽然有一個女聲傳了出來“六千萬兩。”
  
      轟!
  
      拍賣會中的眾人全部呆滯,都有些不知道說什么了。
  
      一塊暖玉,六千萬兩黃金,我的天,瘋了嗎?
  
      楊玄笑了一下,只是微微揮了揮手。
  
      雨衛明白了楊玄的意思,不再出價。
  
      等了半天,見楊玄不再出價,拍賣師連忙從地上撿起拍賣槌,連喊三次之后,干凈利落的敲了下去。
  
      同時,他也松了一口氣。
  
      再競拍下去,他恐怕心臟病都要犯了。
  
      楊玄這才看向了始終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的張江,微笑道“張江,還記得我嗎?”
  
      張江一愣,微微抬頭看向了楊玄。
  
      這一看之下,他整個人都傻掉了。
  
      半晌之后,他才張大了嘴巴吃驚道“楊……楊大師。”
  
      楊玄笑了笑,道“起來吧,我問你些事。”
  
      張江這才傻愣愣的站了起來,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個讓鐘書都畢恭畢敬的人,竟然是楊玄。
  
      “這塊暖玉是從哪里來的?”楊玄問。
  
      張江臉上的震驚之色依然未曾散去,聞言連忙道“楊大師,這快暖玉就是七號包間里的人送來的。”
  
      楊玄笑了,這是哄抬物價啊,不過聰明反被聰明誤,吃了啞巴虧。
  
      點了點頭之后,楊玄又問“多年前,楊家下人王五曾在這里購買了一個女奴,那個女奴是從哪里來的?”
  
      張江微微一怔,接著臉上露出了思索之色,片刻之后,他才猶豫道“我記得當時是由西北道的人送過來的,具體來歷,我并未詢問。”
  
      “西北道?”楊玄淡淡重復?
  
      鐘書在一旁解釋道“西北道是日輪附近的一個武道幫派,專門從事奴隸販賣。”
  
      楊玄點了點頭,販賣女奴在這個世界來說很正常,張江不詢問來歷,也是規矩。
  
      這些事情,相信黃泉門的人已經調查的很清楚,隨后就會匯報上來,他也只是隨口這么一問罷了。
  
      支走了還在云里霧里的張江,楊玄對鐘書道“走吧,我們回去。”
  
      鐘書猶豫道“殿下,那快暖玉……”
  
      他見楊玄對那塊暖玉很感興趣,卻不知道為何此時卻又閉口不提了。
  
      楊玄起身,在往外走的時候,淡淡道“自然會有人送過來的,不用擔心。”
  
      鐘書一愣,接著像是明白了什么,眼中閃過一絲異芒。
  
      出了拍賣行,楊玄也不著急,反而是對街邊的攤點很感情興趣,這邊看看,那邊瞅瞅,一副出來逛街的模樣。
  
      就這樣,他慢慢悠悠的出了慶陽城,來到了城外。
  
      走了沒多久,就有三個人擋在了他的面前,正是七號包廂中的那一女兩男。
  
      楊玄嘆了口氣,這些人還真熱心腸啊,這么著急的想把火靈石送給他。
  
      “朋友留步!”左邊一個男子踏前一步,擋住了楊玄的去路。
  
      “哦?什么事?”楊玄阻止了雨衛,笑瞇瞇的道。
  
      “想賣你件東西。”那男子淡淡道,十分倨傲。
  
      楊玄還是那副笑瞇瞇的樣子“什么東西?”
  
      “暖玉!”那男子眼中閃過了一絲冷冽。
  
      “什么價?”楊玄微笑問。
  
      “黃金五千萬兩。”那男子冷著臉道。
  
      楊玄搖頭“太貴了。”
  
      那男子皺了皺眉頭“你能出什么價?”
  
      “我看不如就五兩銀子吧。”楊玄臉上全是微笑之色。
  
      “你……”那男子臉上出現怒色。
  
      這時候,一直未曾說話的女子走上前來,語氣平淡道“五千萬黃金,一分不少。”
  
      楊玄笑了笑,道“要是我不買呢?”
  
      “你非買不可。”那女子淡淡道。
  
      楊玄搖了搖頭,直接問“你來自哪里?”
  
      那女子臉上浮現出冷笑,淡淡道“我來自哪里,你還不配問,拿出五千萬黃金,我放你一條生路。”
  
      楊玄啞然失笑,好像已經有好長時間,他都未曾聽見有人在他面前這樣說話了。
  
      這種感覺,還真是久違了。
  
      “五千萬對我來說,不過小菜一碟,不過我對這塊暖玉的來歷,很感興趣。”楊玄搖頭道。
  
      那女子冷笑一聲,目光看向了鐘書,眼中充滿著不屑“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以為靠著一個五氣大尊者,就能為所欲為?既如此,我就將你拿下,讓你家大人用錢來贖吧。”
  
      言罷,她后退一步,冷冷道“拿下!”
  
      他身后的兩位男子聞言,同時上前,面露獰笑。
  
      楊玄嘆了口氣,他很久都沒遇見這么腦殘的人了,還真是有些不忍心。
  
      不過他不忍心,自然有人忍心。
  
      四名偽神境雨衛,又怎么會讓人驚擾到楊玄,剛才如果不是楊玄阻攔,眼前的這個三個人早就化成飛灰,此時見他們還想動手,眼中都出現了殺機。
  
      “活捉吧,我還要問話!”楊玄淡淡道。
  
      。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福利彩喜乐彩开将 河北时时彩 最新信誉手机棋牌游戏 亦乐贵州捉鸡麻将下载遵义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将 好运快3开奖结果查 街机电玩捕鱼2 什么是股票指数套利交易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走势图 广东省快乐十分 河北排列七开奖号最新的 股票买了就跌卖了就 南宁友乐广西麻将 快乐赛车上光大gd 黑龙江时时彩 菜鸟团队创业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