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偽傷

第四百六十九章 偽傷

    赤焰一掠而過,馮瑞的聲音戛然而止。
  
      一朵赤色的鮮花,自他的額頭綻開。
  
      下一瞬間,鮮花綻放,馮瑞整個人都被火焰吞噬,消失的無影無蹤。
  
      與他同時消失的,還有那條大黑蟲。
  
      朱玉文有那么一瞬是呆滯的,他無論如何都沒想到,楊玄會突然向馮瑞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絕殺。
  
      不但是他,包括花近殘風十三等人在內,所有人都呆住了。
  
      沒人想到楊玄會殺掉馮瑞,沒人能想到他會如此果決。
  
      唯有雨九,卻只是微微嘆了口氣,將頭低了下去。
  
      她發現,自己有些了解這位青天圣子殿下的行事風格了。
  
      殺伐果斷,一旦決心殺人,就絕不手軟。
  
      朱玉文猛地站了起來,滿臉怒色道:“白起,你這是什么意思?”
  
      楊玄的手指在椅背上輕輕敲擊,臉上帶著微笑道:“朱兄在說什么?”
  
      朱玉文一步一步向前,直接逼近了楊玄的身前,一字一頓道:“為何要殺馮瑞?”
  
      楊玄阻止了圍上來的風十三等人,然后笑瞇瞇的道:“馮瑞?哪里有什么馮瑞?朱兄莫非還沒睡醒?”
  
      “呵呵呵呵!”朱玉文忽然笑了,笑聲冷的凍人心肺:“好一個魔神白起!接我一拳吧。”
  
      話新一落,他忽然一拳砸了過來。
  
      風十三等人大驚,一起圍了上來。
  
      楊玄擺擺手,阻止了幾人之后,一指點了出去。
  
      指尖,生死二力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平衡。
  
      向死而生,死盡生來!
  
      生死劫。
  
      楊玄已經很久都沒有用過生死劫指了,此刻信手拈來,竟有一絲難得暢快之感。
  
      他忽然有些懷念當年以這招大殺四方的日子了。
  
      拳指相接,卻無半點聲音傳出。
  
      “生死劫指?”
  
      朱玉文臉上全是嚴肅。
  
      天池之中,有關于楊玄詳細的資料,他來之前曾仔細閱讀過,知道生死劫指算是楊玄的成名絕技。
  
      在天池一脈的資料中,楊玄的生死劫指分為生劫指和死劫指,生劫指是以生的力量化為死的力量,由生到死,向死而生。死劫指剛好相反,是以死的力量轉化為生的力量,死盡生來。
  
      這兩指之下,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豪杰飲恨當場。
  
      同時,天池一脈的資料顯示,當生劫指與死劫指合二為一的時候,便是完整的生死劫指,威力巨大。
  
      實際上,楊玄最為出名的手段,恰恰是他尚在青雪國時候創出的生死劫指。
  
      楊玄并不知道,天下間不知道有多少武者想要學習他的生死劫指而不可得。
  
      生與死的平衡被瞬間打破,生死二力猶如決堤的洪水一般,順著朱玉文的手臂沖了過去。
  
      朱玉文眼中閃過一絲鄭重,手臂微微抖動之間,忽然有一絲淡淡的水霧開始彌漫,然后迎上了楊玄的生與死的力量。
  
      噼里啪啦。
  
      一陣唯有兩人能聽見的震動聲音傳了出來,兩人手臂周圍的空間,瞬間出現了絲絲裂紋。
  
      啪!
  
      楊玄身后的桌椅發出了一聲輕響,化為了一地粉末。
  
      下一刻,楊玄臉上涌現出了一絲蒼白,向后退了一步。
  
      與此同時,朱玉文臉色也變得潮紅,向后退了兩步。
  
      “殿下…”四衛同時上前,擋在了楊玄面前,警惕的看著朱玉文。
  
      隨著朱玉文一起來的幾人也同時站起,與四衛對峙。
  
      楊玄沒說話,隔著雨九的肩膀,看向了朱玉文。
  
      朱玉文臉色難看,死死的盯了楊玄半晌之后,沉聲道:“我們走。”
  
      離開楊玄所在的小鎮數十里之后,朱玉文身后一人實在忍不住,開口問道:“朱長老……白起他……”
  
      朱玉文擺了擺手,沉聲道:“他受傷了。”
  
      他身后幾人眼睛同時一亮。
  
      朱玉文解釋道:“白起應該受傷不輕,否則的話,以他未盡全力的生死劫指,應該不會給他造成這么大的負擔。”
  
      跟在人群之后的花近殘眼神閃爍,聞言不由道:“朱長老,既然白起受傷不輕,那么剛才何不……”
  
      朱玉文看著他冷笑一聲:“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如果他拼死一搏,我們能不能全身而退,還是問題。”
  
      另一人眼神嚴肅,插口道:“白起乃是圣子第二序列,殺了他,等同于斷去圣山一臂,此時是最好的機會。”
  
      “如今尸禍橫行,如果再和圣山開戰,怕是……”一人有些猶豫。
  
      “尸禍事小,左右不過一些僵尸而已,有我天池出馬,必將犁庭掃穴,一振乾坤。”有人不屑。
  
      朱玉文未置可否,果斷道:“走,回去再說。”
  
      不說朱玉文幾人的商議,卻說楊玄這邊。
  
      朱玉文離去后,風十三擔憂的看著楊玄,道:“殿下……”
  
      楊玄臉色蒼白,卻擺擺手道:“無妨,扶我回房間。”
  
      到了門口的時候,楊玄忽然道:“將定遠城中有真神境僵尸的消息,和僵尸能進化的消息想辦法傳到天池那邊。”
  
      風十三一愣,接著明白了楊玄的意思,連忙點頭應是。
  
      回訪放假,看著楊玄躺在床上之后,物流忽然道:“殿下,我現在就聯系醫殿,讓他們派出最好的醫師前來。”
  
      楊玄有些發愣,他還是第一次知道圣山還有醫殿。
  
      不知為何,他忽然想到了天醫谷。
  
      “不用了,我的傷勢沒那么嚴重。”楊玄道。
  
      “可是……”
  
      “我有件事要你去做。”楊玄打斷了雨九。
  
      “什么事?”雨九一愣。
  
      楊玄想了想,道:“去告訴蘇至誠,集兵之后,不必來此,直接前往古臻國邊境待命。”
  
      這是小事,雨九自然點頭應是。
  
      “我需要閉關十日恢復傷勢,這期間不要讓任何人進入密室。”
  
      這間房子下面有個密室,這件事唯有雨九和風十三知道。
  
      雨九鄭重點頭。
  
      看著她一臉嚴肅,楊玄忽然笑了笑,道:“別擔心,沒事的。”
  
      雨九根本不為所動,滿臉擔憂。
  
      這位青天圣子朋友沒幾個,敵人卻到處都是,如果他受傷的消息一旦傳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前來尋仇。
  
      她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就算是拼了命,也要保護圣子周全。
  
      看著楊玄進入密室,密室的大門關上之后,雨九轉身出來,剛安排好周圍的防衛之后,就看到了兩個人。
  
      楊玄的圣衛,二十三和二十四。
  
      “兩位大人怎么來了?”雨九有些奇怪。
  
      二十三神色冷峻,問道:“殿下呢?”
  
      “殿下閉關了。”雨九回答。
  
      二十三和二十四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擔憂。
  
      “殿下的傷勢到底如何?”二十三沉聲道。
  
      “殿下說,需要閉關十日,才能完全恢復。”雨九回答。
  
      二十三和二十四同時松了一口氣。
  
      十日就能完全恢復,傷勢應該不算重。
  
      不說二十三和二十四再密室之外把守。卻說密室中的楊玄臉上的蒼白已經完全消失,哪里有半點受傷的樣子。
  
      二十三和二十四兩人的到來,他早已知曉,不過他此時并不打算見見兩人。
  
      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眼神閃動之間,他整個人緩緩沉入了地下,消失不見。
  
      。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竞彩篮球大小分 河北11选5走势 河南快3 app网赚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排列五近300期连线走势图 网络赚钱方式大全 微信能四人联机的麻将 吉林11选5开奖记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 浙江11选5乐彩 云南十一选五最大遗 优乐江西抚州麻将下载 体球球毛 精准平码三中三公开 大唐棋牌游戏官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