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四百九十二章 過一把土豪癮

第四百九十二章 過一把土豪癮

    “哎呀,大爺,您可有日子沒來了,今天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快快里邊請。”一只站在門口的老鴇本來無精打采的,可一見到楊玄,便像是打了雞血一般,眼睛迅速亮起來,拖著肥胖的身軀,就向楊玄靠了過來。
  
      這老鴇眼睛極為毒辣,一看楊玄,便知道這是一位真正的貴人,怎么敢怠慢。
  
      楊玄伸出一根指頭,頂著老鴇的額頭,將她緩緩推開,然后才笑瞇瞇道:“去,把你們所有的姑娘都給我叫出來。”
  
      說完之后,他直接拿出一錠十兩銀元寶,扔給了老鴇。
  
      “哎,您老里邊請,我這就給您操辦去。”老鴇身體一震,頓時嬉笑顏開。
  
      此時方是早晨,一般來說,姑娘們還在睡夢之中,但恩客上門,老鴇那管的了那些,直接扯開了嗓門:“姑娘們,起來接客了,加點緊啊。”
  
      從楊玄進門,到走到大廳里這當兒,她一連喊了好幾遍。
  
      頓時,整個怡紅樓像是炸開了鍋,各種聲響都傳了出來。
  
      這里面有些夜宿的客人,聽見老鴇的聲音,有脾氣火爆的,頓時就開罵了:“臥槽,是那個不開眼的東西,打擾老子的清夢?”
  
      但怡紅樓里的姑娘可不管這些,一聽老鴇的聲音,便迅速起床,用最快的速度梳妝打扮。
  
      就算是有些晚上有客人,此時客人還沒走的姑娘,都從被窩里爬了出來,手腳麻利的梳妝起來。
  
      為何如此?
  
      這里面其實是有竅道的。
  
      關鍵就在于老鴇的喊聲,她那聲“加點緊啊。”其實是暗語,點名這次來的客人,非富即貴,不但如此,她還一連喊了五遍,這可不得了,能連喊三遍的,那絕對是大富大貴之人,能喊五遍者,怎能是尋常之輩?
  
      這樣的客人,有的姑娘一輩子都見不著,此時來了,哪里還能放過,說不定客人一高興,就給他們贖身了。
  
      當然,對于媽媽的眼光,她們可是一百二十個放心的,要知道,她們的媽媽,可曾經是閱人無數的老前輩,眼光那還能有錯?
  
      說話間,過沒多久,怡紅樓的姑娘就如流水一般,從房間中出來,匯集到了大廳之內。
  
      有些光著膀子的客人也罵罵咧咧的從房間中走了出來,見楊玄只是一人,頓時火頭就起來了。
  
      老鴇有眼光,可不代表他們每個人都有眼光,自然有些那看不來眉高眼低之人。
  
      其中就有一個大漢,罵的尤為難聽,一邊罵著,還一邊走下來,挽起袖子就要動手。
  
      啪!
  
      楊玄屈指一彈,桌上的茶杯如流光般飛起,砸進了那大漢的嘴里,砸的他一口牙齒全軍覆沒,鮮血直流。
  
      “嗚嗚,爺……爺爺……饒命……”大漢只是脾氣火爆,并非笨人,他內勁九層的修為都躲不過這一下,哪里還敢再橫,直接跪地求饒。
  
      “滾吧!”楊玄淡淡道。
  
      那大漢吭都沒敢吭一聲,連滾帶爬的逃走了。
  
      這一下,謾罵的聲音頓時消失了,沒有人敢再觸楊玄的霉頭,一個個全部灰溜溜的穿好衣服,從后門離開了。
  
      姑娘們其實已經集合完畢,站的還算整齊,此時個個眼睛放光,盯著楊玄不放。
  
      她們雖然不如老鴇那般目光毒辣,可哪一個不是閱人無數,如今看楊玄的身段氣質,便知絕對非同尋常。
  
      怡紅樓的姑娘大約有三十來個,雖說不上丑,但也都不算多么漂亮。
  
      想想也是,一個小縣城的青樓,能有多好的資源。
  
      楊玄面含微笑,目光一一在她們臉上掃過,最后,落在了一個看起來大約十七八歲的姑娘身上。
  
      老鴇其實一直在注意楊玄的目光,此刻見他目光停留,自然理會。
  
      “哎呀,客官好眼光,這是我們怡紅樓的頭牌,青蓮,還不趕緊過來。”老鴇臉上的肥肉都在顫動。
  
      那叫青蓮的姑娘輕輕邁步,來到了楊玄身前,微微施禮后,道了一聲:“公子!”
  
      人如其名,這姑娘雖然并非天生麗質,但不知為何,身上卻又有一種淡雅的氣質,果然如一朵青蓮。
  
      “你留下,其他人散了吧!”楊玄淡淡道。
  
      其他姑娘臉上都現出了失望,羨慕的看著青蓮,只怪自己命不好。
  
      他們正要離去的時候,楊玄卻笑了笑,從懷中掏出一大把金葉子,直接扔了出去。
  
      “賞你們的,自己撿吧。”他說著,又扔了幾把出去。
  
      頓時,整個大廳地面都金光閃閃,耀花了眾人的眼睛。
  
      吼!
  
      老鴇一個惡狗吃屎,撲在了地上,兩只肥胖的手臂猶如狗刨一樣,不住將金葉子往自己的懷里攬。
  
      其他姑娘也不甘示弱,呼來搶去,頓時大廳里亂成一團。
  
      楊玄扔出去的金葉子數量何止數百,眾姑娘哪里見過這等豪客,簡直都要瘋了。
  
      沒人理會楊玄懷里是怎么裝下這么多的金葉子的,搶錢都來不及,還有功夫理會這個。
  
      楊玄笑容可掬的看著,說實話,他留在儲物戒指中的這些金葉子,都快發霉了,也沒機會用出去,此時過一把土豪的癮,也算物盡其用。
  
      看眾人搶的歡實,楊玄仍不住又扔出去幾把,這一下眾人更加瘋狂,甚至有人恨不得爬過來舔楊玄的腳指頭了。
  
      “你為何不搶?”楊玄微微搖頭,心中可憐眾人一番之后,這才將目光移向了青蓮。
  
      青蓮低頭,微微納福道:“我現在是您的人,沒有您的肯首,我自然不能去拿那些金葉子。”
  
      楊玄嘴角爬上一絲微笑,忽然高聲道:“老鴇!”
  
      “爺爺您叫我?”老鴇一個激靈,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懷里抱著一堆金葉子,諂媚道。
  
      “我要去青蓮的房間,不要過來打擾。”
  
      “好嘞,好嘞!您老放心,就算您老把床拆了,把房拆了,都不會有人來打擾您老的雅興的。”老鴇抱著金葉子點頭哈腰,臉上露出了我懂的表情。
  
      楊玄懶得去糾正他錯誤的價值觀,起身隨著青蓮,直接上了二樓。
  
      青蓮房間不算怎么大,布置卻很不錯,雖然不算奢華,可在這小縣城之中,檔次就算是不錯的了。
  
      楊玄喝了一口茶水之后,看著站在面前的青蓮,便不再說話。
  
      青蓮依然低著頭,做出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
  
      半晌過后,楊玄突然問:“認識李秀秀嗎?”
  
      “認識!”
  
      青蓮的頭垂的更低。
  
      “哦?那說說她吧,她在這里叫什么名字?”楊玄目光微不可查的在房間的一角掃過。
  
      “叫紅袖。”青蓮有問必答。
  
      “挑燈夜讀,紅袖添香,好名字。”楊玄點點頭,又問道:“你和她熟嗎?”
  
      “我們不熟。”青蓮身體微不可查的顫了一下,低頭道。
  
      楊玄笑了,淡淡道:“我不喜歡說謊的人。”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姚记棋牌下载安装 吉祥棋牌官方版老版本普通下载 极速飞艇开奖记录官网 什么是股票短线 快速赛车彩票怎么玩 快乐十分一定牛 qq天津麻将手机版下载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 山东体育*11选5 豪利棋牌送救济金 网上兼职赚钱网站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四人 七星彩距离开奖时间 股票投资顾问公司 多玩棋牌? 云南省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