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開天之鑰

第五百二十九章 開天之鑰

    沒有了李秀秀的參與,再加上有黑甲的參戰,沒用多久,江陽城中的僵尸都化為了楊玄的尸兵。
  
      這一役,楊玄供獲得僵尸三十萬,加上之前的二十萬,此時他手中的僵尸部隊,達到了驚人的五十萬。
  
      其中,虛神境尸帥達到了四十名,偽神鏡尸將四百多名。
  
      這股力量,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足以毀天滅地。
  
      但對楊玄來說,卻還不夠。
  
      要知道,他所要面對的,是四神域之一的北疆冰宮。
  
      夏州城!
  
      從青的口中得知,周守元,就在夏州城內。
  
      和黑甲不一樣的是,青,也就是李秀秀被煉制成為楊玄的尸王之后,并未失去對黑暗之神全部的記憶。
  
      但當楊玄問及黑暗之神的時候,青卻說不出來什么,看起來,她的確是不知道。
  
      “周守元曾說,要讓我好好看著,看著他最終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他要我知道,我的選擇是錯的。”青淡淡道,解釋了楊玄的疑問。
  
      原來如此。
  
      這大概是周守元對李秀秀的特殊待遇吧。
  
      情字一物,最是莫名其妙,從來都沒什么道理可講。
  
      在楊玄最先的猜想中,李秀秀和周守元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而周小黑,就是那個橫插一腳的反派。
  
      但事實恰好相反,沒想到李秀秀和周小黑之間,才是真愛,反倒是周守元,卻恰恰是那個橫插一腳的反派。
  
      “向夏州進軍!”他淡淡吩咐。
  
      黑甲和青同時領命,各自招呼舊部,執行楊玄的命令。
  
      夏州離江陽距離不近,尸兵部隊行進速度并不算快,還需要一段時間。
  
      而在這個空檔,楊玄卻要去一個地方。
  
      ……
  
      鎮子不大,從東頭走到西頭,也花不了多產時間。
  
      鎮子中的大爺大媽年齡挺大,但記憶力著實不錯。
  
      好到向東來雖然只帶著他來了一次,但鎮子中的大爺大媽卻都把他記住了。
  
      “來來來,吃雞蛋!”大媽笑瞇瞇的硬把雞蛋往楊玄手里塞。
  
      “這是我剛摘的青菜,來來,拿一些,拿一些!”
  
      “小揚子,這是大蔥,這是蒜,都自己種的,來來來,給你掛上。”
  
      ……
  
      所以,當楊玄最后走到鎮子西頭的時候,著實有點好笑。
  
      懷里捧著雞蛋,手里還拿著青菜、茄子等蔬菜,兩捆大蔥被他掛在了胳膊上,滴溜溜的轉個不停。
  
      那一串大蒜實在沒地方掛,竟然被大爺給掛在了脖子上,像是一個巨大的白玉項鏈。
  
      算是滿滿當當,收獲頗豐。
  
      “怕是能做好幾頓飯菜了。”楊玄想。
  
      他剛走到那處院子門前,門吱呀一聲就打開了。
  
      “進來吧,我估摸著,你也該來了。”姓柳老頭倚著門,敲了敲手里的旱煙袋,慢悠悠的道。
  
      進了院子,楊玄將手里的、身上的、脖子上的各色蔬菜吃食都一股腦的放在了石桌上。
  
      “一會走的時候拿走!”柳老頭道“我天天吃這些,煩了。”
  
      楊玄揮了揮手,將桌上的東西都收入儲物戒指后,盯著柳老頭問“你姓柳?”
  
      “嗯!”柳老頭嗯了一聲,問“你是來拿向小子的東西?”
  
      楊玄點了點頭,道“是的!”
  
      劉老頭忽然嘆了口氣,生意中像是蘊含了一些其他的什么東西。
  
      “他已經不在了吧?”
  
      楊玄沉默了半晌,點了點頭。
  
      劉老頭忽然笑了起來,剛開始是低笑,接著聲音越來越大,到了最后,干脆就是放聲狂笑,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笑的楊玄懷疑他是不是隨時會嗝屁。
  
      “可憐了我那八口大水缸啊,沒人賠了啊!”柳老頭笑了半天,仰天長嘆。
  
      楊玄砸吧了一下嘴,忽然不想說什么了。
  
      “你等著!”柳老頭起身,將手中的老煙槍放在桌子上,轉身離去。
  
      不知是不是幻覺,楊玄總感覺自己好像從老頭的眼睛里,看到一絲異樣的東西。
  
      應該不是淚水吧!
  
      楊玄懷疑的想。
  
      過了半晌,老頭又從里屋轉了出來,隨手講一口紅木雕花的小箱子扔給了楊玄。
  
      “拿去吧,我快死了,恐怕也保管不了多長時間,你拿走,我也算是解脫了。”老頭又拿起了煙槍,給自己裝了一鍋煙,吧嗒吧嗒的吸了起來。
  
      楊玄并未當著老頭的面打開箱子,而是直接收入了儲物戒指中,隨后才道“人都會死,有的早,有的遲,其實都一樣。”
  
      老頭在將煙槍在鞋底上磕了一下,慢悠悠道“如果這話你說給別的老頭聽,你會被打個滿頭包,你信不信?”
  
      “信!”楊玄笑了笑“可你不是別的老頭。”
  
      “沒什么不一樣的,我也怕死,不過怕沒用,該死還得死。”老頭又給自己裝了一鍋煙,這次吸的猛了些,嗆的直咳嗽。
  
      楊玄一直等他喘過氣,這才隨意道“好了,不繞彎子了,你要我做什么,直說。”
  
      柳老頭好像一點也不奇怪楊玄看穿了他的小伎倆,吧嗒吸了一口煙,吐出去之后,才道“南方柳家有難,我想請你過去幫把手。”
  
      “柳家?”不知為什么,楊玄忽然想起了那個人榜第七的柳微霜。
  
      “我不知道什么柳家,我現在事情很多,恐怕沒時間。”楊玄道。
  
      “順手的事!”柳老頭沒有半點不好意思,似乎求人的不是他,而是別人。
  
      “什么順手的事?”楊玄不解。
  
      “柳家有你需要的東西,到時候你就順手一幫,很簡單。”柳老頭道。
  
      楊玄的眼睛瞇起來了,他盯著老頭看似渾濁的眼睛,半晌才道“你知道我需要什么?”
  
      “開天經!”柳老頭像是說著土豆、黃瓜一樣輕松寫意。
  
      “開天經有三塊,他們的位置我恰好都知道。”楊玄瞇著眼睛道。
  
      柳老頭笑了起來,笑的像是老狐貍。
  
      “世人都知開天經,但殊不知,三塊木牌只是其中的經,就算你把三塊開天經都拿在手里,也只是三個毫無作用的爛木頭罷了。”柳老頭吧嗒了兩口煙,說。
  
      “怎么說?”楊玄一字一頓。
  
      “開天經的關鍵,是開天之鑰。”柳老頭道出了石破天驚的話語。
  
      “開天之鑰?”楊玄問。
  
      “開天之鑰和開天木,合稱開天經。”柳老頭又裝了一鍋煙絲,道。
  
      柳老頭說完這句,便不再說話,只是吧嗒吧嗒的吸著旱煙,吐出的煙在他的面前形成一個個云團,又緩緩消散。
  
      楊玄也未在說話,他只是看著老者手中的煙槍。
  
      半晌之后,他一字一頓問“你到底是誰?”
  
      “我?”柳老頭神色淡然,狠狠的吸了一口旱煙之后,才緩緩道“將死之人罷了。”
  
      。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云南文山麻将的玩法 南宁麻将下载安装 德国赛车 基金资产配置比例 陕西丫丫麻将怎么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高频遗 网络电玩城游戏 信誉好棋牌游戏平台 极速赛车平台如何控 佣金最低的券商 多乐彩彩票 丫丫湖南麻将下载不了 3d牛彩网字谜图迷 东北麻将游戏下载 体彩江苏7位数走势图 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