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平天池

第五百五十四章 平天池

    太陽消失,虛空碎裂。
  
      張平安和陳燕和同時放聲狂呼:“這不可能!!!”
  
      轟!
  
      天地顛倒,兩人猶如狂風暴雨中的小魚,隨波逐流,身不由己,在狂噴一口鮮血之后,狠狠的摔在了楊玄的面前。
  
      “大膽!”又是四道人影狂掠而至,人尚未到,空間已經出現絲絲裂紋,猶如黑色的閃電,斬向了楊玄。
  
      又是四位真神高手。
  
      楊玄微微抬頭,并未見到其他動作,只是輕輕跺腳。
  
      咔嚓!
  
      一道巨大的裂口從地面一躍而起,直上天空,向那四道人影迎了過去。
  
      “什么?”四人同時驚呼,話音還未落下,已經被一股根本無法抵抗的大力震飛出去。
  
      塵埃落下,四人臉色慘白,全身灰塵,臉上全是震驚和難以置信,死死的盯著楊玄。
  
      楊玄根本沒理會他們,目光只是落在了躺在地上的張平安和陳燕和身上。
  
      “有什么遺言?”他目光平淡,像是在注視兩只螻蟻。
  
      張平安聞言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他還算硬氣,慘笑道:“遺言?呵,要殺便殺,左右不過一個死而已。”
  
      楊玄點了點頭,道:“你比潘安強多了,如果求饒,也太丟天池一脈的面子,既然如此,我就給你一個痛快。”
  
      張平安長笑一聲,聲音慘然:“我只恨當日未能第一時間殺了你,這才造成大禍。”
  
      楊玄沒再理他,卻將目光看向了陳燕和,淡淡道:“你有什么遺言?”
  
      陳燕和也是慘笑,掙扎著道:“白起,你殺了我們,天池一脈將與你不死不不休。”
  
      “不死不休?”楊玄笑了,笑容中充滿諷刺:“我毀了半個凌霄寶殿,帝千鈞也不敢和我說不死不休,你算什么東西,也配說與我不死不休?”
  
      陳燕和呆住了,他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毀了半個凌霄寶殿?
  
      這一刻,他嚴重懷疑自己身處夢幻。
  
      楊玄的話,猶如一顆炸彈,在天池門人心中掀起了巨大的回響,一時間,所有人都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就在此時,一個蒼老的聲音淡淡響起:“白起,能否看在老夫的面子上,放了他二人。”
  
      聲音從天地間響起,帶起隆隆回聲,傳遍四方,在遠方游蕩一圈之后,又像是帶動了什么東西,一起向楊玄匯聚了過來。
  
      楊玄嘴角浮現冷笑,冷哼一聲,哼聲沒入虛空,卻在遠方炸響。
  
      剎那間,天地之中到處都是楊玄的聲音,猶如悶雷。
  
      眾人無不駭然失色。
  
      片刻之后,聲音散盡,一個錦帶羽冠,面容威嚴的中年男子從人群之后緩緩走出,衣角飄飛,出塵絕世。
  
      “參見掌門!”所有天池弟子同時躬身,齊聲高誦。
  
      被楊玄震退的四位老者也走了過來,躬身施禮。
  
      楊玄看了看他,淡淡問道:“你又是誰?”
  
      天池弟子臉上浮現出怒色,四位老者更是怒色勃發,出手在即。
  
      羽冠中年人抬了抬手,阻止了眾人的舉動后,眼中露出一絲訝然,對楊玄道:“老夫恭為天池一脈掌門,謝征衣。”
  
      楊玄輕哦了一聲,不置可否。
  
      謝征衣看了看楊玄腳下還在吐血,已經命懸一線的張平安和陳燕和,微微皺眉之后,又道:“白起,能不能先放了張長老和陳長老?”
  
      咔嚓!
  
      楊玄微微跺腳,一道細小的金光閃過,斬斷了張平安和陳燕和的脖子,讓他們二人眼中的剛泛起來的希望完全凝固。
  
      恐怕至死,他們都無法想象,自己就這樣死在了這里,死在了謝征衣的面前。
  
      “我……我恨……”張平安掙扎著,混合著血沫子,說出了他傳奇一生的最后三個字,然后緩緩閉上了眼睛。
  
      而陳燕和則更加干脆,連一個字都沒說出來,溘然長逝。
  
      空氣凝固了,每個人的臉上都現出愕然,他們呆呆的看著地上的尸體,像是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謝征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目光變得冰冷無比,他微微揮手,阻止了暴怒的門人弟子后,冷冷道:“白起,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楊玄冷笑道:“如何?你要出手?”
  
      謝征衣摘下了頭上的羽冠,一頭長長的白發如瀑布般流下,他緩緩向前,每一步踩下,空氣中都會有細微的旋渦出現,猶如踩踏水面,又像是微風吹拂,楊柳擺動,充滿淡然道韻。
  
      “白起,神算長老曾告訴我,你是我們唯一的希望。”謝征衣的聲音變得冰冷,無情:“所以我始終對你忍讓,但如今,你卻犯我天池,殺我長老,如果我再不出手,這天池一脈,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他已經走到了楊玄面前,長發飄飛之間,傳出了大道無情的聲音:“所以,戰吧!”
  
      轟!
  
      天翻地覆,烏云低垂,電閃雷鳴。
  
      楊玄環顧四周,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之上,滔天波浪如一只只兇悍巨獸,撲咬著,嘶吼著,沖上天空,又狠狠的落了下去,轟然有聲。
  
      天空之上,漆黑如墨的烏云低低的垂了下來,幾乎伸手就能觸碰。
  
      烏云之中,道道閃電像是狂舞的銀蛇,在云層之間肆意的穿行,吐著信子,好像隨時都能探頭出來,吞沒世界。
  
      陣陣隱隱的雷鳴震動空氣,令人頭皮發麻。
  
      暴雨將至。
  
      謝征衣凌空虛立,目光如電,白色長發在他的身后肆意飄揚,做出各種形狀,狀若天人。
  
      “白起,你我同為天人,如果全力出手,幾招下來,恐怕我的這方小世界就要坍塌,所以我只出一招,如果你能接下,我便承認你的天人位置,從此之后又,有你所在,天池弟子自動辟易三舍,如何?”
  
      轟隆!
  
      一道巨大的閃動掠過天空,云色更墨。
  
      楊玄雙手低垂,長發被空氣中游離的負離子帶動,也如謝征衣一般肆意飄飛。
  
      他看這謝征衣,在沉默了半晌之后,只說了一個字:“好!”
  
      咔嚓!
  
      又是一道粗若水桶的閃動從兩人之間劃過,竟留出一道深深的空間裂紋,露出黑乎乎的星空。
  
      “請接招!”
  
      話音一落,謝征衣雙臂左右伸開,手掌虛握,眉心竟有金色閃電一閃而過。
  
      下一刻,兩道金色的雷霆帶著萬鈞之勢,從云層中狠狠劈下。
  
      剎那間,整個天地都隱隱震動,似有一種低頻的聲音來回激蕩,震的楊玄身體發麻。
  
      兩道金色閃電狂劈而下,但卻不是劈向楊玄,而是匯集在了謝征衣身側,被他一手一支,拿在了手中。
  
      “白起,我一生,唯有一招,便是這金色雷霆,這是我全部的道,你如能接下,便算你勝。”
  
      話音一落,謝征衣雙手猛然一合,被他拿在手中的兩道金色雷霆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瞬間合在了一起,竟形成了一把完全由雷霆組成的、占據整個天地的金色長刀。
  
      轟!
  
      一聲巨響過后,謝征衣手持金色雷霆長刀,狠狠的向楊玄斬了下來。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上海雀友麻将机复位 捕鱼来了弹头买卖官网 大地棋牌手机客户端 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新开普股票 北京麻将小游戏单机版北京麻将下载 爱彩乐陕西十一选五官网 20选5今日开奖 河北福彩排列五开奖号 幸运农场最佳投注方法 波克棋牌哈尔滨麻将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求排名 哪个棋牌游戏信誉好 天天红包赛步数不同步 股票短线法则 516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