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圣者的真實身份

第五百六十七章 圣者的真實身份

    黑風還是少年煉體一層的時候,曾有一次失足掉進了一個深達數十米的洞穴之內。洞內無光,所見之處一片漆黑,狹仄,密不透風。
  
      那一次,他在那處洞呆了五天,才被人救了上來。
  
      短短五天,對他來說,卻如五年一般漫長,自此以后,他就患上了幽閉恐懼癥,在任何狹小,封閉的空間內,他心中的恐懼便如潮水一般涌上來,不由分說的,將他淹沒了進去,使得他完全喘不上氣來。
  
      這種病癥,始終伴隨著他,一直到他直上真神巔峰,也不見絲毫減輕。
  
      但此刻,他卻重回故地,再一次身處那個幽閉的洞穴之內。
  
      四周寂靜,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不見,他像是一個瞎子、聾子一般,被濃濃的黑暗,一口吞了進去。
  
      冷汗打濕了衣衫,逐漸的,他聽到了一中怪異的聲音。
  
      咚咚咚,咚咚咚。
  
      和這聲音相合的,還有一種沙沙沙的聲音,像是有無數條毒蛇,在他的腳邊游過,吐舌信子,隨時都有可能給他來上一口。
  
      黑風感覺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了,似乎下一刻,就要窒息。
  
      他心里很清楚那聲音是什么,不過是自己的心跳,和血液流動的聲音,但莫名的,他就是感到很恐懼,很害怕。
  
      “如果我現在要你的命,不過舉手之勞!”一個聲音忽然從黑暗中傳了出來。
  
      黑風聽清了,思維瞬間倒退。
  
      他終于想起來了,自己已經是真神巔峰,是尸殿殿主,自己正在向楊玄討教。
  
      黑然如潮水般退卻,微弱的光明重新映入他的眼簾。
  
      一襲白衣的青天圣子,正淡淡的看著他。
  
      半晌之后,黑風一躬到地。
  
      “懂了?”楊玄問。
  
      “懂了!”黑風答。
  
      “告辭!”楊玄說了最后兩個字,然后轉身。
  
      他的身后,黑風始終彎著腰,即便是楊玄已經離開許久,也不曾抬起頭來。
  
      出了尸殿,五號和六號還站在原力車旁,見楊玄出來,都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氣。
  
      “殿下,圣者請您前往圣殿。”五號恭敬道。
  
      “走吧!”楊玄沒有猶豫,他正好要去見見圣者,有很多疑問,都需要圣者為他解釋。
  
      原力車動了起來,轉眼就消失在通道之中,巍峨的古堡依然肅穆、莊嚴,只是誰也不知道,其內已經發生了那么多事。
  
      高聳入云的圣峰在陽光的映照下,顯得無比輝煌,無限莊嚴。
  
      楊玄拾級而上,巨大的圣殿之門早已靜悄悄的打開。
  
      門前,百名圣衛分列兩側,低首撫胸,對楊玄施以最為崇高的禮節。
  
      當楊玄進入圣殿之后,身后大門悄然關閉。
  
      圣殿內部,黑暗開始消退,白色柔和的光芒從一個個圓球狀物體中發出,將整個圣殿映照的一片光明。
  
      臺階盡頭,巨大的座椅之上,端坐著一個身穿白衣的老者,須發皆白,慈祥和藹。
  
      扎扎扎!
  
      臺階動了起來,向地面沉降而下,幾個呼吸的功夫,便和地面相平。
  
      又是一陣機關聲音響起,在那巨大座椅之前不足五米的地方,有物體緩緩上升。
  
      竟是另一個完全相同的座椅。
  
      “坐!”白須,慈眉善目的圣者開口,指了指面前的座椅。
  
      楊玄并未推卻,直接坐了下來。
  
      “時間過的很快!”圣者突然莫名其妙的感嘆了一句。
  
      “是不慢!”楊玄點點頭,和圣者進行著莫名其妙的對話。
  
      “你獨自離開圣山的時候,才是虛神,想不到短短二十年之后,你已經踏入天人境界,讓老夫也不得不感嘆一句,世事變化,果然無常。”圣者的聲音,像是真的在感嘆。
  
      “僥幸而已。”楊玄淡淡道。
  
      圣者點點頭,看了看楊玄之后,道“有什么問題,問吧。”
  
      “為何邀我入圣山?”楊玄開門見山。
  
      “神算子老家伙說你是唯一一個能突破這方天地的人,邀請你入圣山,只是我對神算子的信任而已。”圣者直言不諱道“提前結個善緣,總比結仇要好。”
  
      “為何要我做第二圣子,并賜予滅殺權限?”楊玄又問。
  
      “你很重要,當時赤空修為在你之上,麾下勢力數百倍的高于你,我此舉,不過是為了保護你罷了。”圣者又道。
  
      楊玄點了點頭,這與他猜想的并無不同。
  
      深吸了一口氣之后,楊玄問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何謂突破這方天地?”
  
      “你可知我入天人多少年了?”圣者突然問。
  
      “不知!”楊玄回答道。
  
      “已經快三百年了,但至今卻不得寸進。”圣者搖頭,似在嘆息“帝凌霄,謝征衣,包括被你殺了的蕭寒玉,哪個不是如此,那個不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渴望著逃脫這個牢籠。”
  
      “牢籠?逃到哪里去?”楊玄想了想,問。
  
      “便是牢籠,至于逃到哪里去,說實話,不知道,但總比困死在這里,看不見任何希望要好。”圣者道。
  
      楊玄深吸了一口氣,這樣的答案,比沒有答案好不到哪里去。
  
      “圣山的那塊開天經,在哪里?”楊玄轉過了話題,又問。
  
      “在赤空手里。”圣者回答道。
  
      “最后一個問題。”楊玄看著圣者。
  
      “你問。”圣者直視楊玄。
  
      “你到底是誰?”楊玄一字一頓。
  
      圣者沉默了,過來不知多長時間,才緩緩道“我姓金,我叫金戰役。”
  
      金戰役?
  
      凌霄寶殿,金戰役?
  
      楊玄臉上全是震驚,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所謂的圣者,盡然是三百年前,凌霄寶殿最為杰出的弟子,武神好友的金戰役。
  
      “你是金戰役?凌霄金戰役?”楊玄有些不敢相信。
  
      “我是金戰役,但與凌霄寶殿已經沒有關系。”金戰役淡淡道。
  
      “為何?”楊玄好奇心爆棚。
  
      “那是另外一個故事了,與你無關。”金戰役搖頭,神色不變。
  
      深吸了一口氣,楊玄這才強自按捺下驚訝的情緒,只是目光,卻還在金戰役臉上徘徊。
  
      “還有問題嗎?”金戰役淡淡問道。
  
      “武神去哪里了?”楊玄問。
  
      “去器殿吧,有人在那里等你,可能他能回答你這個問題。”金戰役嘆了口氣道。
  
      器殿?
  
      楊玄眼中泛起絲絲疑惑,他現在越來越感覺,這圣山的組成,處處透露著奇怪。
  
      楊玄在疑惑,金戰役忽然笑了笑,道“楊玄,你知不知道,外界現在盛傳你是天下第一人。”
  
      “是嗎?”楊玄壓下了心中的疑惑,不置可否。
  
      “你壓服帝凌霄,逼得謝征衣當場認輸,又斬殺冰宮蕭寒玉,四神域中,現在唯有我,沒有和你交過手了。現在外人都在猜測,你我之間會不會大戰一場。”金戰役笑言道。
  
      “哦?有這樣的傳聞?”楊玄還是不置可否。
  
      “我不會和你打!”金戰役搖搖頭,道“我的修為,與蕭寒玉不過伯仲之間,與你打,那是自討沒趣。”
  
      “那就告辭了!”楊玄起身,拱了拱手。
  
      “要走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我們這些老家伙,等了太長時間了。”金戰役忽然道。
  
      “可以!”楊玄點頭,然后轉身。
  
      待楊玄離去后,圣奴從黑暗中走出,道“大人,青天圣子的修為……?”
  
      “深不可測,我不是他的對手。”金戰役搖頭,停了停,又道“把消息傳出去,就說我三招之內,敗于楊玄之手。”
  
      “這……恐怕……”盛奴一愣,然后猶豫道。
  
      “就這樣傳吧,省的天下人亂猜,話說回來,我的確不是他的對手。”金戰役嘆息道,似乎在感慨。
  
      “可是楊玄畢竟只是圣子,這樣傳出去,怕是對您的……”
  
      “你看他與我平起平坐,哪里有圣子的樣子了?”金戰役似乎在苦笑“何況他現在手握百萬雄師,真神無數,又有仙門勢力簇擁,新出現的妖族之主,也是他的弟子,他本身已經自成一脈了。”
  
      “……”圣奴也嘆了口氣,無奈點頭“是,我會把消息傳出去的。”
  
      。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追光娱乐官网最新版 生肖时时彩 彩库宝典APP 长春麻将三风蛋什么意思 福建11选5选号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 微乐棋牌 游戏打麻将四人麻将 陕西11选5选前三直选走势图 重庆时彩 nba季后赛得分榜 五分彩 血流麻将怎么玩 辽宁快乐12选5走势图 湖北30选5开奖视频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