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滅心魔,入器殿

第五百七十三章 滅心魔,入器殿


  黑氣的速度很快,快到楊玄都來不及反應,就被黑氣撲在了身上。
  轟!
  下一刻,天旋地轉!
  剛鉆入楊玄體內的心魔,正要肆意發揮,就看見眼前站著一個人,身上散發著神圣的光輝。
  心魔一愣,然后眼睛瞇了起來。
  “你是誰?”它試探著問。
  楊玄的元神笑了,這一刻,他忽然覺得這個心魔還有那么一點點可愛,可愛到都不想殺他了。
  “路過的。”元神笑道。
  “那趕緊滾,要不然我吃了你。”心魔大氣的揮了揮手,示意元神趕緊滾開。
  元神砸吧了一下嘴,這心魔的腦袋,怕不是有問題吧。
  “你來這里干什么?”元神反問。
  “干什么?桀桀。”心魔獰笑著:“我要把這里的人都殺光,你還不趕緊滾,別擋著我殺人。”
  “可是這里只有我一個人,你讓我滾了,就沒人殺了。”元神笑瞇瞇的道。
  心魔明顯腦筋有些轉不過彎來了,面色呆滯。
  半晌之后,他才猶豫著道:“那怎么辦?要不然你別滾了。”
  元神無語,這心魔怕是真的智商有問題吧。
  不過想想也是,心魔自誕生起,就被赤空想辦法壓制,自然沒見過多少世面,智商不足,可也是正常。
  “來了就別走了。”元神說了一句,然后一把抓了過去。
  他不想和一個傻子說那么多。
  “你還敢打我?”心魔大怒,舉掌相迎。
  轟轟轟!
  一聲巨響過后,心魔趴在了元神腳下,不住喘氣。
  “打不過,打不過。”心魔老實的可愛。
  元神眼中也有驚訝,這心魔的實力,竟然與帝凌霄都差不了多少了,如果他不是有元神分身的話,被赤空和心魔內外夾攻,結局怕是很難說了。
  想到這里,元神再無猶豫,一把抓下去,將心魔抓成了一個黑色的團子,拿在了手中。
  外界,被困在黑白牢籠之間的赤空身體猛然一震,接著臉上露出了強烈的難以置信。
  “你把心魔……??”他震驚的看著楊玄,有些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剛才那一瞬間,他和心魔之間那種奇異的聯系忽然完全斷絕,再也感覺不到。
  難道心魔被消滅了?
  “還打不打?”楊玄不想解釋什么,淡淡問道。
  赤空愣了愣,失卻心魔的他,忽然感覺一身輕松。
  “不打了,打不過!”他道。
  牢籠消失,赤空掉在了地上。
  “孫戰呢?心魔呢?”他呆呆的問楊玄。
  “死了!”楊玄只說了兩個字。
  赤空一愣,過了老半天,才好不容易收拾了心情,接受了這個事實。
  想不到這次竟然因禍得福,一次性處理了心魔的問題,只是可憐了孫戰,也因此而殞命。
  “孫戰其實是個可憐人。”他看著楊玄淡淡道。
  “這世間沒有什么可憐人,他在三十年前就應該死去了。”楊玄淡淡道。
  他與孫家的恩怨,時至今日,終于有了一個了結。
  其實嚴格來說,孫戰并非死于他手,而是死在了自己手中,死在了仇恨之下。
  他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釋放出了他以為強大無比的心魔。
  他但并不知道,心魔最后并未為他達成心愿。
  其實這對他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與其帶著無盡的仇恨去死,還不如讓他以為,心魔可以為他復仇。
  赤空沒在說什么,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塊紅色的木牌,直接扔給了楊玄,道:“這是那塊開天經。”
  楊玄接過了最后一塊開天經,看都沒看,就扔進了儲物戒指中,然后轉身就走。
  走了兩步,他又停了下來,并未轉身,卻忽然道:“你還有底牌沒使出來吧?”
  “有嗎?我哪里有什么底牌。”赤空笑瞇瞇的道:“打不過就是打不過。”
  楊玄沒再多問,只是說了一句:“走了。”
  “走的時候,能不能帶我一個。”赤空在他身后喊道。
  “如果還有位置,我不介意!”楊玄沒回頭,淡淡的說了一句。
  “那就謝了!”赤空似乎是松了一口氣。
  兩大圣子之間的戰斗結束了,結局在所有人的預料之中。
  赤空圣子雖然也是天人,但在能踏凌霄、平天池、滅冰宮的青天圣子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眾人雖然知道結局,但其中恩怨糾纏,內幕玄機,又沒有多少人知道了。
  這一戰,其實眾人意猶未盡。
  他們并未看見預想中的滅世大戰,反倒是看見了楊玄舉重若輕,輕描淡寫的就將赤空擊敗,讓赤空交出了開天經。
  雷聲大,雨點小。
  不過這話當然沒有人敢說出來,除非他不想活了。
  圣山安靜下來,兩人帶來的波瀾,逐漸消退。
  而在這個時候,楊玄終于找上了器殿。
  器殿在圣山的北方,其實距離圣殿并不遠。
  看著各種原材料被源源不斷的運送進去,又有各種千奇百怪的器物被運送出來,楊玄目光閃動。
  與其說器殿市一座宮殿,倒不如說它是一座大型的工廠更加來的貼切。
  “殿下,我們殿主有請,請隨我來。”器殿的一位執事恭恭敬敬的對楊玄道。
  楊玄收回了遠眺的目光,點了點頭,隨在那執事的身后。
  穿過寬敞的道路,楊玄隨著那名執事進入到了一個方形的建筑里面。
  建筑里面十分寬闊,裝飾簡約,像是一個巨大的廠房。
  事實上,堆放在建筑內部的那一堆堆的各式各樣的零件,無不標注著,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廠房。
  “這邊請!”執事走向了墻角的一個金屬門。
  走到跟前,執事在一側的墻上按了一下,金屬門向兩側滑開。
  楊玄眼中露出了驚訝。
  這分明就是一個電梯啊。
  “殿下,這是我器殿獨有的東西,名為云天梯,采用機械傳動,以原石為動力,可以運載人與物體,直上直下。”執事微微有些自豪的道。
  “這是你們殿主發明的?”楊玄驚訝的問。
  “自然,我們殿主學究天人,上通天文,下知地理,這云天梯,還有殿下所乘坐的原力車,都是我們殿主的發明。”執事顯得特別自豪。
  楊玄啞然。
  看著這個異世界的電梯,這一刻,他對那個素未謀面的器殿殿主產生了濃厚道極點的興趣。
  執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后率先走近了電……云天梯。
  楊玄隨后進入,發現里面的空間還是很大的,放下一輛原力車都不成問題。
  執事在墻上的一排按鈕上按了幾下,電梯微微一震之后,向下開始滑動。
  楊玄散開了神念,但下一刻,他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因為他發現,自己的神念被緊緊的關在電梯之內,竟然探不出去。
  他微微撫摸四壁的材料,竟然發現,這部云天梯采用的材料,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默默計算,電梯在大約下降了近千米的距離之后,停了下來。
  門開之后,一個寬敞的通道展現在了楊玄面前。
  “殿下,這邊請!”執事在前領路,拐了一個彎之后,站在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金屬門之前。
  “殿主就在里面,殿下請自進去。”執事對楊玄躬身后,轉身離去。
  大門悄無聲息的打開,一抹光亮透了出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快速赛车开奖技巧 有限责任公司可以发 科乐长春麻将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走势图 吉林11选5计划软件 证券投资分析师 快赢481走势图合并200 天津快乐10分介绍 黑龙江6十1 英冠积分榜 重庆荣昌三人血战麻将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 3d今日开奖结果 炒股平台哪个好用 850棋牌让多少人倾家荡产 秒速飞艇两面盘连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