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斬龍劍下血滿天

第六百五十八章 斬龍劍下血滿天

大殿內陷入了沉默。
  
  當日吳文說出這話的時候,他們只是哄堂大笑,不屑一顧。
  
  但如今這話從掌門嘴里說出來,不知為何,他們都隱約產生了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掌門,我長生門屹立蓬萊千年不倒,一個小小的魔頭白起,能奈我何?”有長老在蒼白的臉色之間顯出不屑。
  
  話音剛落,伴隨著一聲巨響,大地都開始顫抖。
  
  “怎么回事?”紀長生猛然抬頭。
  
  “報……報告掌門,白……白起來了。”一名滿身塵土的長生弟子飛奔而入,神色慌張。
  
  “什么?”眾人齊齊驚呼,他們剛才還在議論白起,這白起就來了?
  
  “他帶了多少人?”有長老連忙問。
  
  “沒……沒帶人,就他一人……”
  
  “就他一個人?”那名問話的長老頓時漲紅了臉,怒叫道:“簡直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我去會會他。”
  
  說罷,他整個人飛身而起,直接沖了出去。
  
  長生門外,楊玄神情淡漠,凌空而立,腳下原本那宏偉輝煌的山門,已經化作了一片廢墟,其下多名長生弟子不斷發出慘呼,血肉模糊。
  
  “你……你敢……這里是長生門,你安敢放肆?”一名金丹修士在一側怒吼,卻怎么也不敢上前。
  
  楊玄看都沒看他一眼,手指只是輕輕彈出,一縷金光激射而出,瞬間洞穿了那名金丹弟子的額頭。
  
  “你……”金丹弟子只來得及說出一個你字,便怦然倒地,氣息全無。
  
  原本還躍躍欲試的其他長生門弟子頓時打了一個寒顫,齊齊向后退去,再也不敢靠近半步。
  
  “白起,納命來。”一聲歷喝從遠處傳來,在大殿內最先沖出的那名長老看見此地景象,頓時目呲欲裂,直覺一股怒吼直沖頭頂,燒的他痛不欲生。
  
  “安長老……”一眾長生門弟子齊聲高呼。
  
  “安長老來了,太好了,這下白起在劫難逃。”
  
  “安長老縱橫蓬萊數百年,未有敵手,區區白起,根本不在話下。”
  
  一眾弟子像是有了主心骨,心中石頭落地,開始吶喊助威。
  
  一道巨大劍光瞬間出現在天空之上,如游龍飛舞,兜轉一圈之后,直落而下,被安長老拿在手中,然后狠狠的向楊玄斬了下來。
  
  “斬龍劍!”他狂喝出聲。
  
  天光大亮,伴隨著他的狂喝,一時間,整片天空都大放光明,到處都是劍光,密密麻麻,不計其數。
  
  紀長生等人慢了一步,等趕到的時候,就看見漫天的劍光聚散有度,直接向凌空虛立的楊玄沖了過去。
  
  “是斬龍劍。”有長老低呼道。
  
  斬龍劍屬于長生門上乘劍術,極難修煉,需要引劍氣入體,每日修煉不輟,歷經百年,方能有些成就,也是長生門中最難習練的劍術之一。
  
  但正所謂付出多少,便能收獲多少。
  
  斬龍劍一旦修煉有成,威力極大,同級劍術,很少有能匹敵者。
  
  安長老原名安化元,也是長生門的老人,一生煉氣,只修了這一門劍術,卻淫侵其中,深得斬龍劍個中三味,就算在長生門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有數高手之一。
  
  此時他含怒出手,全力施為,斬龍劍術在瞬間已經被他推演到了極致,漫天劍光之間,就算是真龍,怕也要被他斬個稀巴爛。
  
  就算是紀長生,在看見安化元這一招斬龍劍之后,眼中也露出了驚嘆之色。
  
  “安長老這一招斬龍,乃蓬萊絕響,真乃……”他贊嘆道。
  
  但下一刻,話還沒說完,他臉上的贊嘆便都化作了愕然。
  
  不但是他,包括他身后的其他長生門的長老,以及所有在此地的長生弟子,臉上都出現了愕然。
  
  不錯,愕然。
  
  因為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漫天劍光鋪天蓋地的席卷而下,彌漫了楊玄周圍所有的空間,但面對這些能斬真龍的劍光,楊玄卻僅是伸手輕輕一握。
  
  輕輕一握,像是抓住了一把空氣,又或是摘下了一朵鮮花。
  
  噗!
  
  一聲輕響過后,漫天的劍光像是被一條看不見的繩索牽引著一般,俱都往楊玄的掌心匯集,只一個呼吸之間,便完全消失不見。
  
  安化元愣住了,修道數百年的他,什么場面沒見過,但眼前這一幕,卻讓他完全摸不著頭腦,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斬龍?呵!”楊玄眼中有一絲譏諷,安化元的斬龍,連武神星虛神境武者的攻擊都不如,又豈能對他造成傷害?
  
  下一刻,他輕輕攤開了手掌,掌心之中,似有一輪太陽。
  
  劍光如日,發出萬丈光芒,光芒如劍,耀的安化元眼睛都睜不開。
  
  一種淡淡的溫暖傳來,讓他似乎是回到了出入煉氣的那些時日,他記得,那時候的陽光,也是如這般溫暖。
  
  溫暖的感覺襲遍全身,但身體上傳來的刺痛,卻讓他瞬間驚醒。
  
  啊!
  
  一聲巨大的慘叫從他嘴里驚天發出,震的周圍的空氣,都在震蕩。
  
  此刻的他,有無數的劍光刺入了他的體內,讓他像是一只渾身是血的刺猬。
  
  鮮血激射而出,瞬間染紅了天空,在如血的殘陽中,安化元的慘叫聲逐漸衰弱下去,終于消散。
  
  光芒消失,安化元人已經支離破碎,化作了漫天的碎片,洋洋灑灑的飄散了下來。
  
  直到臨死前的一刻,他都沒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安化元死了,死在的長生門所有人的面前,死的眾人連一點反應都有沒有,死的眾人臉上的驚愕都還未曾消散。
  
  過了好半天,終于有人反應了過來。
  
  “白起,我殺了你。”
  
  紀長生身后的另一名長老怒吼一聲,整個人身化紅芒,如一道血色長河,直接沖向了楊玄。
  
  于此同時,另一側的一名老者二話不說,一躍而起,身在半空中的他,便自腰間掏出一條細長繩索,揮舞之間,如三環套月,帶出三道劍氣光環,狠狠的向楊玄套了過去。
  
  “劉長老不可。”紀長生瞬間清醒,連忙出聲阻止,但卻為時已晚。
  
  兩名長老已經臨近楊玄身前,都使出了生平最厲害的手段,勢要將眼前的魔頭一擊斬殺。
  
  “我說過,生,或者死,只有一次選擇的機會。”漫天紅霞之中,三道劍氣光環凌空飛降,楊玄的聲音卻依然平淡:“既然你們都選擇了死,那么我就成全你們。”
  
  嗤!
  
  話音剛落,有無數金光自虛空中出現,如皓月當空,星辰列張,將天地轉化為了黑夜。
  
  紀長生面色狂變。
  
  ()
  
  全本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三峡游戏中心安卓版下载 如何通过免费网上调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3分彩计划 七乐彩综合走势图表图 德甲派系 重庆耍友麻将下载 新11选5 论坛 江苏时时彩 快乐8是不是骗局 四川快乐12任起5 36选7开奖结果今天福建 2020德甲赛季 金宝棋牌游戏? 重庆时彩直播 股票指数基金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