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七百二十章 自有主張

第七百二十章 自有主張

妖族亂了!
  
  此亂,為大亂!
  
  妖族,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整體實力比人類也差不了多少。
  
  在現任妖王蛟龍精身死,上一任妖王熊無極重傷失蹤之后,不甘心屈居人下的妖族,終于迎來了它自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動亂。
  
  短短數日,天下大亂,妖物頻出,普通民眾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
  
  大申!
  
  沈浮臉色難看,看著不住咯血的熊無極,他忍不住一陣煩躁。
  
  雖然他知道這并非熊無極的錯,可是事態發展到了今天這個地步,還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人類整體實力優于妖族,但,正所謂有千日做賊,卻無千日防賊,妖族多居于山林,來去自如,劫掠過后,便一哄而散,令人防不勝防,短短幾日,大申境內,已經多有處城市被妖族光臨,城毀人亡。
  
  朱星河看起來倒是很平靜,不過他眼中的擔憂卻已經出賣了他。
  
  仙門雖然是天下第一宗門,但是也正因為這樣,攤子鋪的很開,防備起來也很難。
  
  燭光晃動,房間內已經多出一個人影。
  
  沈浮和朱星河連忙躬身,齊聲道:“師尊!”
  
  楊玄并未理會二人,徑直走到了熊無極面前。
  
  熊無極在笑,大笑,完全不顧自身嚴重的傷勢。
  
  “師……師父,弟子沒給您丟臉,弟子將那條小泥鰍一口一口的撕碎了。”熊無極口中不住流血,卻依然笑的很燦爛。
  
  他才不會管什么天下大勢,他只知道,自己報仇了,爽了。
  
  楊玄搖了搖頭,對他這個弟子的熊腦袋,他也很無奈。
  
  手指淡淡伸出,綠瑩瑩的光芒如初生的嫩芽一般沒入了熊無極的胸口。
  
  以楊玄此時的修為,熊無極那嚴重到極點的傷勢,也不過是多付出一些靈氣而已。
  
  不出片刻,大黑熊身上的傷勢全然愈合,如果不是胸口那黑黝黝的胸毛上片片嫣紅的話,完全看不出受過傷。
  
  沈浮和朱星河眼中全是驚嘆,對自己這位師尊的手段,再次五體投地。
  
  “謝謝師傅!”大黑熊一轱轆從床上跳下來,不斷的傻笑。
  
  仇也報了,傷也好了,這個世界太美好了,當然,如果沒有旁邊兩個死人臉的師弟的話,那就更好了。
  
  “師尊!”沈浮忍不住了,上前躬身道:“如今妖族大亂,不斷攻擊人類城市,普通百姓流離失所……”
  
  “我知道了!”楊玄打斷了他,淡淡道:“此事我自有主張。”
  
  沈浮一愣,看了看朱星河。
  
  朱星河想了想,躬身道:“師傅,弟子認為,既然熊師兄已經痊愈,不如由熊師兄出面,約束天下妖族,如此一來,人類與妖族也可以泰然處之。”
  
  沈浮眼睛一亮。
  
  是啊,熊無極本來就是妖王,如今反叛者已死,他順理成章就能登上妖王寶座,然后再約束萬千妖族,這場大亂便迎刃而解。
  
  “弟子附議!”想到這里,沈浮連忙踏前一步道。
  
  “你的意思呢?”楊玄看了看大黑熊。
  
  “不不不!”熊無極一顆熊頭搖的像是撥浪鼓一樣:“我才不當什么妖王,我要跟著師傅走。”
  
  經過蛟龍精反叛這件事,他算是看出來了,自己根本不是什么當妖王的料,別看現在蛟龍精已經被他打死了,可保不準什么時候就會再跳出來一個蛟龍精二,蛟龍精三。
  
  打架他喜歡,玩政治,他不喜歡。
  
  楊玄見大黑熊一個勁的搖頭,于是點頭道:“既然你不愿意再做妖王,那也隨你。“
  
  停了停,他對朱星河與沈浮道:“至于妖族之事,我自有主張,你們不用管了。”
  
  說完,不待兩人詢問,他又對朱星河道:“楊家在仙門那邊,不可有特權對待,循序漸進,使之逐漸融入仙門即可。”
  
  朱星河嘆了口,點頭表示答應。
  
  他終生都在玩弄權謀,楊玄這樣說的意思,他再清楚不過。
  
  楊家的一切,都是楊玄給的。
  
  如果楊玄一走,短時間還看不出什么,可時間一長,楊家的地位必然會受到懷疑,到那個時候,楊家堪憂。
  
  唯有將楊家融入仙門,借仙門勢力庇護,才能永久的傳承下去。
  
  “沈浮!”楊玄又看向了沈浮。
  
  沈浮身體一顫,連忙躬下身子:“師尊!”
  
  “我以前對你過于苛刻,你不恨我吧?”
  
  沈浮忽然感覺自己眼睛有些發酸。
  
  說實話,他對楊玄的感情,真的很奇怪,經歷了大恨大怨,到最后的尊敬,他自己都說不上是自己面對楊玄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態了。
  
  “弟子不恨!”沈浮老老實實道。
  
  楊玄笑了笑:“這怕不是你的實話,我就要走了,日后和你朱師兄精誠合作,不要鬧矛盾,他當年所作所為,都是受了我的命令。”
  
  沈浮心中感覺到一股從來沒有過的暖流,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感受到了楊玄將自己當成了真正的弟子對待。
  
  僅此足以!
  
  “師傅,弟子受師尊大恩,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弟子從來不敢有一刻忘記。”沈浮跪在了地上,叩首道。
  
  “沒那么嚴重,起來吧。”楊玄揮了揮手,將沈浮扶了起來:“我仙門功法博大精深,你師兄弟日后需當精研,勤練不綴,你我師徒也未嘗沒有再見的時候,此次歸來,我已對仙門核心功法做了補充,你可前往仙門研習。”
  
  沈浮大喜,說實話,他在武道一途越往前走,就越覺得路窄,但無楊玄的肯首,他無論如何都不敢修煉仙門功法,可是此時有了楊玄點頭,以他的資質和財富,相比很快就能有所得。
  
  “另外,你族中弟子如有天資聰穎者,你也可擇優相授,不受仙門約束,這算是我對你的一點補償吧。”楊玄又道。
  
  “師尊……”被稱為千古一帝的沈浮,此時竟然覺得自己鼻子開始發酸,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層紗,眼前的景物都開始模糊。
  
  “恭喜師弟!”朱星河笑著恭喜。
  
  楊玄說的這些事,早就和他商議過了。
  
  “至于你……”楊玄看向了熊無極。
  
  “師傅啊……”熊無極吧嗒一下趴在了地上,如山一般的身體開始顫動。
  
  他抽噎著道:“師傅啊,這次無論如何你都不能丟下我了,師傅,求求你啊,帶著我。”
  
  “好歹你也是做過妖王的人,趴在地上像什么樣子。”楊玄笑罵道。
  
  “我……我……我這不是跪不下去嘛。”大黑熊說著,將自己粗壯的小短腿伸了出來給楊玄看。
  
  朱星河與沈浮差點笑出聲,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好了好了,你隨我走便是。”楊玄無奈道。
  
  “好勒!謝謝師傅,師傅真好。”大黑熊跳起來高興道。
  
  不知為何,沈浮與朱星河忽然有些羨慕起大黑熊了。
  
  不過他們兩人牽扯實在太多,就算是想放下一切,隨楊玄離開,也是不能。
  
  “對了,你二人可曾見過你們的大師姐?”楊玄忽然問。
  
  他出現在武神星這么長時間,想必消息早就傳開,可是小雀兒卻仍然不見蹤影,這件事十分奇怪。
  
  ()
  
  全本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网上卖什么软件赚钱 进击的猿人 管家婆免费版资料大全 山西太行麻将大全安卓 双色球开奖结果彩客网 捕鱼街机游戏机价格 850游戏害人的事例 29选7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中国石油股票代码 怎样识别熊猫麻将开 德国pk全天计划 标准普尔4321资产配置图 大地棋牌客服中心 今天陕西快乐十分钟 涨停的股票能买吗 云南临沧麻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