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死里逃生

第七百三十二章 死里逃生

恍惚之間,楊玄忽然感覺星空之中出現了一頭兇狼,四只巨大的狼爪轟然拍下,踩碎了虛空。
  
  紅色的狼眼射出兩道兇光,如恒星泯滅一般,震動星空。
  
  嗷!
  
  一聲巨大狼嚎傳遞而至,讓星空都在發抖。
  
  巨大的壓力讓楊玄的身體開始顫抖,持著黑色長刀的右臂,瞬間泛起一連串的波紋,血管不自然的凸起,扭曲,在僅堅持了一秒之后,就爆裂了開來。
  
  鮮血橫飛,黑色的河流逆流而回,狠狠的撞向楊玄的胸膛,將他的胸膛撞出一個巨大凹坑。
  
  楊玄在笑,慘笑。
  
  實力上巨大的差距,竟讓他連一式完整的招式都使不出來,就被打成了重傷。
  
  綠色的靈氣飛速的彌漫在他的胸口,試圖恢復他的傷勢。
  
  但沒有人給他這個時間,巨狼咆哮之下,那一雙狼爪直接向他按了下來。
  
  楊玄直接放棄了對自己的治療,轉而將所有的力量匯入了雙臂之中,然后推了出去。
  
  但卻并不是防守,而是進攻。
  
  當所有的防守都無效的時候,那就不如進攻。
  
  黑白兩色出現在星空之中,一上一下,而在這黑白世界中,夾雜著咆哮而起的水火之力。
  
  道道金芒如彎月一般閃爍其間,割裂了虛空,照亮了黑暗。
  
  轟!
  
  剎那間,末日降臨,巨大的閃光如恒星爆炸一般以兩人交戰的位置為中心,彌漫了出去,映照的所有人眼前都是一片雪白,看不見任何東西。
  
  光芒散盡,時間定格。
  
  狼獨靜靜站立,在他的面前,漂浮著一個血人。
  
  “死了!”有人嘆息,不忍再看。
  
  “沒呼吸了,身體都被打爛了。”有人做出判斷。
  
  “不出我的所料,只需一招,不,只有半招。”有人得意洋洋。
  
  “天級高手出手,哪里還有幸存的道理。”有人搖頭。
  
  “他的膽量我佩服,竟然敢率先出手。”有人贊嘆。
  
  “唉,可惜了。”雷利搖頭嘆息。
  
  琴冰沉默不語,盯著血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說什么的都有,但唯獨沒人認為楊玄會活下來。
  
  靈清跺著腳:“這人,自己死了不要緊,還給人族帶來的麻煩。”
  
  靈江臉色蒼白:“人都死了,你說這些……沒死?!!”
  
  他話還沒說完,就發出了驚呼。
  
  與此同時,驚呼聲此起彼伏。
  
  “沒死?”
  
  “竟然沒死?這怎么可能?”
  
  “天,這都沒死,難道狼獨手下留情了?”
  
  琴冰眼中露出奇異的光芒,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
  
  雷利臉上露出笑容,喃喃道:“好弟弟,我真的是太喜歡你了。”
  
  楊玄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鮮血直流。
  
  在所有的驚嘆聲中,在所有的人注視下,他身體搖晃,腳步虛浮,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倒下。
  
  但,他還是站了起來,頂天立地。
  
  甩了甩身上的血沫子,楊玄忽然笑了,邊笑邊搖頭,卻疼的呲牙咧嘴。
  
  他費勁的抬起手臂,沖狼獨吃力的招了招手,然后吐出了兩個字:“再來!”
  
  狼獨沒再來,他只是看著楊玄,口中無聲的吐出了幾個字:星空之體?
  
  除了楊玄與他,無人能知道他說的是什么。
  
  轟隆隆!轟隆隆!
  
  虛空忽然震動起來,道道巨大的裂縫逐漸出現在黑暗之中,有不明的奇異氣息開始顯露。
  
  “大帝之體要出現了。”有人驚呼。
  
  碎裂的虛空像是褶皺了的紙張,開始扭曲,變形,逐漸圍成了一個牢籠,似乎要將所有人的人包圍進去。
  
  狼獨看了看四周,眼中忽然出現了一絲狠色。
  
  星空之體,令他心動。
  
  下一刻,他直接向楊玄抓了過來。
  
  嗤!
  
  一道金色的閃電劃破了虛空,向著他的手劈了過去。
  
  但,狼獨連動都沒有動,任憑那道金色閃電擊中了自己。
  
  閃電碎裂,消散!
  
  楊玄最后的倔強也消弭于無形,陣陣眩暈感開始沖擊他的腦海。
  
  要死了么?他問自己。
  
  大概是真的要死了吧。他又回答了自己。
  
  一問一答,就是生和死。
  
  只是他還有很多事沒做,心有不甘罷了。
  
  沒人再顧得上看楊玄,空間開始褶皺,裂開,第二階段就要來了。
  
  星空開始變化,如銀河倒懸,星辰墜落,褶皺的星空帶著眾人開始進入一個奇異的世界。
  
  狼獨的手終于到了楊玄的面前,然后狠狠的向著他的咽喉抓了過去。
  
  這一抓,會讓楊玄咽喉盡碎,由生到死。
  
  就在此時,陷入沉睡的六維甲忽然傳來了一絲隱晦的氣息。
  
  緊接著,楊玄胸口那沾滿鮮血的三角圖案之上,忽然泛起了絲絲微弱的亮光。
  
  下一刻,楊玄的身子猛然向后一退,讓狼獨的大手直接落在了空處。
  
  狼獨一怔,再要伸手去抓的時候,星空忽然大變。
  
  黑色的裂縫瞬間蔓延,將這處被圍起來的虛空分割成為了無數更小的星空。
  
  而有一道裂縫就突兀的出現在了楊玄和狼獨之間,將他們兩人分隔在了兩個世界之內。
  
  看著眼前的虛空裂縫,狼獨臉色陰沉。
  
  即便是他,也無法跨越這由帝威形成的阻隔,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楊玄在他眼前消失。
  
  “算你好運!”狼獨冷哼一聲,道。
  
  虛空裂縫繼續蔓延,原本整齊的星空繼續被分割成為一處處小世界。
  
  眾人都被強行分開,被分散在了無數空間內,少的幾個人,多的數以萬計。
  
  楊玄渾身是血的身上泛出絲絲綠芒,木靈氣在努力的恢復他的傷勢。
  
  在過了很長時間之后,他終于感覺自己沉重的傷勢有所減緩。
  
  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他站了起來。
  
  “狼獨!”他輕輕的咀嚼著這兩個字,眼里全是冰冷。
  
  從沒有一刻,他覺得死亡離他如此之近。
  
  如果不是恰好大帝遺藏再出次顯威,而六維甲又在適當的時候幫了他一把的話,他刺此刻極可能已經是死人一個。
  
  說到六維甲,他眉頭皺了起來。
  
  不知為什么,他總有一個奇怪的感覺,那就是在到達這里之后,不管是天珠還是地珠,或者是人珠,都奇異的沉默了下來,連一點氣息都不曾顯露,好像是有所顧忌一般。
  
  這種奇異的感覺來的快,去的也快,僅在心中一晃而過,就消失不見,讓人懷疑是不是幻覺。
  
  思索了半晌,不得要領之后,楊玄這才有空打量四周。
  
  如刀切豆腐,肆意蔓延的虛空裂縫已經將這方星空完全切割開來,成為一處處獨立的空間。
  
  而在此時,這獨立的星空中,已經有淡淡的金茫開始閃爍。
  
  楊玄不知道在這第二階段內,大帝之體會以怎樣的方式出現,他只知道,如今,他急需要這大帝之體來增強實力。
  
  之前吸收了不少大帝之力,他的修為已經增長不少力量幾乎是之前的兩倍。
  
  如果大帝之體的力量與之前他吸收的力量總和相當,他估計自己極可能會接近合體中期的臨界點。
  
  “狼獨,你加諸于我身上的痛苦,我會千百倍的還給你!”他冷冷自語!
  
  “這只是一個美麗的夢,但永遠不可能實現!”
  
  身后,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购买股票指数 足彩进球彩 大唐麻将全集官网下载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金龙策略配资 小说打字赚钱平台官网 下载大众麻将新版本 今晚好彩1开奖号码 新浪英超 闲来安徽麻将 河北省11选5 龙江福彩p62基本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的开奖 辽宁33选7走势图500期 香港精选六肖期期准 国际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