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七百六十章 一個游戲

第七百六十章 一個游戲

看臺上,原本小晶坐著地地方,空空如也,只留下兩個軟綿綿倒在地上的侍女。
  
  凱撒隨著楊玄的手向外看去,當他看見小晶的位置空了的時候,神色猛然一變。
  
  淡藍色的光罩瞬間散去,凱撒身形如電,向兩名侍女所在的位置掠了過去。
  
  而當他到達的時候,就看見楊玄已經蹲下了身子,在探著兩人的鼻息。
  
  凱撒微微一愣。
  
  不過現在不是追究這個時候,他直接俯下身子向著兩人的頭頂摸了過去。
  
  “死了!”楊玄語如寒冰。
  
  凱撒在的手在兩人頭頂一觸即釋,臉色開始變得陰沉無比。
  
  “你的條件就是她?”半晌后,他冷冷問。
  
  楊玄的聲音比他更冷,只回答了一個字:“是!”
  
  “為什么?”凱撒問。
  
  這次楊玄沒回答,面沉如水。
  
  朱莉和幾個神官都掠了過來,臉上都有些不明所以。
  
  剛才他們的注意力都被凱撒與楊玄的戰斗吸引,都不知道后面發生了什么事。
  
  凱撒深深的吸了口氣,忽然道:“今天的戰斗到此為止,送客!”
  
  楊玄死死的盯著他,一字一頓的問:“人呢?”
  
  “這不關你的事。”凱撒似乎失去了耐心,冷冷道:“之前的事一筆勾銷,從今天起,你不會再受到葉斯家族的追殺,慢走,不送。”
  
  說完,他轉身就要離開。
  
  唰!
  
  一道黑色的閃電忽然出現,向著他的后背斬了過去。
  
  凱撒身子微微一動,不知何時消失的長槍再次出現在他的手中,于千鈞一發之際,擋住了楊玄的長刀。
  
  轟!
  
  劇烈的爆炸化為肆意暴虐的能量,瞬間向周圍擴散出去。
  
  李杜爾臉色大變,拉著貝斯直接向后飛退,同時手臂猛揮,在身前布下來層層屏障,抵擋狂暴的能量。
  
  烏鬧和丁龍也是差不多的反應,烏鬧臨退之前,還沒忘了拉著朱莉,而丁龍的做法與李杜爾一樣,也在身后布下來層層能量屏障。
  
  咔嚓咔嚓!
  
  剛剛布下的能量屏障直接破碎,狂暴的能量如巨浪一般將他們淹沒。
  
  等能量散盡之后,丁龍和李杜爾同時噴出一口鮮血,臉上全是駭然。
  
  剛才兩人在能量護罩里面打,他們還不覺得什么,可是此時親身體會,方才了解了兩人的可怕。
  
  僅僅是一絲外溢的能量,就能讓他們兩位神官同時受傷,如果正面硬抗,怕是連渣都不剩。
  
  肆意的能量直接將看臺摧毀,又波及到一個巨大的范圍之后,才逐漸消散。
  
  凱撒臉色陰沉無比,他看著楊玄,一字一頓道:“你這是找死。”
  
  楊玄強忍心中瘋狂的殺意,從牙縫中崩出幾個字:“我只問你,人呢?”
  
  就在此時,一個黑衣武士忽然從飛了過來,并遠遠的停下。
  
  “凱撒少爺,我們少爺讓我給您傳句話。”武士高聲道。
  
  凱撒陰沉著臉,目光在那武士身上掃視,半晌才陰沉道:“說。”
  
  “卡薩少爺說,人在他哪里,想要的話,就來黑風星吧。”
  
  嗤!
  
  一柄黑色的長刀忽然抵在了那名武士的咽喉,楊玄眼中全是殺機,一字一頓問:“黑風星在哪?”
  
  長刀下壓,那名武士的咽喉已經流出鮮血,但他臉上的表情卻絲毫不變:“這位大人,我只是一個傳話的,黑風星的坐標并不是什么秘密,隨便找人問問就知道。”
  
  唰!
  
  一道槍芒忽然從楊玄的身后刺來,破碎了虛空。
  
  楊玄腳尖輕點,側身避開了槍芒。
  
  金色的槍芒去勢不停,直接穿透了那名武士的咽喉,卻又兜轉了回來,將他的身體也化作了粉末。
  
  凱撒收回長槍,神情冰冷:“查度,這是我葉斯家族的事,現在離開這里,我可以不追究你毀壞我宮殿的事。”
  
  “呵,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卡薩是你的哥哥吧?”楊玄目光如冰,幾乎要凍結一切。
  
  “這不是你能管的事。”凱撒冷冷道:“我再說一遍,離開這里。”
  
  “我也要告訴你一句話,如果她有什么事,我會讓整個葉斯家族陪葬。”楊玄一字一頓道,然后收起長刀,轉身就走。
  
  凱撒好像根本沒聽見楊玄的話,他只是冷冷道:“別去黑風星,假如我在黑風星看到你,我會殺了你。”
  
  這次楊玄并未轉身,他走到烏鬧幾人面前,沉聲道:“走!”
  
  烏鬧張了張嘴,卻什么都沒說出來。
  
  這一刻,他發覺自己已經不認識眼前這個人了。
  
  ……
  
  黑風星沒有四季,因為它常年被黑色的能量之風籠罩,不見天日,不見生命。
  
  荒涼死寂的黑色大地像是一張黑色的地毯一樣,歪歪扭扭的鋪著。
  
  而那一座座怪石嶙峋、高聳入云的黑色山峰,更是像一把把利刃一般,直插天際。
  
  在最高的那座山峰之上,卡薩負手而立。
  
  這種奪取別人珍貴東西的感覺,讓他整個人都舒爽了起來。
  
  凱撒踏著虛空走來,在卡薩面前站定,眉頭緊皺,冷冷道:“人呢?”
  
  “你猜!”卡薩獰笑著,目光如毒蛇。
  
  “我沒空和你玩這么幼稚的游戲。”凱撒冷冷道:“把人交出來。”
  
  “可是我想和你玩。”卡薩依然是滿臉獰笑:“弟弟,這不是我們從小到大都在玩的游戲嗎?”
  
  黑色的靈蛇順著地面游走,在接近凱撒身邊時候,忽然暴起,向著凱撒的咽喉噬咬而去。
  
  凱撒揮了揮手,毒蛇便化作了一縷輕煙。
  
  卡薩瘋狂笑著:“我的好弟弟,你還是這么警覺,從小到大,我好像從沒有一次偷襲成功過。”
  
  凱撒目光更為陰沉,他再次冷聲道:“卡薩,放人。”
  
  “嘖嘖嘖,連一聲哥哥都不叫嗎?”卡薩贊嘆道:“果然是我的好弟弟呢。”
  
  他踱著步子,用壓抑的瘋狂低聲道:“不如我們再來玩一次小時候的游戲?”
  
  凱撒的臉色變得極為冰冷,看著面前那滿臉瘋狂的哥哥,他心中有一種極為壓抑的感覺。
  
  卡薩繼續獰笑著:“弟弟,我們玩一次我藏你找的游戲,如果你能在三個小時內找到那個人類女人,我以后就再也不會針對你了,如何?”
  
  凱撒從他的話中聽出一絲異樣,沉聲問:“三小時?”
  
  卡薩瘋狂大笑:“因為我這蛇毒發作的時間就只有三小時啊,三小時后,那個卑劣的女人就會化作濃水而亡。”
  
  他滿臉猙獰:“我的好弟弟,這個游戲很好玩呢,你不但要找到那個女人,而且還要找到被我藏起來的解藥,怎么樣,弟弟,好玩嗎?”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100期货配资 排列5彩票2元网走势图 天天玩捕鱼 长沙麻将高级技巧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95期 意甲联赛视频直播音乐 手机版天津麻将单机 特工简.布隆德归来 福彩20选8玩法中奖规则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 江苏时时彩 网赚真的赚钱吗 哈尔滨麻将机排风 越南河内1分彩开奖结果 国外网站赚钱 优乐江西麻将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