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八百六十五章 三皇戰楊玄

第八百六十五章 三皇戰楊玄

宋青玉張了張嘴,實在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樣的仇恨,讓兩大皇者能不顧臉皮,做出這等圍攻和乘人之危的事情來?
  
  轟!
  
  一生巨響之后,楊玄揮手驅散了四散的能量碎片,潮紅的臉上,已經壓抑不住的泛出一絲蒼白。
  
  施化元畢竟是老牌皇者,他雖然在力量上相差不多,可實際上并非真正的皇者,真打起來,就顯得力有不逮。
  
  如果放在平時,如施化元這等境界的對手,正適合做他的磨刀石,用以磨礪自己的道,但此時,他絕對沒有這個心情。
  
  心急小雀兒安危的他,恨不能肋生雙翅,飛到孟家。
  
  就在他考慮要不要以縮地成寸遁走的時候,突然臉色一變。
  
  下一刻,施化元哈哈大笑。
  
  “是什么風將二位吹著來了?”他看著橫掠而至的孟之堂與孟之壽,眼中有疑惑的光芒閃爍。
  
  “李白,我看著你這次往哪里跑?”孟之堂咬牙切齒的道,看向楊玄的目光,要多陰毒,有多陰毒。
  
  孟之壽干脆向施化元抱拳,道:“施兄,請助我二人拿下此子,日后必有厚報。”
  
  “哦?”施化元大感興趣,問道:“以二位的修為,竟然還拿他不下?”
  
  “施兄有所不知,此子有一門遁術,極其詭異,擅長憑空消失,曾數次在我二人手中逃走。”孟之壽恨恨的解釋道。
  
  當然,關于他們被楊玄整的灰頭土臉的事,他自然不會說。
  
  “原來如此。”施化元頷首,沉吟片刻,又道:“只是不知道……”
  
  “丹方見著有份。”孟之壽知道施化元想說什么,果斷道。
  
  “好!”施化元再無顧慮。
  
  而這個時候,楊玄心中卻在暗暗叫苦。
  
  他萬萬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孟之堂與孟之壽竟然趕了過來。
  
  三大皇者圍攻之下,他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兩說,更不要說脫身前去孟家了。
  
  內心焦急的他,已經在開始考慮退路了。
  
  “不好,他要遁走。”
  
  與楊玄交手不下十數次的孟之堂一看楊玄身邊有電光泛起,立刻大喊。
  
  唰!
  
  孟之壽不管三七二十一,抬手就是一記虛空之刃,瞬間到了楊玄眼前。
  
  楊玄無奈,只能暫時放棄了遁走的打算,抬手握拳,帶著滿天火焰的拳頭直沖沖的砸了出去,將虛空之刃砸的倒飛而出。
  
  但下一秒,孟之堂的金色飛輪卻已經到了他的身后。
  
  轟!
  
  金月在千鈞一發內形成于楊玄的身后,與飛輪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將楊玄身后的空間,都撕裂成為了碎片。
  
  劇烈的震動如水波紋一樣襲擊過來,讓楊玄的身體開始搖晃,片刻后,嘴角便逸出血漬。
  
  連續硬接三大皇者的力量,他終于受傷。
  
  “我要你死。”孟之堂大喝一聲,整個人已經融入了飛輪之中,帶動飛輪,再次斬殺過來。
  
  與此同時,孟之壽手中的虛空之刃,已經降臨到了楊玄頭頂。
  
  “施兄請出手。”孟之壽大聲喝道,虛空之刃狠狠斬下。
  
  施化元不再猶豫,身形一動,白紗頓時鋪天蓋地的舒展開來,彌漫整個星空。
  
  境界到了他們這個地步,早就將無所謂的道義拋在了腦后,一切皆以利益出發,對于三人圍攻這件事,做的是得心應手,毫無羞愧之色。
  
  三大皇者同時出招,霎時間,整個星空都淪陷了。
  
  宋青玉驀然感覺到一股極大的危機,似乎自己隨時都有可能喪命。
  
  大恐之下的他來不及招呼,整個人瞬間向后退卻,離開了原地。
  
  而等他轉過身來再看時,頓時張口結舌,滿臉的恐懼和難以置信。
  
  只見在他剛才站立的地方,早已成為一方絕地,肆意瘋狂的能量咆哮著,怒吼著,將來不及撤離的皇庭之衛一個接一個的撕成了碎片。
  
  慘叫聲,絕望聲此起彼伏,猶如人間煉獄。
  
  上百僥幸逃生的人個個狂奔而逃,只恨爹媽少生了兩天腿。
  
  宋青玉硬生生的打了個寒戰,心中已被恐懼塞滿。
  
  戰場中,面對三大皇者的必殺一擊,楊玄感覺自己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整個人像是被千斤巨石壓在地上一樣,動都動不了。
  
  甚至,在這一刻,連他體內的靈氣星云,都停止了轉動。
  
  攻擊尚未到達,龐大的壓力已經壓的他口吐鮮血,身受重傷。
  
  “給我死來。”孟之堂滿臉的猙獰,飛輪直泄而下,毀滅星空。
  
  而緊隨其后的,是孟之壽的虛空之刃,與施化元的星空白紗。
  
  下一刻,三大皇者的力量瞬間交匯。
  
  一整片星域在一瞬間就變成了碎片,在三大皇者的能量中交錯中,一切都在瞬間成為了塵埃,不復存在。
  
  就連那無形的虛空,也在這龐大如海的力量中起了褶皺,然后轟然碎裂,將冷冽的星空風暴宣泄出來。
  
  但,唯獨不見了楊玄。
  
  孟之堂抬起飛輪,忍不住咆哮起來:“人呢?”
  
  施化元眼中奇光連閃,剛才那一瞬間,楊玄如憑空消失一般,連他都鎖定不了位置,堪稱奇絕。
  
  孟之壽臉色鐵青,從牙縫中蹦出幾個字:“我們就在這里等,他走不了。”
  
  施化元問道:“此話何解?”
  
  孟之壽調整了一下情緒,這才解釋:“此子這種遁術似乎有限制,從哪里消失,只能從哪里出現,所以我們只要等在這里,就不怕他逃走。”
  
  與楊玄交手十幾次的他,早就摸清楚了楊玄的套路。
  
  “原來如此!”施化元這才明白。
  
  不說三大皇者靜靜等待,卻說進入遺忘之地的楊玄已經是滿心的焦急。
  
  他沒有任何時間浪費在這里。
  
  小雀兒安危未定,他如果再耽誤時間,恐怕……
  
  他不敢往下想了。
  
  只能一搏。
  
  下一刻,他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他出來了。”孟之壽猛然大喝。
  
  不用他說,孟之堂的金輪早就向著楊玄斬了過去。
  
  與此同時,施化元的白紗也降臨下來,向著楊玄纏了過去。
  
  無奈之下的楊玄只能再次回到遺忘之地,避過了這必殺一擊。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楊玄又數次嘗試,但無一例外,每次一露頭,就必然遭到三人的圍攻,根本脫身不得。
  
  漸漸的,他的心再難以平靜。
  
  焦急、絕望、擔憂等種種情緒交織出現,如潮水一樣一波接一波的沖擊著他的心靈,讓他原本已經古井不波的心,掀起了滔天巨浪。
  
  終于,在第十三次突圍失敗后,他將瘋狂的目光投向了存放大帝之心和大帝之骨的方向。
  
  那可能是他唯一的機會。
  
  ()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安徽11选5走势图表一定牛 单双中特期期公开 福建麻将有金的规则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基金资产配置里其他是什么 福彩喜乐彩走势图 金都棋牌游戏? 河北十一选五历史遗 超级大乐透 宏琳策略配资 捕鱼欢乐炸官方网站 516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遗漏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 jdb龙王捕鱼1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