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 第九百五十一章 主祭星

第九百五十一章 主祭星


  話音落下,一大片飛艦直接騰空,來到了雕像上方。
  那種傳送光束再次出現,而這一次投下來的東西,卻直接讓楊玄眼中出現了極度危險的光芒。
  從光芒中出現的,竟然是數萬名來自各個種族的個體。
  有天琴族,半神族,甚至還有天狼族人,不一而足。
  而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雙目發紅,滿臉猙獰瘋狂,嘴中喘著白氣,涎水流出,拉成絲線。
  他們的狀態,竟與當日的赤空及琴朵兒一模一樣。
  楊玄冷笑了起來,然后將神念悄無聲息的探入了離他最近的一名人族男子體內。
  灰蒙蒙的天地,無光無亮,一根散發著寒氣的黑色鎖鏈一頭探入灰色,另一頭直接沒入了虛空。
  而這一次,楊玄終于看清楚了。
  那沒入虛空的鎖鏈,分明一根接著一根的纏繞在了不同的雕像身上。
  這就是所謂的引子,當真是好引子。
  楊玄不住的冷笑。
  待所有的引子投放完畢之后,狼之炎面無表情的騰空,雙手再次做出奇異姿勢,口中喃喃自語,不知在誦念著什么。
  片刻后,他猛然大張雙臂,雙目幾乎突出,口中大聲喝道:“魂引,祭!”
  一個祭字一出,剎那間,天地大變。
  原本明朗的能見星河的天空,僅在一瞬間就隱去了蹤跡,變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一絲絲黑色的霧氣從那二十幾座雕像之上彌漫而出,在空中肆意的飛舞盤繞。
  幾秒之后,那些絲線就迅速變粗變大,成為了一條條黑色的鎖鏈。
  鎖鏈舞空,大地顫抖,遠處的山巒都在崩塌。
  站在空中不斷做著手勢的狼之炎整個人都被汗水打濕,顯然這樣的過程,也耗費了他大量的精力。
  楊玄本來想直接出手破壞,卻又停了下來。
  一來,他很想看看,這些人究竟在做什么。
  二來,假如他現在就出手破壞的話,很可能會打草驚蛇,致使他見不到那幕后的黑手。
  斬草就要除根,這個道理他比誰都清楚。
  黑色鎖鏈繼續飛舞,片刻后,異變再起。
  從那一個個被稱為魂引的各族族人的身上,也冒出了黑色的鎖鏈,在肆意飛舞了片刻之后,竟然與從雕像身上出現的鎖鏈連接在了一起。
  下一妙發生的事情,令楊玄心中直接涌現出了無限殺機。
  只見隨著鎖鏈連接,一個個猙獰瘋狂的生命就那樣直接化為了一團血霧,順著黑色的鎖鏈,如聳動的長蛇一般,流進了雕像之內。
  有那么一瞬間,楊玄似乎看到雕像像是活了一樣,周身充滿了黑色的血肉。
  但當他再仔細看過去的時候,那些個雕像卻又恢復了正常,依然是靜悄悄的站立在了那里。
  不,還是有所不同的。
  此刻,從雕像身上散發而出的氣息,多了幾分血腥,多了幾分陰冷。
  而且,就在那些雕像的腳下,竟有汩汩鮮血流出,順著早就刻畫好的凹槽,慢慢的,緩緩的流動,然后組成了一副極度詭異,極度嗜血的圖案。
  紅黑相間的光芒充斥整個廣場,似乎給這里捂上了一個巨大的罩子。
  精疲力盡的狼之炎從空中落了下來,卻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那位隨時候命的將領連忙伸手去扶:“炎祭祀,你沒事吧?”
  狼之炎摸了摸頭上的汗,搖頭道:“沒事,只是脫力了,休息會就好了。”
  接著,他長舒口氣:“總算不辱使命,就是不知道其他人哪里如何了。”
  “我問問,您稍等!”
  說完,那將領走向一邊,拿出了通訊器。
  片刻后,他面露喜色,走過來道:“炎大人,其他祭死大人那邊也完成了,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好,我命令你率領大軍鎮守這里,對于任何闖入者都有權利直接擊殺,茲事體大,將軍萬萬在心。”狼之炎沉聲道。
  “是!”那將領鄭重行禮,轉身就去安排。
  狼之炎一直看著海量的天狼戰士將這里圍了個水泄不通之后,這才感到放心。
  此時他也休息的差不多了,于是飛起離開。
  楊玄最后看了一眼被那些天狼戰士圍起來的詭異大陣,眼角露出冷意,卻并沒有進一步行動,而是再次跟在狼之炎身后。
  等狼之炎回到原地,其他三名祭祀都在等候,見他回來,臉上不約而同的出現放松神情。
  “其他祭星如何了?”狼之炎剛落下,就問。
  “不清楚,但沒意外的話,應該也是完成了。”狼之行回答,又道:“此時距離狼神祭開始還有不到四個小時,如果還沒完成,要耽誤大事。”
  “應該沒問題,雖然命令下的急,可事前準備很充分,大可放心。”狼之妙道。
  “但愿如此。”狼之炎長舒口氣。
  其實楊玄本來是想一巴掌將這幾個人拍死,不過他對即將進行的狼神祭十分好奇,所以就忍耐了下來,準備先看看再說。
  時間流逝,轉眼間四個小時過去了。
  但出人意料的事,眾人意料之中狼神祭卻并未開始。
  “怎么回事?”狼之炎感覺不妙,滿臉的疑惑。
  “不知道!”狼之行也是一樣的表情,甚至有些惶恐。
  如此重要的事情,他可不想在他們這里出什么差錯。
  狼之妙反倒很鎮定,直接拿出了通訊器,準備詢問。
  片刻后,他臉色一般,沉聲道:“信號中斷了。”
  “怎么可能?”狼之傷叫了一聲,也拿出了通訊器,按了幾下。
  “真的斷了?”他滿臉的不信。
  “可能出事了。”狼之炎沒再試,只是一臉的嚴肅:“現在情況不明,我們不能自亂陣腳,這里是祭星,如果有異,大帝一定會知道,我們要做的,就是鎮守這里,保證萬無一失。”
  他的話如用一顆定心丸一樣讓其他三人迅速鎮定了下來,稍微經過商議,幾人便準備返回祭祀地點,親自盯著。
  但就在幾人剛準備離開的時候,腳下的大地去無緣無故的顫動起來。
  幾人大驚失色,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數秒之后,漫天灰色的霧氣忽然開始消散,露出了一望無垠的星空。
  幾人都是滿臉的迷茫,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他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又過了數秒,原本一望無垠的星空之中,忽然從不同的方位,出現了四個黑紅相間的光點。
  光點只是一晃,便瞬間擴大。
  而這一次,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那分明是四道燦若星河般的光束。
  四人渾身狂震,失聲驚呼:“我們這里是主祭星?不可能!!!”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平特一肖500赔多少钱 足球让球即时指数 pc蛋蛋怎么玩 四川快乐12选5定胆 上海11选5在线开 赌博打鱼游戏技巧 梦幻国际棋牌app 下载 3d独胆王预测 股票融资费用 四川金7乐中奖规则 湖南闲来麻将下载 31选7开奖查询结果 炒股软件上市公司 玩什么网游能赚钱 打牌老是输是什么原因 秒速赛车是国家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