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拒嫁三王爺 > 第六百零五章 免跪

第六百零五章 免跪

    可她這在行那五谷輪回之事兒,正行到一半,這也是不可能立馬提著褲子就往外走呀!
  
      所以就讓她家小弟喊著吧,聽著小家伙的聲音那么歡快,也定是沒有什么惡人到她家來的。
  
      等他們悠悠然去到堂屋的時候,瞧著的就是一屋子的人。
  
      “宴洋,丘謹,快來,這是皇上近侍李公公。”
  
      李公公已經站了起來,笑看著他們。
  
      張宴洋心里哇哦了一聲,原來公公長這樣呀!
  
      “李公公好”
  
      “李公公好”
  
      “咳,看來你家的人都到齊了,咱家就長話短說了。”
  
      張宴習繼續恭敬的道“李公公請說。”
  
      李公公走到了堂屋的中間,然后右手自然的伸了出來。
  
      他身邊的小太監,忙把被自己恭敬地捧在手上的東西雙手抬高過于頭頂遞給他。
  
      “張家眾人聽旨。”神態有些嚴肅。
  
      哎,該來的還是要來,這是張宴洋的心聲,今日瞧著這幾個公公她就大概知道是什么事兒了。
  
      又要開始身不由己了哦!
  
      張宴習這時抱歉的看了他家小妹一眼。
  
      小妹從來沒有與他說過,她討厭這些虛禮,可作為她的大哥,與她相處了這么些時日。
  
      不用小妹說,他也是能夠理解她的想法,他家小妹此刻定時不爽極了,對這所謂的下跪禮儀也一定是嗤之以鼻的。
  
      他很抱歉讓小妹要因為他而做這樣的事兒,可目前的他卻無可奈何。
  
      張宴洋對她家大哥微微笑了笑,意思是無事兒。
  
      人生哪里能處處都隨意吶!
  
      處在這個世道,她過得已經夠自由自在的了,其中有很多都是她家大哥提供給她的,現在她就算是給了一點點回報吧。
  
      以后再遇著這樣的場合,她能避就避,實在避不了,那也只有迎頭而上了唄,就當讓自個兒練習了一下不同的體態,鍛煉身體了。
  
      正在他的膝蓋準備向下彎的時候,屋子里面又響起了一道聲音。
  
      “玄皇在咱家出來之前特意對咱家親口囑咐道,張家的婦女以及小孩兒都可以站著聽旨。”
  
      “謝吾皇圣恩”
  
      這下好了,張宴洋也不用跪了,小家伙也不用跪了。
  
      好吧,張宴豐小朋友就壓根兒不知道今兒個要跪的,從頭到尾他就沒有一個要跪的意思,一直都好奇的瞧著那個李爺爺手上拿著的那個黃黃的東西,那東西好像很有趣,是書卷嗎?怎么與他家大哥用的不一樣啊?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巴拉巴拉的很長一串。
  
      張宴豐小朋友就聽見兩個詞,其中一個是狀元,說的該是他家大哥吧?還有什么翰林院?
  
      其他的他要么聽不懂,要么就是純粹沒有聽見,因為他的心思都放在別地兒去了,那就是為什么他與他家阿姐站著,大哥還有謹哥哥都要跪著呀?
  
      這是個什么樣的行為?
  
      “張大人前來領旨吧!”
  
      “是,謝主隆恩”
  
      “嗯,張大人快快請起,午時之后大內就會派人來接張大人的。咱家還有別的旨要宣,就不再多留了。”
  
      張宴習把幾人送到了門口。
  
      “張大人請留步。”
  
      “嗯,李公公慢走。”
  
      幾人還要趕去孫家。
  
      路上
  
      一個小太監忍不住的道“李公公,那新科狀元瞧著還一表人才的,但是他……尤其是他的家人也太不懂事兒了一點呀!”
  
      李公公臉上沒有啥表情“噢,怎么個不懂事兒法?”
  
      而平日里面比較了解李公公的幾個公公都暗自的扯了扯這新愣頭的衣裳。
  
      但是他完全沒有理會。
  
      好不容易跟著出來一趟。
  
      本以為會得到一大筆的好處。
  
      結果……一個子兒都沒有瞧著。
  
      “沒禮貌呀,一點不熱情,咱們可是被皇上派出來的,可是奉皇上的旨意出來到他家宣旨,既是一點好處也不給您!”咳咳,當然不能說他自己呀。
  
      別人這一般給賞錢都是直接塞給領頭的,領頭的之后才會分給他們這下面的人的。
  
      瞧瞧這個張家的張宴習,可是一夕就從平民變成了狀元,皇上還直接讓他入了翰林院。
  
      這么大的變故,而且還是好的變故,這家人不應該很開心嗎?
  
      好吧!開不開心不關他的事,主要的是對于他們這種來傳旨的中間人,不該塞于一些好處嘛?他們才好在皇上面前,為其美言美言呀!
  
      怎么會有這么不懂事的人呀!也不知道怎么考上狀元的!
  
      更不知以后這樣的性子在官場上怎么混喲!
  
      李全子冷笑一聲“沒禮貌?呵呵,人家是沒請你進門嗎?還是請你進門的時候沒有端茶給你喝嗎?還好處?你還要什么好處?咱們本就是為皇上辦事兒。這就是咱們的職責,你還想著要好處啊?”
  
      那小公公額頭開始冒汗了“不是……李公公,奴才……”
  
      怎么好似怎么解釋都不對吶?
  
      不,不對的是李公公的態度呀!
  
      他們這種出來替皇上辦事兒的人,哪個明面上不都得捧著他們好言好語的對待?而且還會塞好些好處給他們,但是張家就是一界平民好嗎,盡然不上趕著討好他們?
  
      好吧,現在人家是狀元。可那又怎么樣?
  
      那張宴習不過也才剛剛起步嘛,而他們則可是在皇宮里混了很多年的,不討好他們,那張宴習以后在皇宮里面還混得下去嘛?可……可這李公公怎么是這么一個態度呢?
  
      李公公為什么是這么一個態度?
  
      呵呵,還能為什么?人家老奸巨猾,又常年都伺候在玄皇身邊,慣會揣測皇上的心思。
  
      沒錯,這如果是去其他的人家,去到其他的官員家中傳旨,那定然是得收一大筆的好處費的。
  
      而且這好處給少了,給得不符合他心意了或者怠慢了他,他還真就會在有機會的時候,會在皇上面前為他們差言去的。
  
      可這次很明顯不一樣呀!
  
      那天定下這南川來的毫無根基的張宴習作為這一屆的狀元的時候,李公公是全程都咋場的。
  
      不好意思,玄皇的一舉一動他都是看在眼里,入到心里面的。
  
      還有過年那天玄皇與榕妃是跑到了哪里去了,他也是一清二楚的。
  
      另外,今日他們出來之前,玄皇對他說那番話的時候的表情他也還是記得的。
  
      那無奈中帶著的笑意,可是驚呆了他的。
  
      。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