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凌霄大圣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暴怒

第四百三十三章 暴怒

        瞧得洪烈與聶盤山兩人如同喪家之犬一般離開,那三階陣師氣不打一處來,當即便震道:“你們兩人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區區一個毛頭小孩便將你們嚇成這個樣子,就算今日離開紀家又能如何?有何顏面在豐城立足?”
  
      兩人離開的步伐忽然一頓,倒不是心中有什么激昂興起,而是一股炙熱的溫度讓兩人后背生疼。
  
      回頭一看,原來是三階陣師的身上突然出現一股明火,這火焰將其完全包裹,任憑三階陣師如何掙扎也壓制不下去,慘叫聲更是凄厲無比。
  
      聽著這殺豬般的慘叫聲,兩人唇亡齒寒,都是不自主的顫抖起來。
  
      也正是這一刻,大廳中出現一個嫵媚的身姿,這身姿一看便知是個女人,而且是一個萬中無一的女人,足以令任何男人瘋狂的女人。
  
      啊!!!
  
      三階陣師不斷的哀嚎,片刻后便化成了一堆焦炭,一點生命跡象也沒留下。
  
      洪烈與這三階陣師接觸最多,他是最知道三階陣師能力的人,此刻這么強的一個人卻毫無抵抗的倒在面前,簡直是駭破了他的膽。
  
      再看突然出現的女子,洪烈目光閃動,想起紀辰在義峰的所作所為,忍不住叫道:“是靈姬女帝!狐妖一族的靈姬女帝,這種火焰堪比三昧真火,無法撲滅,這絕對是靈姬女帝!”
  
      身后的聶盤山立馬色變,他哆嗦道:“誤會!都是誤會,紀家的如今全是這三階陣師與洪烈害的,與我沒關系啊,我從今往后絕不會再踏足豐城,我會走得遠遠的,聶家的產業全部送給紀家。”
  
      說著聶盤山便要走,他已經決定,今日只要離開紀家便遠走高飛,一輩子也不回這個地方。
  
      洪烈則是談虎色變:“你這個老雜碎!竟敢將黑鍋全部推給我!”
  
      說著洪烈也不再求饒,直接展開修為朝著大廳外飛出,他知道再多的求饒都沒用了,紀辰根本不會放過他。
  
      面對兩人的逃走,紀辰絲毫不為所動,只是淡淡說道:“全部殺掉吧,麻煩了。”
  
      這話顯然是對靈姬女帝說的。
  
      很是滿意紀辰這懇求的語氣,靈姬女帝淡淡笑了笑,大片的火焰在院子里燃起,整片空間被完全封死,洪烈和聶盤山立馬成了籠中鳥,是怎么也飛不出。
  
      反倒是火焰越發迅猛,聶家和洪家的人全身起火,無可論如何也撲不滅。
  
      靈姬女帝并沒有立馬將他們抹殺,而是火焰炙烤,慢慢燒死,這算得上是最痛苦的死法了。
  
      一時間更凄慘的叫聲從院落外響起,大廳內的大長老等人雖然不知道他們如同痛苦,可聽此聲響便知這是如何的折磨。
  
      聲音雖慘,可大廳內的眾人無不覺得解氣,特別是大長老與二長老,這段時間洪烈聯合聶盤山,再加上三階陣師,紀家完全是無路可走,為此紀家死傷了多少人?
  
      今日這口惡氣總算是伴隨著慘叫聲消失的一干二凈。
  
      激動的站起身,大長老由衷的對著紀辰拜拳:“少族長,從今以后我大長老唯你馬首是瞻!”
  
      二長老也激動道:“以前的過錯我全部承擔,從今以后你紀辰便是整個紀家的龍頭!”
  
      紀辰急忙扶起兩人,從之前的冷冽中恢復過來:“兩位切勿如此,若是給老爹知道真該怪罪我了。”
  
      說完紀辰又從儲物袋中拿出許多陣圖,說道:“將這些陣圖分發給各位弟兄吧,他們都有不輕的傷勢。”
  
      兩個長老含淚收下陣圖,包括他們在內的許多族人都受了很重的傷。
  
      滿意的點點頭,紀辰這才對著大廳外走去。
  
      溫暖的陽光照射在身上,院落中卻清冷肅殺,當紀辰走出時,院落中已滿是黑色灰燼,那是敵人化成的焦炭,靈姬女帝則是靠在樹下把玩著樹葉,青蔥玉指令人向往。
  
      見紀辰出來,靈姬女帝慵懶道:“人我殺了,以后那株材料是我的了。”
  
      紀辰苦笑:“都是你的。”
  
      大長老和二長老以及其他族人隨即出來,紀辰轉過頭來,看著稀少的人群,問道:“大長老,咱們紀家該不會就剩這幾個人了吧?”
  
      若真是如此,那紀辰勢必要去掀翻聶家和洪家的老巢。
  
      大長老搖頭道:“放心吧,我們紀家的人都活的好好的,我知道今日洪烈上門找茬,昨日便將所有族人送往后山了,他們現在絕沒有大事。”
  
      后山,自然便是紀辰當時的秘密基地,也是紀辰崛起最初的起點。
  
      紀辰放心的點點頭:“那我老爹呢?應該也在后山吧?”
  
      聽到紀覺山,大長老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一副想說不敢說的神情。
  
      紀辰感覺事情不妙,幾乎是吼道:“怎么了?老爹出事了?你說話啊!”
  
      大長老呼吸急促,說道:“這還得從一年前說起,當時你留下大量陣圖離開豐城,我們紀家便靠著這批陣圖在豐城一家獨大,占據的市場比越來越大,洪烈和聶盤山雖然聯手抗擊,卻也沒什么大用,因為羅曼小姐時常會幫助我們。”
  
      “可是在半年前,羅曼小姐離開了豐城,她離開后紀家雖然不似以往那般強勢,不過也始終占據龍頭位置,可就在一個月前,洪烈和聶盤山忽然帶著大批人沖來紀家,見人就殺。”
  
      “我們紀家高手不少,幾經周轉便將他們兩家人擊退,就在我們準備慶祝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三個黑衣人,這三個黑衣人修為十分了得,一個照面便將我與二長老重傷。”
  
      “我知道,這還是他留手了,不然的話我們二人必定瞬間暴斃,當時情況緊急,族長讓我們先退,他攔住那三人。”
  
      紀辰緊張道:“然后呢?”
  
      大長老小聲道:“然后族長至今也沒有回歸……”
  
      “什么!”
  
      紀辰腳下的地板瞬間爆裂,四周連變得冰寒無比。
  
      “老爹死了?”紀辰快要發狂。
  
      大長老急忙說道:“絕對還沒死,你看!”
  
      說著大長老便拿出一個盒子,木盒中有一個雞蛋大小的水晶球,里面有著紀覺山留下的神識,這是每一任族長都會做的事,留下神識,若是神識熄滅便代表族長死亡。
  
      此刻水晶球中的神識依舊跳動,紀覺山顯然還沒死。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