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初唐大農梟 > 第兩百八十八章 九成宮的烏龍

第兩百八十八章 九成宮的烏龍

    后世的海鮮之所以賣的死貴死貴,那是因為產量與食用人群不成正比,在這個時代賣的貴,則是因為沿海漁民的海上捕撈水平很有限,運輸緩慢,又沒有冷藏技術,一旦弄上來的海產死了臭了,又不能吃了,所以,在內陸生活的達官權貴,有錢都未必能吃的著海味,價錢自然就爆高了。
  
      于秋現在完美的解決了捕撈技術,運輸緩慢,和冷藏技術等各方面的問題,這就讓生活在內陸的達官權貴和富人群體有了一個吃海味的機會,懂得商業運作的他,很快的就將這股吃海鮮的風潮給掀了起來。
  
      現在,即便是長安的物價日益下跌,一只一斤以上的梭子蟹,在兩市的菜市場也能賣到五百錢,一只兩斤左右的十足大龍蝦,則是能賣到一貫錢,如果是經過于氏連鎖酒樓的烹調,那么價格還會翻倍的往上漲。
  
      所以沙門島四周數十萬個箱籠里面,裝的全都是錢。
  
      “大家吃螃蟹都喜歡吃它肚子里的蟹膏吧!所以,母蟹會更加受到大家的歡迎,然而,母蟹的數量,關系著螃蟹群體的繁衍發展,這就需要在養殖上從一開始就偏重母蟹,并且要根據養殖資源,有計劃的捕撈,上市銷售。”于秋看到養殖箱里有許多公螃蟹之后,向沙門島負責養殖梭子蟹的百姓們講解道。
  
      “那咱們不養公蟹,把公蟹全部都撈起來?”
  
      于秋點頭道,“是的,而且,不要放到海里,直接吃掉,漁船在海上捕撈的公蟹,只要不是太小,都不要放,直接煮粥吃掉,大蝦也是如此,這樣能給母蟹和母蝦空出食物資源,一些蟹殼,魚鱗之類大家不吃的部位,集中起來還能生產成高檔的雞鴨魚飼料,不能隨意丟棄,污染環境不說,還浪費。”
  
      眾人聞言連連點頭,并一齊動手,開始起箱挑起了螃蟹和大蝦,這時,房玄齡和長孫無忌才知道,一個方圓一丈多的竹箱籠里,就有過百只一斤左右的大螃蟹或者十足大龍蝦,放眼望去,沙門島四周可是有數十萬個這樣的竹箱籠,他們兩人板著手指頭算了算,然后得到了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沙門島居然養殖了幾千萬只大螃蟹,這都夠大唐所有的人吃好幾只的了。
  
      于秋在各類海產養殖的區域逛了逛,給了大家很多類似的指點之后,便給闞棱和劉勝下了一道命令,讓他們問問島上的人,自己的生活中還缺些什么。
  
      其實,他從一上島就看到了很多問題,三萬多人,可不能光靠吃海產過日子,青菜糧食也必須要有,適當的開一些海灘地,種點海蘆筍,海英菜或者甘藍菜等,是非常有必要的。
  
      糧食的儲備也不夠足,萬一連續幾天刮大風,漁船不能出海的話,大家的吃飯問題就沒著落了,必須得修建糧食儲備倉庫,囤積足夠多的糧食。
  
      “呃,不是說好試船的么?怎么你就整天在島上管這些雜事了?”
  
      第一天要是這樣子過,房玄齡和長孫無忌也就不說什么了,可連續好多天,于秋都是對于沙門島的建設和產業發表意見,做規劃整改,房玄齡和長孫無忌就不干了,他們跟過來,主要就是想看看拓海號在海上有什么樣的性能,應用于水軍作戰,能有多大的威力。
  
      可是,自從拓海號把貨物卸下來之后,他們就再也沒有看到過它的身影,直接被那些駕駛學院開到了遠海去了。
  
      “試船嘛!船員去試就好了啊!難道你們覺得我堂堂一個都督親自駕船合適么?”于秋攤了攤手道。
  
      “可是,我們到這里來就是想見識一下這鋼甲船在海上的厲害之處的啊!”幾天時間,頓頓吃海鮮吃的有些膩歪的長孫無忌道。
  
      他原本看到各種沒見過的大海魚,都感謝新奇,想嘗嘗它的味道,現在,看到這些海洋生物,甚至是吹著帶有魚腥味的海風,他都會感覺不適。
  
      “相信我,你們一定會慶幸自己沒有跟船出海的。”于秋笑著道。
  
      空船在海上做航行訓練,其速度和顛簸程度,和過山車可能有的一比,像他們這種不適應巨大顛簸的人,肯定會吐的稀里嘩啦的。
  
      當然,除了這方面考慮,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這不,就在三人談話的時間,一個親衛飛奔著的往他們的位置送來了一封長信。
  
      信紙展開,才看了一個開頭,于秋就知道,長安出大事了。
  
      當所有人以為山東世家子廣造軍械和海船,是想在海上跟洺州軍來一次較量的時候,卻沒想過,他們先一步在長安發動了。
  
      太子李建成以皇帝李淵久不在長安理政,于國不利為由,率領東宮六率衛共三萬多兵力前往九成宮迎接李淵回宮。
  
      帶著大軍讓皇帝做違背自己主觀意愿的事情,說白了,就是兵諫造反。
  
      不過,有個比較特殊的情況是,李建成是太子,他只要找了一個說的過去的理由,任何人都不好攔他,關鍵是,滿朝文武,也沒有幾個人有要攔他的意思。
  
      當大家以為,李唐就要變天了的時候,秦王李世民快馬殺到了,正好將他堵在了九成宮的門口。
  
      要知道,九成宮本來就有一萬多的宿衛,再加上李世民天策府一萬多的騎兵,相加起來,總兵力就不亞于李建成了,沒有了把握了李建成突然就改了主意,不僅沒有讓軍隊攻打九成宮,還指責李世民帶兵直撲九成宮,是圖謀不軌,自己率兵而來,就是為了防止李世民圖謀不軌,與李世民對他的指責如出一轍。
  
      雙方各執一詞,在九成宮門前打起了嘴仗,這就逼的李淵不得不出來說話了。
  
      他現在其實是兩個兒子都不信,但是,也不想讓天下人看李家的笑話,首先答應了李建成回長安辦公理政的請求,又獎勵了李世民平定西北邊患的功勞,然之后,對東宮和秦王府的官員進行了大量的提拔和調動,幾乎剝奪了他們直借調動軍隊的權力。
  
      這個處理結果讓李世民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嘴巴子,他恨自己不應該著急忙慌,跑來的那么快,如果讓他們打起來了之后,自己再出現,太子的位置,妥妥的就是自己的了。
  
      可現在,為了和李建成一樣洗脫自己的嫌疑,他也不得不任由李淵在天策府安插自己的人手,調離自己的親信,亂活稀泥了。
  
      不過,冷靜下來之后,他又意識到了些什么,李淵遠遠沒有看上去那么不作為和糊涂,這次自己和李建成差點大打出手,最終得利的,竟然是李淵以及一路跟隨他起家的那些人。
  
      也就是說,李淵對威脅自己皇位的人,一直保持著警惕,包括李建成和自己,甚至還有故意將自己置身事外的李元吉。
  
      這次李建成出兵九成宮,李元吉可是以自己的兵馬在洛陽,距離太遠,不能在李世民回長安之前趕到為由,沒有參加,若是他真的跟李建成是一條心,將自己的人馬也拉過來,那么,九成宮前,恐怕已經血流成河,李建成極有可能成事。
  
      因為,李建成手中的兵力如果倍數于李世民和李淵的話,他未必就不敢發動,勝算是很高的。
  
      各打了五十大板的結果,李建成和李世民內心里都不滿意,同時,也讓所有朝臣內心里天人交戰,他們或是怕殃及池魚,或是覺得,李唐這樣兄弟闔墻,不是長久之計,說不得會像前隋一樣,只統治了天下短短三十幾年便被推翻,不由的,大家將目光都看向了洺州。
  
      如果李唐的統治崩盤,那么,最有可能接替李唐王朝,成為新的天下之主的,就是洺州的于秋。
  
      哪怕是于秋真的無心帝位,但一定時間內,生活在洺州,對他們來說,或許會更加安全。
  
      因為,長安指不定那天就打起來了,只要選擇了站隊的人,無論是站在那一方,都有一定的危險性。
  
      所有,臨近七月,長安許多的權貴之家,都以送小孩到洺山書院讀書為由,或舉家,或者出動大部分重要人員,往洺州而來,導致洺州所有酒店都客滿,民宿出租房的價格,再度大幅上漲。
  
      “你屬下的人辦事很不牢靠,長安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他們不多多收集情報,詳細匯報上來,卻跟你說什么酒店客滿,房租漲價的事情,簡直不知所謂……”長孫無忌看過于秋遞給自己的長信之后焦急道。
  
      也虧得他現在是在沙門島,還能從于秋這邊看到一點關于長安那邊的情報,要真是跟著拓海號出海在外,恐怕會對長安的情況一無所知。
  
      “長安的事情關我什么事?洺州的房租價格上漲,對我來說才是頭等大事,到洺州來做工的外來務工人員,如果辛辛苦苦干一個月的活,卻全都交了房租,那么他們繼續留在洺州干活的意愿就會下降,這對洺州未來的發展很不利。
  
      趙河,統一傳訊給各個產業的負責人,讓他們給屬下外來務工人員發放房補,每月不低于二百錢,讓民政署敦促各個工程隊,擴招工人,加快民居建設速度,入冬以前,第一批商品房必須要上市銷售。”
  
      于秋的話讓長孫無忌和房玄齡很無語,世界上,還真有這樣不關心國朝政治格局變化的人,他們甚至覺得,李淵就算拿李唐江山來跟于秋換洺州,于秋都未必會換。
  
      在趙河領命退下去辦事之后,他們便開始請求于秋帶自己兩人回洺州去,即便是長安發生的事情已經是好幾天前的事情了,他們也想要盡快的知道情況,搞清楚下一步自己應該怎么做。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