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雪域仙跡 > 454 蘇長言戰蘇陽天

454 蘇長言戰蘇陽天


  看著丹田內那一汪池水,寧雪魄的心頭一陣柔軟。這山河水靈雖然不復冰肌玉骨,終究還是與自己在一起,說不定終有一日,能再相見。
  紅光漫天,冰川融化的速度極快,可這極北之地,千萬年來都是被那厚厚的大雪所覆蓋,其實短短幾息間便能完全融化的。
  寧雪魄不再關注這里,指揮青龍往蘇長言那邊趕去,不知這結界中時間流速如何,不知蘇長言有沒有與那蘇陽天對上了。
  寧雪魄坐在青龍背上,快速地恢復著靈力,她要在抵達戰場之時,把自己調整到最完美的狀態。
  ……
  蘇長言與一眾門派掌門站在極北的入口之處,而蘇陽天一身黑衣,獨自站在對面。
  看著蘇長言拿凝瑜對著自己,蘇陽天瞇著眼道:“言兒,難道你要阻攔為父復活你母親。”
  “蘇陽天,死而復生乃逆天之舉,根本不可能完成,二十多年過去了,尊夫人早已轉世投胎,你莫要執迷不悟!”凌術率先發話道。
  蘇陽天沒有理會凌術,仿佛他是什么不值一提的小人物,蘇陽天此刻全神貫注地看著蘇長言:“言兒,為父再問你話呢。”
  蘇長言面色不改,凝瑜上散發出點點藍色寒光,在這片極北之地,那寒光似有無限助力,蘇長言周身都無法站下旁人。
  “父親,讓母親安息吧。”蘇長言終于開口道,“娘已經死了二十年了,想必早已投胎,若你真的愛她,當初為什么要用替身蠱。”
  “言兒,你母親當然沒有死,你看,她一直在我身邊。”蘇陽天說著拿出了一塊玉佩,充滿愛憐的用手指摩挲著它。
  圓空突然睜開了雙目:“鎖魂玉!”
  圓空叫破了玉佩的來歷,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那塊玉佩。
  凌術大喝:“蘇陽天,你竟然如此歹毒,用替身蠱害死了自己夫人,竟然連投胎都不讓她投,活生生鎖住她的魂魄,你還是人嗎?”
  謝懷義冷哼道:“他當然不是,不然怎么會作出后來這一樁樁傷天害理的事。我謝家滿門的性命,今日定要叫你償還!”
  謝懷義目次欲裂,武器早已捏在手中,就等著向蘇陽天發動攻擊。
  蘇陽天依然盯著蘇長言,似乎想要勸說他:“言兒,你真的不想讓你娘復活嗎,到父親這邊來,為父不舍得傷了你。”
  蘇長言的雙唇抿了抿,抬眼仔細地看著蘇陽天,又看著他手中的鎖魂玉,一聲嘆息,全身一陣松懈,整個人卸下了防備。
  “蘇長言,難道你要反水?”凌術察覺到了蘇長言的不對,忙出聲道。
  下一息,蘇長言全身緊繃,整個人的氣勢如長虹貫日一般,直沖云霄。他看著蘇陽天,一字一頓道:“父親,長言今日起,與你恩斷義絕。”
  蘇陽天聽到這話,仰天大笑:“哈哈哈,恩斷義絕,你身上流的是我的血,吃的是蘇家的米,你整個人都是我的,你以為你能制止我!”
  蘇陽天又摸了摸手中的鎖魂玉,輕聲慢語道:“雁絲,言兒不懂事,你別怪他,我這就讓他退下。”
  蘇陽天盯著蘇長言,口中默念咒語,手上飛快的結印,一道道黑光肉眼可見的飄向蘇長言。
  凝瑜渾身一顫,耀眼的藍光迎擊了上去,那鬼魅至極的黑光迅速被它打散,下一刻,蘇長言已經欺身上前,毫不猶豫地一劍刺向蘇陽天!
  藍色的劍光在這冰天雪地中綻放出一朵又一朵的藍蓮花,朵朵藍蓮鎖定了蘇陽天的氣息,前赴后繼地沖到他面前爆炸開來。
  蘇陽天氣息一展,黑色的霧氣迎風招展,宛若一只手張揚開,向那些藍蓮發起進攻。
  黑霧想要吞滅藍蓮,可藍蓮卻在黑霧中綻放著奪目的光芒,似要凈化它們,兩廂糾纏,兩廂糾葛。蘇陽天趁機出招,數枚黑氣凝結成的黑針向其他幾人悄悄飛去。
  蘇長言手執凝瑜,感受到有絲絲陰寒氣息從旁邊悄悄靠近,不同于凝瑜給人的冰冷,這是一種從骨子里泛出來的陰寒,就仿佛冬日里頭,從冰窖里挖出一簍子冰,碾碎了塞入你的脊梁骨里,深入骨髓,毛骨悚然。
  “小心!”雖然還沒有感覺到,但是蘇長言還是出聲提醒。
  蘇長言出聲之時,黑針已經幾乎就要到達圓空幾人面前。在他出聲的同時,圓空雙掌合十,口中怒喝一聲:“吒!”
  聲如洪鐘,石破天驚,浩浩佛音,帶著澎湃佛光,形成一張巨大的護盾,瞬間把那邪佞之氣凝結的黑針粉碎。
  “吒!”佛音再啟,這一道佛音卻是攻擊,猶如實質的佛光沖向了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黑霧間。至純至凈的佛光本就是這些邪惡氣息的克星,佛光一至,那些黑霧頃刻間煙消云散。
  圣潔的藍蓮花在佛光的映襯下越發純凈,在空中打著旋兒飛向了蘇陽天!
  “哼!”蘇陽天一聲冷哼,衣袍一揮,那些沖過來的藍蓮花在觸到黑袍的時候一個個杳無聲息的消散。待閃過藍蓮花,蘇陽天突然一躍,直接立在空中。
  “老夫無暇與你們相斗。”說完便要越過眾人往極北深處去。
  一只金色的火鳥飛了過來,憑空出現,沖向了蘇陽天!
  蘇陽天的心神一直放在下方,沒有想過會有攻擊從上方而來,可在火鳥馬上就要穿透他后心的那一刻,他的身體以一個詭異的姿勢扭曲了一下,堪堪避過要害,可整個人還是被撞飛到地上。
  寧雪魄站在青龍背上,手中還保持著揮刀的姿勢。她緊趕慢趕地沖過來,正好遇到蘇陽天打算逃脫,毫不猶豫的揮刀就砍。
  蘇陽天倒地的同時,寧雪魄下一道攻擊便緊隨其后,千道金光從天而至,在降落過程中幻化成一只只金色的火鳥,尾羽燃燒著火焰,以奔騰不息之勢沖向了蘇陽天。
  “哄!”冰原被炸開了一個巨大的洞,裂縫出現,凌術當機立斷地喊道:“跑!”
  眾人驚恐地向后方冰雪更厚的地方退去,蘇長言卻也飛至了寧雪魄身旁。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网易 好运彩快三怎么投大小 百度一下双色球开奖结果 燕赵风釆20选5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 湖南快乐十分网投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术 上海快3开奖官网 吉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复式二连三连码组数计算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今晚必中四不像图 甘肃11选五走势图100 一波中特那个网站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