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最強捕頭 > 第553章奇怪的案子20

第553章奇怪的案子20


  陸大石繼續說道,“楊富貴對自己的家很熟悉,只要他翻墻過來,就可以快速來到楊氏的房間,楊氏見楊富貴來了,自然不會有什么提防之心,這也可以讓他的速度更快。”
  說到這里,陸大石的語氣頓了頓,才繼續說道,“如果楊富貴實驗過,他的速度應該更快,至于真正能用多少時間,我們還需要等待測試的結果才行。”
  聽了陸大石的話后,李捕頭點了點頭,“如果一會兒他們測試的時間,這就說明,楊富貴有作案的可能了。”
  陸大石嘆了一口氣,“這也只是可能而已,因為我們沒有證據,什么證據都沒有!”
  說到這里,陸大石的目光忽然一亮,轉頭看著李捕頭,笑著問道,“其實晚上的事情,我們可以問問更夫,或者楊家的左鄰右舍,看看在晚上的時候,有沒有人發現什么線索。”
  聽到陸大石的這句話,李捕頭卻苦笑著搖了搖頭,“不用查了,當晚的更夫我已經問過了。”
  陸大石轉頭看了李捕頭,笑著問道,“怎么樣,有什么發現嗎?”
  李捕頭搖了搖頭,“沒什么有用的線索。”
  陸大石追問道,“那一天晚上,他難道連一個人都沒有見過嗎?”
  李捕頭再次搖了搖頭,“那倒不是,這名更夫,一共負責前后4條街的打更,整整一晚上,只在離楊家不遠的地方看到了一個醉漢,別的人,我就再也沒有看到了。”
  聽到李捕頭的這句話,陸大石的目光頓時一亮,忙問道,“那個更夫,可認識那個醉漢嗎?”
  李捕頭搖了搖頭,“不認識,那個更夫說,他從來沒有見過那個人。”
  聽到這里,陸大石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才再次問道,“那名更夫看到這個醉漢之后,難道沒上前問問嗎?”
  李捕頭點了點頭,“問了,可是那個醉漢醉的實在太厲害了,再加上更夫的年歲已經大了,也沒辦法能幫助他。”
  說到這里,李捕頭的語氣頓了頓,才繼續說道,“現在的天氣又不冷,就算那人醉在那里,應該也沒什么大事,所以那名更夫囑咐了那人幾句,便離開了。”
  陸大石忙再次問道,“就這樣放任那個醉漢不管了嗎?”
  李捕頭搖了搖頭,“那名更夫說,當時的時間已經是快四更了,他只要走到前面街口,拐彎再向前走一段距離,就該打四更了。
  那名更夫便想打完4更回來再看他……。”
  李捕頭的話剛說到這里,便被陸大石打斷,“等那名更夫回來以后,便看不到那名醉漢了吧!”
  聽了陸大石的話后,李捕頭有些疑惑的點了點頭,隨即目光一亮,“陸兄弟,你是說,那人就是……。”
  陸大石點了點頭,“按照時間上來說,應該是這個人做的。”
  李捕頭搖了搖頭,“不應該,更夫說過,那人醉的厲害,就連話都說不全了。”
  說到這里,李捕頭的語氣頓了頓,才繼續說道,“更何況,那個人,那名更夫并沒有見過,這也就是說,那人應該不是這附近住的人才對。”
  聽了李捕頭的話后,陸大石默然不語,心中在盤算,醉漢到底是什么人?
  陸大石最不希望的,就是偶然作案的這種可能。
  偶然作案,既沒有動機,也沒有準確的時間,想要找到其中的線索,簡直是難上加難。
  更何況,這個年代里又沒有什么高科技,可以通過腳印指紋之類的,甚至是頭發,都可以用檢測基因的手段,找到作案的人。
  這個年代什么也沒有,就有一雙眼睛,還有一個大腦,除了這兩種之外,再也沒有多余的工具了。
  也許楊氏的身上有什么線索,但人已入土為安,想要再找出證據,已經是不可能了。
  沈飛和馮懷勇作案的可能基本被排除了。
  現在剩下的,只有楊富貴,胭脂水粉店的老板,馮懷勇的老婆,再加上一個未知的人!
  這4個人,肯定有一個是真正的作案人!
  但問題是,到底是誰呢?
  都有作案的動機,雖然動機有多有少,但不可否認,在一時感情沖動之下,楊富貴,胭脂水粉鋪的老板,還有馮懷勇的老婆,都有可能做出這件事情。
  現在,又加上一個醉漢,讓這件事情變得更加復雜了!
  這個醉漢到底是什么人呢?
  是楊富貴?
  是胭脂水粉店的老板?
  馮懷勇的老婆派來的人?
  想到這里,陸大石轉過頭看著李捕頭,笑著說道,“李大哥,看來還得麻煩你派人去調查一下,胭脂水粉店的老板,在那天晚上在做什么?”
  李捕頭點了點頭,“好,這事我來辦就行了!”
  ……
  陸大石離開了衙門,朝著繆府走去。
  看著街上來往的行人,陸大石心中忽然有一陣煩躁!
  楊氏的這件案子,如果是外人做的,那這街上如此多的行人之中,說不定就有一個人是做案的人。
  這該怎么查?
  楊家后院墻的地上確實有幾個腳印,但那幾個腳印,并不怎么清晰,而且,就算陸大石不懂探察腳印的技術,也能看得出來,這些腳印不是一個人的。
  如果只有一對腳印,那還可以好好的查查,但這么多的腳印,該怎么查?
  除了后院墻下的幾個腳印之外,別的地方就再也沒有腳印了。
  一直到楊氏的房間,也沒有發現有別的線索。
  唯一的線索,就是陸大石找到的那盒胭脂水粉!
  胭脂水粉!
  這盒胭脂水粉又不是本地貨,這該怎么查?
  而且,就算查到了這盒胭脂水粉是哪里的貨,又能怎么樣?
  楊氏是女人,他也要用胭脂水粉,如果她選用了一個外地的牌子,這好像也沒什么奇怪的?
  想到這里,陸大石的心里忽然一動。
  這一盒胭脂水粉,會不會是馮懷勇送給楊氏的呢?
  如果是馮懷勇送給楊氏的,那這唯一的證據也就失去了用處。
  陸大石可以肯定,馮懷勇絕對不是他作案的人,因為通過他的記憶,陸大石沒有發現他有作案的記憶。
  至少在當時,馮懷勇沒有作案的想法。
  那到底誰才是真正作案的人呢?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双色球浙江风采1超长版 微乐龙江大庆麻将 排列三的直选推算方法 欧冠赛程 填大坑房卡代理 天天红包赛自动提交 上证股票行情大盘 大唐棋牌游戏中心 江苏十一选五和值表 东北麻将转转麻将下载安装 北京pk10精准计 纵横配资 e球彩 虚拟足球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查询走势图 青海11选5*查询 四川快乐12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