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混在約會大作戰里的咸魚 > 二十一.三重狂奏曲

二十一.三重狂奏曲


  地點:天宮市
  時間:8:30AM
  “啊~”
  士道姥爺以瞇瞇眼看著前方,
  前方,就是史上最大的挑戰。
  “士道,有沒有準備好?”琴里充滿干勁的聲音從耳機里傳出。
  “這邊會聯系時痕以防不備。”
  “撒,現在就開始我們的戰爭(約會)吧!”
  …………
  上午10:00
  “哦哈喲(早上好)十香。”
  “今天這一身很好看哦!”
  士道微笑著看著十香說道。
  “哈?”十香愣了一下,隨即白皙臉蛋便極速變紅。
  “士,士道,今天去哪啊?”
  “水族館。”
  “嗯?水族館是什么東西?”十香食指抵住下吧作思考狀問道。
  “啊,就是有很多魚的地方。”
  “唔姆,魚?”十香突然眼睛放光。
  “是清蒸的?”
  “不是了。”士道無奈的回答著。
  “那是蒜蓉,清蒸,還是紅燒啊?”十香想象著,口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怎么都是關于吃的啊!。。。”士道無語道。
  “總之我們先去吧。”十香迅速向前跑去。
  “喂喂,知道路嗎,十香。”
  “哎。”士道姥爺無奈地摸了摸頭,“十香,等我一下!”
  …………
  “哇哦⊙?⊙!,這就是水族館嗎?”
  十香看著頭頂游來游去的各色各樣的海洋生物不由得發出來驚嘆。
  “不過要是能烤一烤那就更好了。。。”十香右手抵住下巴若有所思。
  “不過真的很好看呢。”十香發了感嘆。
  “是啊。”
  “不過。。。”士道話語未落耳機里便傳出來琴里的大喊聲。
  “士道,與時崎狂三的約會時間到了!”
  “哈?”
  “啊痛痛痛痛痛痛疼。”士道表情夸張地捂住肚子。
  “士道,你沒事吧!”
  “沒沒沒事,我去上個廁所。你先在這玩。”
  “士道。。。”十香看著遠去的士道呢喃了一聲。
  士道找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
  “回收。”
  “傳送,目標,天宮市火車檢票站。”
  …………
  “喂,時痕,有沒有準備好啊!”
  “知道了,知道了,琴里大司令。小的馬上就去。”時痕聽著耳機內那桀驁的聲音無奈地說道。
  “昨天五月十九日,在本市——天宮市出現大量人員不明昏迷,虛弱現象,原因還在調查中。”
  看著電視中一個個打著馬賽克的形銷骨立的身影,時痕不禁皺了皺眉。
  “不對,應該不可能是狂三,現在是在天宮市,大范圍的事件應該還沒有。”
  “時痕,走吧!”艾倫戴著一頂白色帽子揮著手向時痕說道。
  時痕暫時拋下心里的疑惑答到。
  “來了!”
  …………
  “感謝你的邀請。我非常高興——那么,我們要先去哪里呢?”
  “嗯……這個嘛。”
  就在士道說話的同時,右耳傳來琴里說出“等一下”的聲音。
  (佛拉克西納斯)的主螢幕上出現了選項。
  ①在購物中心悠閑購物。
  ②兩人觀賞甜蜜的愛情電影。
  ③前往商場陪她挑選貼身衣物。
  “全體人員,開始投票!”
  話才剛說完,琴里手邊的小型螢幕立刻顯示出統計結果。
  “嗯……”
  就在琴里低聲嘟囔的時候,艦橋下方響起船員的聲音。
  “這個時候應該選②呀!昏暗的空間里,彼此的手不經意地交疊在一起!只有這個才是正確答案啊!”
  “不對、不對,①才是正確答案唷—女孩子最喜歡買東西了!”
  的確,不管選哪個選項似乎都可行。但是,琴里撓了撓臉頰。提到離這里最近的購物中心和電影院……就是十香目前的所在地——水族館。雖然不至于會碰到面,但是應該也沒必要增加不穩定的因素。
  所以,剩下的選項只有……
  “③嗎……這個選項似乎有點……?”
  琴里以為難的語氣如此說道。然后,下方傳來令音的聲音。
  “……不,從數據以及昨天的反應來判斷,對方不一定會拒絕這項請求。”
  “呃。。。”
  琴里皺著眉頭,低聲呢喃。這個選項雖然有很高的風險性,但是如果對方答應的話,就能成為狂三已經對士道敞開心房的有力證據。
  “士道,答案是③唷。帶她去車站大樓內的內衣店逛逛吧。”
  “哦,明白……哈?”
  擴音器播放出士道語氣錯愕的聲音。
  “那……那個……狂三。你有沒有想買的東西……應該說,你有沒有特別想看的東西呢?例……例如像這樣,穿在身上……之類的東西……”
  ”衣服嗎?阿拉阿拉,我是滿想逛逛的。”
  “不……不是衣服……應該說是穿在衣服里面的……”士道姥爺的聲音越來越小。。。
  “衣服里面……?”
  于是,似乎明白了士道話中意思的狂三.微微染紅了臉頰。
  “算……算了,果然有點奇怪吶!好,總而言之,我們先往別的——”
  正當額頭布滿汗水的士道準備往前走時,發現衣服的下擺被拉住了。
  “咦……?”
  定眼一看,狂三微低著頭,眼神由下往上地看向士道。
  “士道會……幫我挑選嗎?”
  “嗯⊙?⊙!!啊……啊,會的…”
  士道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地點點頭。
  進店里的瞬間,周圍的人便對他投以好奇的眼光。雖然因為身邊有狂三在所以還無所謂,不過這里依舊是個讓士道感到渾身不自在的地方呀。
  “哎呀!好可愛呀!士道喜歡哪件呢?”
  …………
  看著狂三進試衣間,士道頓時感覺人生晦暗了許多。
  “這都是什么隊友啊。。”
  自然而然地,演變成士道獨自一人被留在店里的情形……總覺得如同針芒在背。
  “…………”
  在一片尷尬的氛圍中轉過身。然后,此時士道的肩膀突然被人輕輕拍了兩下。
  “嗯……?”
  士道困惑地轉過頭去,看見眼前站立著三名少女。士道愣了一會兒。
  “嗨~五河。你怎么會在這里呢?女裝癖?”
  “話說回來,你今天不是跟十香去水族館約會嗎?”
  “馬季洗褲襪。(真是受不了)”
  月下三兄貴開口說道。
  “啊,不……”
  不由自主地,說話開始變得含糊不清。雖然相當在意這三人為何會知道自己與十香約定好的事……但是現在不是追問的時候。如果現在被她們撞見自己與狂三在一起的話,事情就麻煩了。
  然后,看見士道的異常反應,三人突然一起瞪著士道。
  “咦?真的假的?不可能吧。難道你拒絕了十香的邀約——”
  “不……不是,沒有這回事!我現在正要過去!”
  “士道慌慌張張地搖頭否認。但是三人仍然對他投以懷疑的眼神。
  “真的嗎?如果說謊的話,我可不會饒了你。我的父親是FFF團的干部,懂了吧。”
  “請你做好自己會尸骨無存的心理準備!我的伯父在國外從事殺手的行業。所以我可以使用之前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殺一送一優惠劵』哦。”
  “哈,我擦,我的同學都是什么怪物。”
  按奈不住地大叫出聲之后,士道嘆了一口氣。
  “總……總而言之,我沒有破壞與十香之間的約定,所以你們放心——”
  然后,就在此時,試衣間的門簾拉開了。
  “好看嗎……?”
  狂三有點難為情地擺弄著手指。
  “……等一下,五河?”
  一瞬間,周圍的溫度驟降。
  “嘿,,嘿嘿,那……那個,這是因為……”士道尷尬的笑了笑。
  然后——就在士道打算解釋的時候,右耳響起琴里的聲音。
  “士道,時間到了哦……其實這個時候本來應該要集中注意力在狂三身上,但是如果因為遲到而讓折紙四處找你的話,那就麻煩了,所以趕快往折紙那邊移動吧。”
  “就……就算你這么說……”
  “好了,趕快過去——啊,別忘了要對狂三說一聲‘好可愛’喔!”
  “我……我知道了。”
  士道下定決心后,壓住腹部說道:“好痛痛痛……”
  “抱歉,狂三!我突然覺得有點不舒服!我去一下洗手間,請你在這里稍等我一下!順帶一提,那套內衣很適合你!很可愛喔!”
  士道說完后,便往前跑走了。狂三在背后說了一聲“啊呀”之后,羞紅了臉。
  但是站在旁邊的月下三兄貴卻對著士道的背影,發出非常大的怒吼聲。
  “給我站住呀混帳帳帳!為什么時崎會在這里!”
  “而且還陪她挑選這種下流的內衣!你跟十香只是玩玩而已嗎!”
  “現在我正在猶豫要選擇刺殺還是槍殺的方式!”
  士道露出一個欲哭無淚的表情,奔跑在地板上。
  PS:我想走一下fatezero線,咳咳各位大佬的意見。當然邏輯充分,看一下各位大佬的意見。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