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斗破之雷起 > 妖火殘圖

妖火殘圖


  雷燼找到了目標心中便放下心來了“原來剛才自己見到的那個白衣女子便是小醫仙了,既然已經找到了,今晚還是先進去找一找吧。”
  夜晚降臨,大地漸漸被黑色籠罩,青山鎮又陷入了一片寧靜之中。
  此時的雷燼身穿夜行衣站在小醫仙門外,一絲燭光將小醫仙的身影照在窗戶上。
  “怎么還不睡,這女人不知道熬夜會變丑的么。”雷燼站在門外暗自罵道。
  雷燼也沒有耐心再繼續等下去了,一腳踹開房間的門,小醫仙還沒來得及扭頭,雷燼一掌打在小醫仙脖頸處,嬌軀便癱倒在地了。
  將倒在地上的小醫仙抱到床上,順便還摸了兩下纖細的腰肢。真他娘的瘦。不再管床上陷入沉睡的小醫仙,雷燼開始細細的在小醫仙的房間里尋找起來。
  抽屜里,枕頭下,梳妝臺,鏡子后……雷燼在房間之中一遍一遍的細細尋找著。
  “MMP,到底藏哪里了。該找的地方我都找過了啊。”尋找未果的雷燼開始著急了,若是此時小醫仙還沒的到哪張藏寶圖那就麻煩了,難道自己能一直在青山鎮時時刻刻跟著她么。
  雷燼從納戒之中取出一顆丹藥,喂入了小醫仙的嘴里,看著丹藥被吞下后坐在一旁靜靜等待著小醫仙蘇醒。
  雙眸顫抖了兩下,小醫仙慢慢睜開了眼睛,慢慢昏迷之前的情景,好像是有賊人闖了進來,趕忙查看了自己的衣物后才放下心來。
  “把藏寶圖交出來,我饒你一條命。”坐在一旁的雷燼說到。
  床上的小醫仙嚇得顫抖了一下,站起來從一旁拿起剪刀對著雷燼叫道:“你是誰,你進我房間干嘛。”
  雷燼不耐煩的直接將小醫仙手中的剪刀奪過來,另一只手掐住了細嫩的脖頸。“我說了,把藏寶圖交出來,我饒你一命。”
  被控制住的小醫仙不斷地撲騰著雙腿,兩只手也不斷拍打著雷燼的胳膊,一雙美眸泛起波瀾,還是倔強的一言不發。
  雷燼心中已經確定事關的藏寶圖就在小醫仙的身上,也不再客氣。湊到小醫仙耳邊輕聲說到:“你要是給我,我們二人便一同去找到那寶藏,我只要其中一個東西,剩下的都是你的。可若是你還是如此倔強,我有的是方法讓你張嘴。”
  雷燼壞笑的在小醫仙的臉上吻了一下,繼續說道:“你應該知道,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很容易擦槍走火的。”
  小醫仙聽得這話,蒼白的臉上更是慌亂了,掙扎的更加劇烈了。
  雷燼此刻亦是惱羞成怒,直接帶著小醫仙走到園中,將房間門鎖好之后飛向夜空之中。
  飛了十多分鐘,兩人離開了青山鎮進入了魔獸山脈的邊緣地帶,此時的魔獸山脈已經渺無人煙了,除了迫于生計的一些雇傭兵之外沒人愿意在危險的魔獸山脈之中過夜。
  雷燼將小醫仙按到樹上,威脅的說道“這是你最后的機會,你現在不說就沒機會了。”雷燼的另一只手已經不老實的開始亂摸著。
  小醫仙一言不發也不再掙扎,閉上雙眼準備忍受即將來臨的屈辱。雷燼此刻亦是氣急敗壞,說道:“你以為熬過今夜就沒事了?不,你知道這魔獸山脈之中有種魔獸叫做合猿?聽說對人類女人很感興趣的。”
  小醫仙聽了這話,小臉上流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認命般的說道:“你放開我,我給你。”
  雷燼輕輕將小醫仙放開,蹲在地上的小醫仙先是咳嗽了兩聲,正當雷燼準備帶小醫仙回去取藏寶圖之時,小醫仙從貼身的香囊之中拿出了蔵寶圖。
  雷燼看了看手中的羊皮卷,細細查看了一番周圍的環境之后,背后的雙翼再次伸展開,不顧小醫仙的掙扎一把將小醫仙摟在懷中,再次飛起來。
  “你干什么,我已經把東西給你了!”
  “我怎么知道這蔵寶圖是真是假,若是你給我假的蔵寶圖,我上哪找你去啊。”
  手中握著纖細的腰肢,雷燼心中一片蕩漾,還真想把這妮子就地……
  飛了十多分鐘,兩人來到了一個懸崖處,半山腰間一個山洞映入雷燼眼中。
  洞口并不寬,僅能容兩三人通過,洞內一片黑暗,不過卻隱隱有著淡淡毫光散發,看上去頗有幾分通幽的神秘之感。
  在洞口的四周,有著不少的刀刻般地痕跡,不過或許是由于歲月的久遠,導致這些刀刻,變得極為的模糊。
  雷燼激動的呢喃道:“終于到了…”
  雷燼身上的異火噴涌出來,纏繞在雷燼的身邊,漆黑的山洞瞬間亮起來了。
  緩緩的渡著步子來到石桌面前,雷燼摸了一把那金屬鎖,入手處,卻是略微有些溫熱,當下不由得眉頭微微一皺,經過長久的歲月還能保持著溫度,這明顯不是普通金屬,所以,想用蠻力開鎖的法子,卻是有些行不通了。
  從石桌后面的枯骨手中拽出三把鑰匙,“咔嚓…”由于歲月的緣故,枯骨的手臂,竟然被這小小的力量給拉斷了下來。
  望著那斷裂地骨臂,蕭炎訕訕一笑,再次對著枯骨鞠了一躬,然后從地上撿起骨臂,想要將之接上。
  拋了拋手中的黑色鑰匙,雷燼露齒一笑,緩緩的走向石桌上的三個石盒。
  望著石盒,雷燼舔了舔嘴唇,隨意的從三枚鑰匙中選出一個,然后抓起鎖孔,小心翼翼的探了進去。
  “不是這個…”鑰匙只探了半點距離,便是被阻攔了下來,雷燼聳了聳肩,將之抽出,再次換了另外一枚鑰匙。
  “又錯。”
  無奈的搖了搖頭,雷燼緊緊的握著最后一把鑰匙,再次將之插進鎖孔之中,然后謹慎的緩緩移動著。
  望著那越探越深的鑰匙,雷燼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空蕩的石室之內,只有著鑰匙在金屬鎖孔中移動時而發出的細微聲響。
  “咔…”驟然間在石室內響起地輕微脆響聲。
  “打開了。”望著那彈射而回地金屬扣。雷燼松了一口氣。
  一抹泛黃的卷軸淡淡的躺在石盒之中。雷燼顫抖的將卷軸拿出,激動的呢喃道:“終于到手了。”
  手掌解開卷軸。然后緩緩攤開。望著卷軸。出現在眼中地。是一張不知用何材料所制作而成地皮紙。在略微泛黃地皮紙之上。繪著一些看上去沒有絲毫規律地紋路。一根手指指著一條紋路。然后跟著它緩緩地移動。可最后卻一直移出了皮紙。也沒有發現半點其他地東西。
  皮紙角落處地一朵有些類似蓮花般地模糊東西時。臉色卻是微微一變。再次俯下身來。細細地觀察著這朵蓮花狀地神秘物體。
  這朵蓮花狀的東西,或許是因為歲月的緣故,看上去隱隱的有些泛黃,而且也有些模糊,不過倒也還能看清其大致所繪。
  蓮花呈黑色狀,在蓮花表面上。似乎粘附著一層薄薄的黑炎,認真的看上去,整朵蓮花,竟然隱隱給人一種妖異地感覺。
  直到看到這朵黑色的蓮花,雷燼才放下心來,將小心翼翼的放入納戒之中。
  將剩下的兩個石盒依次打開,一本飛行斗技,一本七彩毒經出現在雷燼眼前。將七彩毒經拿到手上細細打量一番。雷燼身后的小醫仙也是看到了這本七彩毒經,美眸之中閃過一絲殺意。
  雷燼感受到了殺意,但是心頭也不太在意,雷燼明白,一本七彩毒經對于一個厄運毒體的重要性。
  將手中的兩本功法扔到小醫仙手中,看著小醫仙愣愣的眼神,雷燼笑道:“我說過,我只要一樣東西,剩下的都歸你。”
  手中拿著兩本功法的小醫仙愣在原地好一會才猶猶豫豫的說道:“你……你說的是真的?這些東西你都不要?”
  雷燼看了看小醫仙手指的一大堆藥材笑道:“不要,都是你的。”
  小醫仙聞言趕忙過去將桌上的藥材、丹藥一一收起,準備跟隨雷燼離開之時,雷燼說道:“你還真是沒眼光,這里最珍貴的應該是那一截骨頭。”
  小醫仙聞言過去將地上的枯骨撿起,細細的打量了一番后重新看向了雷燼。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里面應該是有一步功法。”
  不等小醫仙反應過來,雷燼突然頃身到小醫仙說道:“厄運毒體……若我說我有辦法讓你控制住自己的厄運毒體,你可愿意跟著我?”
  小醫仙呆呆的站在原地,過了一會低下腦袋說道:“你是怎么知道的?為什么……不殺了我?”
  雷燼壞笑到“嗯?殺了你?我可是做不到辣手摧花啊,殺了你從哪里再找身材這么好的暖房丫頭啊。”
  小醫仙似乎已經習慣了雷燼的調戲,對于什么暖房丫頭根本沒注意,只是問道:“你真的有辦法控制住我的厄運毒體?”
  “當然了,只要你乖乖給我當暖房丫頭,好好聽我的話,我自然不會讓你的厄運毒體爆發了。一句話,看你的表現了。”
  小醫仙依舊低著頭,不斷地嗚咽著,一再試圖用手掩蓋自己的流淚,不時地抽泣變成持續不斷的低聲哭泣。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