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清宮吉皇貴妃錄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九舉

第三百七十五章 九舉


  天子東巡是難得的一項盛典。胤禛這一次東巡,所帶的扈從和隨員有數千人,所需物品,全部從京城當中帶出來,因此負責的人數極多。
  吉靈站住腳,回頭望了一眼,便見身后除了妃嬪以外,仆從亦是極多,浩浩蕩蕩看不見盡頭。
  永陵外有柵木、青樁,設滿、蒙、漢、回、藏五體下馬石碑。
  吉靈沿著“神道”與眾人步行到此,儀仗便停了下來,略作調整了一下,妃嬪們三兩成群,此時聚在一起,尚有低聲說話的。
  吉靈向人群里找了一眼,便見張貴人扶著麥冬的手,雙手提著衣邊,臉頰上走得微微發紅。
  小芬子一路從人堆里擠過來,到了吉靈面前,給吉靈打了千兒行了個禮,才低聲道:“主子,到了前面,奴才們就不能跟著主子了,除了貼身的大宮女和六公主的嬤嬤能陪著上去,主子得和其他娘娘一起,跟著皇后娘娘身后。奴才們就在這后面等著,待到祭祖禮畢,待到主子出來了,奴才再吩咐馬車過來接應。”
  吉靈點了點頭。
  祭祖這種大事,除了帝后得去最前面,她們妃嬪們應該不用上前,也沒資格上前。
  到了地方之后,自然會有人來安排,讓她們按照身份高低站好之后,才會根據儀禮太監的唱報或起或跪。
  吉靈心中大概有了個數,抬頭看去,就見永陵的陵寢形制也是“前朝后寢”,縱向排列三進院落,是個很規整的布局。
  眾人浩浩蕩蕩走到神道北端,吉靈抬頭便見了永陵的前宮門——面闊三楹,進深二間,琉璃瓦頂在明艷的陽光下泛出溫潤的光澤,熠熠生輝。
  雍正四年,永陵內已經建齊班房、祝版房、茶膳、滌器房等。陵寢的東配殿與西配殿、果房與膳房、齊班房祝版房與茶膳房滌器房,皆為中心左、右對稱排列,
  祭祖的主管由盛京將軍擔任。永陵總管、永陵掌關防官主持。此時,抬桌官員已將祭臺抬入啟運殿,由執事人將祭品擺放在供案上,準備祭典。啟運殿內另有楠木香幾、琺瑯祭器,香煙繚繞不已。
  雖然是秋高氣爽的天氣,站得久了,吉靈脖子上也不由得冒出了一層汗,她伸手給三公主擋著小臉——她給三公主做的太陽帽是帶出來了,就放在馬車上,但是祭祖這種大場合也不好戴上,徒徒扎眼。
  七喜正拿著帕子給主子擦汗呢,忽然便聽見一聲執節聲響,是祭祖開始了。
  唱禮太監高唱道:“跪——!”
  只聽得身邊一片袖子擦著衣裳的簌簌之聲,吉靈剛剛接過七喜的帕子,擦汗才擦了一半,也跟著跪了下去,只聽諾大的啟運殿中,頓時靜得寂然無聲。
  幸好地上早就給她們準備了軟墊。妃嬪們跪下去,都是跪在軟墊之上,膝蓋倒并不怎么受罪。三公主還四處張望著,陳嬤嬤跟著跪下去,輕輕按著她的小腦袋,讓她也叩首。
  三公主一下子就四肢著地,趴在墊子上了。
  那墊子被太陽曬得暖洋洋的,她揮手在上面打了幾下,只覺得很柔軟,忽然開心地咯咯笑了起來。
  吉靈趕緊捂住她的嘴,壓著嗓子道:“息兒,聽話!”
  三公主自己抬手捂住嘴,睜大著眼睛,乖乖地不笑了。
  啟運殿前丹墀正中,設了反坫案。案上有爵三件、祝帛四份。參祭官員身著朝服,站在啟運殿前,肅立。
  先是禮部官員上前來,一跪三叩首,讀祝文,送焚帛亭焚化。
  讀完之后,胤禛便親自上前舉行望燎禮。
  吉靈跪在地上,抬頭遠遠地看胤禛走了出來,眼神不由得就跟著他走。
  胤禛剛剛走到焚帛亭前,吉靈就聽唱禮太監冷不丁又高聲道:“起——!”
  她一手微微扶著朝冠,七喜托著她的手肘,扶著她站了起來。
  其實紫禁城中,每逢冬至,并不是沒有過類似的儀禮。
  但是出紫禁城去皇陵祭祖,對于吉靈來說,還是第一次。
  何況之前在神道上還步行了一段距離。
  胤禛身姿挺拔,神態肅穆地行了祭祖的九項儀程——也稱九舉之后,小半個時辰已經過去了,吉靈也已經跟著眾人行過了三跪九叩之禮了。
  朝服悶熱,朝冠又重的很,她磕頭下去的時候還得小心動作不能太大。
  待到最后一個叩首完成的時候,吉靈站起身子,抬手擦了一把汗,向左邊和左后方看了看,便見裕妃氣定神閑,熹嬪、懋嬪幾個也是若無其事,一臉“本宮至少還能再做三組三跪九叩之禮”的表情。
  這一個個的,都是練出來了——吉靈心道。
  啟運殿外,永陵下,小芬子在馬車邊等著。
  他抬了抬頭,眼見著太陽漸漸過了頭頂,微微向西邊偏斜而去。
  已經過了正午了。
  小芬子聽著里面方才還隱隱地傳出來“跪——!”“一叩首、二叩首……”之類,現在卻寂然無聲了,估計著儀禮至少已經過去了一半。
  快了。
  旁邊跟著的雜役太監,這時候就討好地上前來送了塊餑餑過來,笑著道:“芬公公先墊一墊?時辰不早了。”
  小芬子伸手接過那餑餑,轉頭見碧雪抱著膝蓋,悶頭坐在一旁等著主子,便道:“碧雪,你餓不餓?吃塊餑餑吧。”
  碧雪聽他喊了自己,微微一震,卻沒說話。
  那雜役太監愣了一下,便笑著將餑餑遞了過來:“怎么忘了碧雪姑娘?小的該死!”,他話音中雖是如此,笑容卻有了七分勉強。
  碧雪搖了搖頭,抬頭看了一眼小芬子,口氣冷冰冰地道:“我不餓。”
  小芬子一垂眼,不再與她多說,將餑餑送進口中,狠狠地咬了一口,慢慢咀嚼起來。
  碧雪抱著膝蓋坐在一旁,雖是背對著小芬子,耳中卻不由地捕捉起小芬子的聲音來。
  便聽那雜役太監笑道:“還請芬公公給小的掌掌眼,瞧瞧這成色可還行?”
  碧雪不由的將頭轉了過去看了一眼,便見那雜役太監送上了一包粗布帕子包裹著的東西。
  小芬子瞅了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我不是行家,你找我……未免找錯人了吧?”
  那雜役太監頓時就笑了,瞇著眼道:“芬公公真是說笑了,您不懂,那還有誰懂呢?”,一邊說著,一邊又將那帕子塞進了小芬子手中。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广东十一选五基本走 哈灵浙江麻将苹果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任选基 辽宁快乐12选5遗 辽宁35选七综合走势图 推荐十种网络赚钱方 多乐贵阳捉鸡麻将 福彩3d和值尾振幅走势 网上手机捕鱼游戏平台 腾讯斗牛游戏都被下架了吗 极速11选5平台注册 上证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山西扣点点安卓版下载 青海11选5电子走势图 尚鹏配资 多乐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