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修真妖孽混都市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都值得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都值得


  但如果你真的能成為千家萬戶的弟子,即使改名,也值得!抱著千家萬戶超厚的大腿,不管你走到哪里,都可以橫著走!
  馬濤嫉妒地看著段晨,大喊:“你聾了嗎?你不是來這兒磕頭看你的老師嗎?我不知道你的優點是什么。你真幸運,能贏得千家萬戶的歡心!你還坐在那兒干什么?快來跪下!”
  段臣斜視著萬興豐,輕聲說道:“跪下來,向我磕頭。我就當你剛才沒說那些話!”
  “你說什么?!”萬興豐拍拍沙發扶手,直直地坐起來,瞪著段晨。旁邊的人也都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段晨。這家伙竟然用這樣的語氣和一萬個家庭成員說話!
  段晨不屑地看著萬興豐說:“你聽不見我說話嗎?聾子?那我再說一遍!跪下向我叩頭。我就當你剛才沒說那些廢話!”
  “萬佳,你是什么人,配我當弟子?我應該改名嗎?”
  “一群豬一樣的傻瓜,對自己感覺好嗎?你家有多少人被我打掃過?你認為我從什么角度想成為你萬家的弟子?”
  “你想死!”萬興豐氣憤地喝了一杯,站起身來,舉起手來,重幾十斤的實木沙發一聲喊叫,砸向段臣!
  同時,馬濤和小刀都沖了過來。這家伙不知道怎么表揚他。他對萬老太不尊重了。別客氣!此外,還有惠紹和萬佳兩大后臺支持。王莽,王家準大爺,即使親自來,也不敢輕舉妄動!
  “哇!”段晨像閃電一樣踢了出去,把沙發踢了回來,被幸運之風扇開,砸在了咖啡桌上。
  馬濤和小刀一沖到段晨身上,就感覺到一股無法控制的力量在拉著他們,讓拳腳相向的段晨莫名其妙地倒在了對方身上!
  “哎喲!”馬濤在刀子鼻梁上打了一拳。同時,刀子狠狠地踢了他一下,踢了他的肚子。他們同時后退。一個捂著他血淋淋的鼻子,另一個抱著胃疼得厲害!
  刀擦著自己的鼻血,瞪著馬濤,罵他:“你怎么打我?”
  馬濤揉了揉肚子,怒罵道:“我真想問你!你踢我干什么?”
  “傻瓜!”段晨冷冷地罵了一句,站了起來,第二秒出現在馬濤面前。馬濤還沒來得及回答,就大聲喊道:“你……”
  其余的話都沒說,整個人都被抓住了,然后尸體飛到空中,重重地砸在刀身上,兩人同時倒地!
  段晨拍手,好像剛丟了一袋垃圾,慢慢走向萬興豐。他退卻時,周圍的人都驚恐地看著,留下他和萬興豐站在茶幾前的空地上。
  萬興豐抱著玉筒,冷冷地看著段晨說:“學了兩年花拳和腿繡,你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誰給了你霸氣的勇氣?你沒有注意到山頂領袖的兒子。這就是你所實踐的美德?就連千家萬戶都敢不敬,傷害了我的一萬多弟子。這是你的勇氣
  喝了一大杯,萬興峰向前走,面對面看著段晨說:“我不知道天和地的高度,今天我會讓你知道有人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萬家是一個你無法招惹的存在。它代表著整個中國武術的尊嚴和武術的傳承。如果你敢大瀆它,你會死的!”
  段臣冷笑著輕蔑地看著他說:“你是唯一能代表整個氣的人。”
  有力而沉重的手被段晨用左手抓住。他被凍在天空中間。即使萬興豐用了自己的奶勁,他也動不了一分錢!
  每個人都不敢相信看到這一幕。萬老已經踏入了一大批師的行列。段這個男孩太小了,他很容易抓住他。段的力量有多可怕?
  “這就是你所說的外面有人,外面有人?”段臣冷笑著看著萬興豐說:“你說萬家代表了中國武林的尊嚴?”
  “如果中國武林墮落到這樣的程度,就不會被其他國家嘲笑了。”
  “以你的實力,你也值得代表整個中國武林?”
  “還值得一提的是,你有完整的武術遺產?”
  “誰給了你如此傲慢的勇氣?”
  “誰給了你在中國武林中丟臉的勇氣?”
  段晨每說一句話,就用左手扇萬興豐一巴掌。萬興豐的右臉變得更像豬頭,腫得血肉模糊!
  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愚蠢!段臣現在在打仗,但他站在京都武道的頂端!他怎么會有這樣的勇氣?他怎么能有這么可怕的力量!
  段晨也沒有改變臉的另一面。他只是抽著萬興豐右邊的臉。那清脆的耳光在人們的耳邊聽起來像雷鳴和閃電。每一次,似乎都打在他們的臉上,這也讓他們的身體顫抖!
  “根據他的家庭背景,他不關注世界上的英雄。當他成為武術協會大席時,他覺得自己是武術聯盟的領袖。他每天都夢想著指揮英雄。回去問我,是誰給他的資格?”
  “他家的一幫年輕人,靠著家里的老大是武術協會的大席,沒有嚴格的紀律,任由他們到處欺負人、作惡。誰給他們勇氣?”
  “你是一個沒有達到大師級的武學高手。你千里迢迢來山上找我。你真的認為我是個軟柿子嗎?他還與依賴自己老子作惡的衙門有牽連。他欺負人,與他勾結欺負男女。誰給你勇氣?”
  “別說你是個武林高手,是個準大高手,就算真的大高手來了,段臣會不會注意你?你能猜出我的力量嗎?想讓我加入你嗎?你想讓我改名字嗎?誰支持你的?”
  此時此刻,萬興豐已認不出來了。右邊腫脹的臉連眼睛都看不見,兩只耳朵嗡嗡作響,大腦混亂,意識不清!
  “住手!”另一個闖進來,瞪著段晨,給了他一大杯酒。旁邊的人都叫道:“回韶!你來得正好。萬老要被這家伙殺了!”
  周圍的人都松了一口氣。惠紹來了。段姓男孩死了!自古以來,人們不與官員打仗。如果段臣更強大,他能做什么?只是個武術家。他沒有權力。惠紹的父親是整個望山省的領阿導!
  在王山,只有兩三個人可以被稱為第一領阿導。慧少的父親就是其中之一。這有多強大?連王家人都不敢惹回韶!
  “該死,連我的客人都敢打架。我在王山沒見過這么傲慢的人!還有岳凌云,你這個大子,你不想面對,是嗎?我黃仲輝讓你過來喝一杯,打一場大仗。我真的認為我不能帶你妻子的家人去?”
  一個穿著貂皮和水手長鞋的年輕人憤怒地走了過來。剛從這里跑出來的明哲,還在他身邊。這家伙有一只眼睛。見沒人能按住段臣,他立即到下一個包廂請惠少出來!
  他們急忙給惠紹讓路。他們對段晨幸災樂禍。小刀坐在地上對慧少說:“慧少,幫我們報仇吧!這個狗大養的連臉都不給你,他被打了一輩子。別輕易讓他走!”
  “我不需要你!真的沒用。我讓你當保鏢。真是浪費錢。他們打不過對方。讓我羞愧!”惠紹氣憤地罵了一句,走到人群的前面,指著段晨罵了一句:“不管你是誰,我都會聽話的,你呢?你是段晨嗎。
  惠紹驚呆了。看著段晨的眼睛就像看著鬼一樣。連他的眼睛都盯著外面看,他們看起來很害怕!
  段晨皺了皺眉頭,看了他一眼。典型的美好公子因為酗酒,臉色有點藍白,但他看起來很奇怪。這是第一次。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江西多乐彩 福彩论坛 吉林快三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近100期 澳门娱乐全部网站 湖北十一选五智能选号 山西11选5第二期什么时间开奖 江西时时彩一天多少期 海南4 1玩法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中奖规则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钟技巧 安徽快3走势图彩经网 3分彩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3官网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