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末日之最終戰爭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主力大哥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主力大哥


  一次伏擊戰演變成了遭遇戰,打的是莫名其妙。
  對敵我雙方來說,這場遭遇戰打到現在就一個字,懵。
  可遭遇戰不是混混打架,戰斗一旦打響,就沒辦法輕易停下來,因為這時候誰先停火那不是找死嗎。
  到了現在,雙方都驚訝于對方的強悍。
  李金剛和潘新被留在了前邊,他們不是不想撤,但是被敵人的火力壓制在原地之后,即便是精銳的特種部隊也沒轍。
  這時候就需要有能夠將敵人壓制住的火力,別管是迫擊炮,火箭筒,機槍,狙擊步槍,還是優勢的步槍火力,只要能把敵人壓制住,讓敵人沒辦法可以瞄準之后從容的射擊,那么李金剛和潘新就能撤回來。
  而高遠就是那個變數,現在只有高遠可以用手榴彈進行遠程壓制,給了李金剛和潘新一個可以反擊的機會。
  找到敵人射擊的火力點,耐心的等候,等敵人再次露頭開槍的時候,抓住機會打一梭子過去,如果把敵人打死了,那么敵人就少了一個火力點,如果敵人沒被打死,那就這樣從頭再來一次,無論如何,不讓敵人有機會輕易的瞄準后射擊就行。
  但敵人數量還是太多了,李金剛和潘新只能緩緩后撤。
  “交替掩護撤退!”
  潘新喊了一聲,然后李金剛開始在地上往后蠕動著倒退。
  這里到處都是光禿禿的一片,沒有能夠利用的地形作為掩護,想要撤退的話還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這時候高遠在干什么呢,他在等手榴彈。
  卡車上拉的物資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卡車本身,而敵人顯然是有機槍和火箭筒的,一旦把卡車打壞了,高遠他們這十幾個人可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交通工具。
  剛才兩輛車都退的足夠遠,而高遠的速度又太快,和余順舟他們給脫節了,現在高遠的手榴彈扔光之后,就只能返身回去取,或者等余順舟他們把手榴彈送來了。
  四個人已經跑得氣喘吁吁了,這點距離不至于跑得太累,但是全速沖刺著跑過來,不喘氣就不太可能了。
  “手榴彈給我!”
  這個時候該高遠指揮了,但是面對現在的情況,是該繼續向前推進拉近距離,還是該就地建立陣地,掩護潘新和李金剛后撤呢?
  向衛國好像說過,但是,但是現在到底該怎么樣呢?
  高遠不能說很迷茫,但他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優選擇,于是他緊跟著補充了一句道:“掩護他們撤退!”
  宋前跑到了高遠身邊,他把身上的手榴彈挨個拿下給高遠,而曹振江卻是大喊道:“臥倒!尋找掩護就地開火!別往前了!”
  還要跑的余順舟和聶二龍停了下來,然后曹振江往地上一撲,手里的81機槍兩腳架往地上一杵,然后端起槍托,略微瞄準之后啪啪啪就是一個長點射。
  這戰術動作高遠見過,他真的見過,還是向衛國給他演示的。
  曹振江的戰術動作是過時的,是適應81槍族快速開火的戰術動作,在神州軍隊全面換裝新槍族之后,這種戰術動作就過時了,淘汰了。
  一款槍就有一種專門對應的展開動作,AK47的快慢機和保險在右側,那是為便于臥倒姿勢射擊而射擊的,右手提槍,往地上一趴,把槍往前一伸,左手扶槍右手一撥快慢機順便往下握住握把,然后直接開火,這就是一套的戰術動作。
  81杠早就淘汰了,81機槍也淘汰很多年了,所以81機槍雖然人人會用,可是能把相應的戰術動作做到位的卻沒幾個,因為現在的士兵不需要專門去練習這動作。
  兩短一長,兩短一長,連續打了幾個短點射之后,曹振江大聲道:“你們兩個笨蛋!給老子讓開射界,后撤,離炸彈遠一點兒!沖你媽那么靠前找死啊,過來給我換彈鼓!”
  余順舟和聶二龍怏怏的在地上趴著往回退,推到了曹振江身邊。
  高遠從地上爬起蹲在地上,他往前看了看,然后突然起身,奮力投出了一枚手榴彈。
  現在曹振江才像是個指揮員的樣子。
  開槍的時候顧不上,可是射擊一停,他非找機會罵上兩句不可。
  “傻貨!把彈鼓掏出來!”
  噠噠噠。
  “瞎啊,換彈鼓!”
  噠噠噠。
  “高遠!你在我開火的時候扔手榴彈,一口氣多扔幾個,讓他們抓住機會后撤!”
  噠噠噠。
  “哎呀我次奧你們這一幫人都咋學出來的!”
  高遠他們四個被罵的面如土色,卻還一句話都沒的說。
  但是天地良心,高遠,余順舟,聶二龍,他們三個是一個師父教出來的,向衛國教的可以說是因材施教,但更主要的是根據形勢和需要,優先教了他們最需要掌握的技能,那就是更偏向特種兵的戰法。
  穿插,滲透,潛伏,室內近距離作戰,打游擊等等諸如此類,高遠他們三個都學的不錯的。
  至于宋前,他從新兵連下連的時候直接進了警衛班,不是說不會開槍,不會打仗,但是現在正在打的類型肯定不是他擅長的啊。
  現在是開闊地形,遠距離火力壓制射擊,這是常規步兵最熟悉的戰場,卻不是高遠他們擅長的地方。
  地下基地里連個超過一百米射程的靶場都沒有,現在讓余順舟他們在距離五百米以外的距離,用81杠這種步槍射擊,那不是欺負人嘛。
  雖說都是打仗,但是不一樣的,戰場從來就沒有一成不變這回事。
  但是有了曹振江這挺機槍加入,李金剛和潘新的壓力再次減輕,從一點來說,曹振江想罵就罵吧,誰讓人家現在才是主力大哥呢。
  李金剛和潘新在地上趴著緩慢后撤,速度非常慢,可是敵人雖然被有所壓制,但遠程火力太少了,不可能將敵人徹底壓制,也無法將敵人全部消滅,所以李金剛和潘新也就無法站起來就跑,那就只能這樣慢慢的后移。
  “不行,這么打一會兒槍管就過熱了,敵人這架勢絕不止這點兒人,我估測敵人有一個排,但是要防備敵人的援軍很快就能到。”
  曹振江突然停止了射擊,他換上了一個彈鼓,對著高遠道:“還有手榴彈嗎?多扔幾個,等敵人試圖重新開火的時候,讓老尖和老乘機殺傷敵人,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快速撤退。”
  高遠低聲道:“只有四個了。”
  曹振江打了個短點射,想了想,道:“也行,你連續扔四個手榴彈。”
  這時潘新在對講機里急聲道:“不要!不要浪費手榴彈,讓克星把手榴彈扔準一點,精確殺傷敵人!”
  曹振江愣了一下,然后他大聲道:“你這是開啥玩笑呢?把手榴彈扔五百米我也就認了,扔他娘這么遠還精確殺傷?你做夢呢?”
  高遠這才明白,合著曹振江的指揮也不是全對。
  潘新沒理會曹振江的質問,他在對講機里低聲道:“目測敵人還有二十余把步槍,剛才敵人的機槍重新開火了,克星,你的任務就是一旦敵人機槍開火就立刻壓制回去,老曹,你開火壓制敵人的時候給我們一個信息,我們趁機快速后退。”
  這近距離交火和遠距離交火是兩個概念,這要是室內戰,雙方這么一碰頭,必然要有一方要丟下幾具尸體,可是這種開闊空間的壓制與反壓制,可以操作的空間自然就大了很多。
  曹振江短暫的沉默了片刻,然后他大聲道:“行吧,我打完一個三發短點射,等兩秒就是十發長點射,你們看著有機會就快速后撤,準備。”
  高遠拿起了一枚手榴彈,他從地上起身站了起來,只不過他站一會兒就趕緊蹲下并馬上換個位置,在挨了一槍之后,他可不敢站在同一個地方不動了。
  高遠在找敵人的機槍射手,終于,他將手榴彈奮力扔了出去。
  敵人的機槍射擊正猛,而打的就是曹振江這邊的機槍陣地,這一下曹振江他們四周子彈亂飛,但是高遠的手榴彈扔出去,過了幾秒之后轟然一聲巨響,敵人的機槍立刻就不響了。
  曹振江震驚了,他大聲道:“這也行?我次奧這也行?”
  嘴里說著話,曹振江動作卻不滿,他已經從地上趴了起來,在聶二龍的腳上一踢,道:“傻愣著!換地方啊!快點兒。”
  曹振江貓著腰快速跑動往一旁挪了二十多米,然后他再次臥倒在地,臥倒之后,他沒有急著開火,卻是沖著高遠道:“你也換地方啊!我次奧,怎么都傻愣著不動?等火箭彈呢?敵人要有迫擊炮一炮就把你們全炸了!”
  曹振江話還沒說完,他就聽到了一陣很是不祥的聲音。
  “迫擊炮!臥倒!”
  曹振江大吼的時候,在他們身后大約三四十米的地方,發出了轟然一聲巨響。
  巨響結束,曹振江目瞪口呆的道:“82迫!這尼瑪真有迫擊炮啊!”
  “敵人在后方部署有迫擊炮!你們快速轉移陣地,快!”
  戰場情況好像更復雜了,潘新在對講機里大聲讓高遠他們轉移陣地,而這個時候,端著一把狙擊步槍的李陽終于趕到了。
  曹振江大吼道:“這是試射,馬上轉移!快他娘往兩邊撤!敵人不按常理出牌啊,這是打的什么仗?”
  就這么短短的不到兩分鐘時間,戰場形勢是一變再變,讓人懵上加懵。
  就在這時,李陽對著高遠大吼道:“給你手榴彈,掩護他們撤退!”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走势 玩极速赛车一定会输吗 浙江11选5遗漏 一个月2000元如何理财 河北时时彩 神庙古墓 河北新十一选五走势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黑暗故事 股票配资合法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涨跌百分比怎么计算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p2p投资理财平台 模拟炒股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