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我家王妃是神醫 > 第369章 尸香魔芋

第369章 尸香魔芋


  秘術這兩個字讓江慕喬的瞳孔猛地一縮,抱著一線希望繼續往下看去。
  只可惜信的末尾讓人有些遺憾,長老雖然推測出了是秘術。可卻不知道那迷香如何制作,只知除了需要曼陀羅,還需要一種奇花,便是在黑苗族內也絕種的尸香魔芋。
  她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是尸香魔芋!
  楚云錚瞧出了她眼中的震驚之色,低聲問道,“你知道?”
  江慕喬依舊還是老借口,“忘記在那本野史異志的話本子上看到的。那本子上記載,尸香魔芋會引誘人靠近,然后殺死這人作為自己的養分。我還想著只是杜撰,卻不想竟然是真的。”
  楚云錚意外她居然知道,可聽著那奇詭的描述,不由又問,“真有這種奇怪的東西?”
  江慕喬再次點頭,“真的有。那植物最高能長到兩丈,花型碩大無比,能散發一種奇異的香氣誘捕獵物。真沒想到,迷香的另一味主要材料居然是它!”
  楚云錚從未見過也從未聽說過如此聳人聽聞的植物,可見江慕喬說的煞有介事,又見黑苗族的長老信中所言,便又問,“如何才能找到?”
  江慕喬苦笑著搖頭,“不知。尸香魔芋奇詭非常,非人跡罕見之地不得而見,更何況這種植物能殺人,除了黑苗人的先祖,只怕見過的人都已成了它的養料。”
  或者,也只有黑苗族那位脫族而出的神女和神女的后代才知道如何馴服這種植物。
  然而已經是百年前的往事,就算是黑苗族內部恐怕也尋不到神女和她的那些后裔的下落,而這里又是京城,毫無線索。
  江慕喬重新看向長老留下的信,飛快的又看了一遍,忽然又道,“不過,神女的后裔雖然找不到,百年前帶兵攻打黑苗族的將領,倒是容易找尋。”
  縱然時隔百年,可史書上總該有記載。若是能找到當年帶兵將領的子孫,一定會有發現。
  楚云錚當即點頭,“這個倒是不難。”
  兩個人當即決定分頭行動,江慕喬留在安王府,一方面仔細回憶尸香魔芋的特點和生長環境,讓平安休息后,又把阿蘿叫過來仔細詢問。
  然而準備走的平安聽到阿蘿要過來,腳步卻又遲疑,“二姑娘,黑苗長老托我給阿蘿姑娘捎句話,說是讓她莫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江慕喬心底輕嘆,“行了,我知道了。”
  看著平安滄桑憔悴的模樣,她語氣溫和,“你先去休息,有什么事情等你歇息好了之后再說。”
  聽說平安從南方回來帶來了黑苗的消息,阿蘿來的飛快。
  江慕喬先問她有沒有聽說過尸香魔芋,阿蘿嚇了一大跳,“二姑娘,您是怎么知道這種不詳之花的?我們黑苗傳說,尸香魔芋開放之地,便是人似無葬身之所。”
  江慕喬把長老的信交給她,阿蘿良久方才看完,低聲嘟噥,“不過這件事是我們族中的禁忌,我也是有一次聽長老說我是阿葉神女之后最有天賦的。后來找了機會問了長老,長老說阿葉神女當年做了錯事,險些害的我們黑苗滅族。不過,我倒不知曼陀羅和尸香魔芋能配制出迷香。”
  阿蘿深受打擊,“二姑娘,我居然連這個都不知道。”
  江慕喬本來是打算好好問問關于尸香魔芋的事情,沒想到阿籮的反應全然不在預料之內,她只得反過去安慰,“張老不都說很多秘術和秘法都失傳了嗎,你不知道也沒什么稀奇的。”
  阿籮沮喪至極,“對不起二姑娘,是我沒用,沒能幫上你。”江慕喬本就心亂如麻,又費了一番口舌才讓阿籮回去。送走人之后,她坐在椅子上發呆。
  曼陀羅、尸香魔芋、迷香,還有黑苗族百年前的往事,這一切像是被一只看不到的手緊緊的連在一起,成了無解的環。她只能等楚云錚回來,看能不能從史書中發現解開的線索。
  左等右等,楚云錚方才神色肅然的回來。
  一見他的臉色,江慕喬便心中一咯噔。果然,下一刻便聽他說,“喬喬,沒有查到線索。”
  江慕喬失聲反問,“怎么可能。”
  楚云錚面色深沉,“我叫人查了史料,百年前的確有一場南征之戰。史料上只記載,此戰雖勝,然不詳。”
  不詳?!
  江慕喬瞪大了杏眼,“這是何意?”
  楚云錚再度搖頭,“不知。但據我所知,這種大破木府和南方黑苗族的戰事,理應在史書上留下一筆。之所以會被語焉不詳的蓋過,就是因為其后又發生了事情。”
  這話讓江慕喬立刻想起了張老書信中所說負罪脫族的阿葉神女和其后裔立誓復仇一事,她呼吸一滯,失聲道,“會不會是因為神女的報復?”
  楚云錚只道,“只是有可能。”
  百年的時間,縱然血肉骨骼都足以化成灰,更別提那些恩怨舊事。時隔如此之久,又如何還原追溯?
  江慕喬難掩失望,“可怎么會毫無線索?”
  楚云錚頓了一下,忽的又道,“喬喬,現在的史料上雖然沒有記載,但未必就無人知曉。”
  這話讓她心中騰的升起一線希望,“還有什么辦法?”
  楚云錚微微搖頭,有些不忍的開口,“不是什么辦法,而是有人或許會知道,比如那些博古通今的大儒。”
  江慕喬立時明白了楚云錚話里深意,她眼里的光芒霎時暗淡,嘴唇猛的抖了抖,垂下眼睫半晌才道,“你說的可是我外祖父。”
  外祖父崔太尉乃是一代大儒,貫通古今,那百年前史料中一筆帶過的舊聞,他的確有可能會知道。
  只是,這要怎么開口?
  她口中苦澀浮沉,久久不語。
  楚云錚摸了摸她的頭發,“別為難,改日我去拜訪崔太尉,料想能有個好結果。”
  他話音落下,江慕喬便搖頭,“不。”
  她猶豫良久下定決心,“還是我去吧。”
  帶著一絲苦笑,她輕聲道,“前些日子我還想著,在什么樣的契機下才讓我有勇氣面對外祖父,今日總算是知道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股票推荐·天牛宝资深 胜平负 我要配资网 股票配资门户网站 探陵人 什么叫融资 中国联通股票 股票指数基金怎么买 短线黑马股票推荐 股票涨跌主要看什么指标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版 河北十一选五推荐任 雷神 特工简.布隆德归来 河北11选5在线直 足球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