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槍炮與光影 > 第85章 目標仙霞州

第85章 目標仙霞州


  在經歷了伙伴們花樣百出的調侃后,卡羅這頓中午飯吃得五味雜陳。
  翻臉是不可能翻臉的,畢竟,只有關系相當好的幾個人,才能像這般彼此沒心沒肺地互開玩笑。
  這種氛圍是卡羅夢寐以求的,雖然作為被侃對象感覺十分尷尬,但心底里卻還是很高興。
  飯后,卡羅將軍隊要來的消息傳達給了村中幾個管事的,隨后便安排五指峰村上上下下開始為搬遷做準備。
  夏琪也將自己要隨藍蝶幫遠行的消息告知了查爾老伯他們,在一番勸說與反勸說后,村民們也對夏琪的決定表示理解和支持。
  待到第二天早上,村中的家家戶戶都已經將大包小包的行李收整完畢,只待軍隊到來,便可立馬啟程。
  雖說是“靛藍蝴蝶”消滅了匪幫,但要是和王國軍隊正面撞上,恐怕場面也會失控,卡羅亦會陷入左右為難的境地。
  蓋德深諳其道,便一早就讓波爾將露營車開到了北峰山腳下,隱蔽起來。
  這會,迎著晨風,卡羅艾莉絲等人陪著夏琪來到了北峰之上,為她逝去的雙親最后掃一次墓。
  這是一處坐北朝南、崖壁凸起的僻靜之所,近處環繞著青蔥綠林,遠眺可將包含其余四峰在內的山水盡收眼底。
  兩座簡單的墳包并排而立,前方矗立著一塊寬大厚實的大理石墓碑。
  看得出夏琪和其他村民經常過來打掃,四下并無雜草,墳包周圍還種上了一圈白色的鮮花。
  夏琪一個人站在墓碑前,雙手合十,閉著眼睛默默禱告。
  同行的查爾老伯和其他十幾位村民代表在她身后,低頭閉眼,表達哀思。
  卡羅等五名同伴則在最后方站成一排,神情肅穆。
  哀悼完畢,夏琪才動情地對著墓碑緩緩道:
  “爸爸,媽媽,布魯托被打倒了,村子得救了,多虧了卡羅哥哥他們,我們的噩夢終于結束了。您兩泉下有知,也為這個消息感到欣慰吧。”
  “琪琪已經決定了,要跟著‘靛藍蝴蝶’的各位一起去冒險,用皇星戰具賜予我的能力,像卡羅哥他們一樣,去幫助更多被壓迫被欺凌的人。”
  “不用為我擔心,你們的女兒已經長大了,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
  周圍人看女孩面露哀傷卻眼神堅定,伴著這飽含親情的話語,無一不感慨動容。
  反應最為激烈的,卻是站在卡羅身旁的艾莉絲。
  雙肩微微顫抖,鼻尖泛紅,眼眶里仿佛都有眼淚在打轉。
  卡羅雖目不斜視,卻也感覺到了身邊人的情緒。
  小辣椒肯定又是觸景生情,想起了童年往事。
  盡管她一直諱莫如深,可卡羅不難想象,那一定又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艾莉絲在兀自傷感之余,感受到了左手傳來的溫度。
  抬眼左顧,卡羅依舊目視前方,只不過右手柔和地握住她的手,從指尖到掌心,驅散著冰涼。
  艾莉絲心情絲絲回暖,沒有過多言語,而是默契地將手掌回握,傳達著自己的心意。
  不多時,村中一個男青年急匆匆地沿山路跑了上來,邊跑邊喊:
  “各位,西邊來人了!好長的車隊,上面都是士兵。”
  卡羅聞訊,上前問道:“看見領頭的是什么人了嗎?”
  “見到了,一個膚色很黑的刺猬頭青年,豹頭環眼,面相很兇。。。”
  別看貓吉有時傻愣愣的,辦起事來執行力非同一般哪,說后天就后天,絲毫不耽擱。
  卡羅由衷贊賞。
  隨后,卡羅對村民們道:“玄武C集團軍的人到了,大家準備迎接,后續的事情就交給他們處理。”
  言末,卡羅笑了笑:“各位,我等身份特殊,就不在此地逗留了,就此別過,有緣再會!”
  查爾老伯一臉不舍,帶頭感謝道:“諸位義士,你們的大恩大德我們五指峰村銘記于心,永生難忘!”
  說罷,在場的村民包括夏琪,都對著卡羅五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拜謝過后,村民們便陸陸續續地先行下山。
  查爾老伯走在最后,多叮囑了夏琪幾句,并同幾人作最后的惜別。
  盡管卡羅先前就已大致交代好,查爾還是有些心虛地問道:“卡羅小哥,要是軍爺們追問你們的事,我應該如何應對?”
  查爾知道不能暴露藍蝶幫,卻也擔心官軍會咄咄逼人。
  畢竟自己和其他村民只是普通百姓,哪敢得罪手里有槍的官家人。
  卡羅聽罷呵呵一笑,桀驁浮于臉上,給查爾鼓勁:
  “你只管和他們領頭的對接,其他人一概不用搭理。誰要是敢逼你,就報我的名字。放心吧,軍隊那邊我都說好了,不用慫。”
  見卡羅信心滿滿,查爾也仿佛被打了一針強心劑,和眾人珍重告別,拄著拐棍下了山。
  此刻剩下的,只有藍蝶幫五人和新加入的夏琪,氣氛也輕松下來。
  夏琪一直看著查爾老伯身影消失的道口,怔怔出神。
  卡羅來到她身邊,揶揄道:
  “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噢,過了可就沒機會了。”
  夏琪被拉回現實,立馬噘嘴嬌聲道:
  “我才不會反悔呢!快,咱也下山,即刻出發。”
  蓋德伸了個懶腰,道:“沒錯,咱們也是時候啟程了。參謀長,下一個目的地是?”
  卡羅無語,半晌才干笑道:“我什么時候成參謀長了?”
  史萊克怪聲怪氣地附和道:“咱這一路走來不都是你規劃的嗎?卡羅,接下來也交給你了,我們幾個正好圖個省事兒。”
  再看波爾、艾莉絲和夏琪,都微笑地等待他作出下一步的旅途規劃。
  游離在幾個人之間的,是對卡羅決策能力的無比信任。
  這種被信任的感覺,讓卡羅有種如沐春風的暢快。
  習慣性做作地捋了一把發型,伴隨著標志性的爽朗笑容,卡羅隨即伸出右手指向東北:
  “目標仙霞州首府——烏烏迪亞,出發!”
  “噢耶!”
  五人一起高舉雙手,痛快回應,接著便一齊有說有笑地朝山下走去。
  ——————————
  吉斯率領的車隊以兩輛重型工程作業車開道,一路朝著五指峰村駛來。
  路上,他不斷感慨:
  這地方簡直是與世隔絕,盡管有卡羅給的路線圖,但這山路崎嶇復雜和柳暗花明的特性,還是讓他和隨行部隊吃盡苦頭。
  怪不得布魯托匪幫躲了一年多都沒被發現,原來是找到了這么個藏身地點。
  該說是卡羅運氣太好呢,還是自己在某些方面尚有不足?
  為了履行和卡羅的承諾,昨天一大早吉斯就回到幻冥市召集人馬,征調工程和運輸車輛,浩浩蕩蕩地朝西北挺進。
  本想著提前抵達給卡羅個驚喜,豈料這一路上不是落石封路就是道路過窄,搞得他只能讓工程作業部隊連夜架橋鋪路,加班加點,這才勉強算是在約定時刻抵達。
  這一連串遐想的功夫,車隊已經抵達了村口。
  村民們像是早有安排一般,整齊地列隊在村口迎接。
  吉斯率先從領頭的工程車上跳下,向著人群走來。
  隨行官兵緊隨其后,下車,列隊。
  村民們看著這一眼望不到頭的車隊長龍,震撼與緊張交織,他們從沒見過這么超規格的陣仗。
  同時,他們更是對卡羅佩服得五體投地,那個灰發青年的能量是何等巨大。
  吉斯來到人前,朗聲道:“五指峰村的各位,我是王都機動玄武C集團軍的吉斯.拜森,布魯托匪幫的后續處理和今天的搬遷行動,由我親自監督負責。”
  吉斯說完便停了下來,等待村民們的回應。
  按照他的預想,這幫人應該會立馬激動得集體叫好,歡呼雀躍,對自己的親力親為大加贊賞。
  可十幾秒過去了,鴉雀無聲。。。
  吉斯有些尷尬,看著眼前面面相覷的樸實男女老少,兀自納悶。
  奇了怪了,這幫人竟然沒聽過我吉斯.拜森的名號?
  糾結半天,吉斯才悻悻地補了一句:“是卡羅.默德薩克叫我來的!”
  此語一出,人群里立刻炸了鍋。
  村民們一聽到卡羅的名字,激動異常,紛紛露出了笑臉,歡呼聲此起彼伏。
  查爾老伯在老伴兒的攙扶下走了出來,對著看傻了眼的吉斯拜謝道:
  “長官莫怪,我等山野村民見識短淺,不認識您這樣的大人物,稍有警惕,求您見諒。既然您是卡羅小哥請來的,那就肯定信得過了。您不辭辛勞來幫我們搬遷,小民在這里代表鄉親們謝過長官!”
  吉斯本性單純,幾句好話入耳,立刻喜笑顏開:“哪里哪里,諸位也是我暮光省轄區內的國民,軍民同體,為民服務是應該的呀!”
  查爾見對方也是個好說話的年輕人,愈加恭敬道:“長官和屬下不辭辛苦長途跋涉,為我們勞心勞力,鄉親們甚為感激。村里已經為您們準備好了飯菜接風洗塵,聊表謝意。”
  這種軍民一心其樂融融的景象是吉斯非常樂于見到的,此刻心情大好的他,也展現了作為一個預備指揮官的優秀素養。
  只見他豪邁地擺擺手,后又拉著查爾老伯的手懇切道:
  “無功不受祿,怎能一來就只顧著吃喝?讓我們先把正事辦了,再來心安理得地接受鄉親們的美意!”
  說罷,吉斯向后方發號施令道:
  “所有人注意!1連和我隨行,其余部隊,立刻開始幫助村民們搬運行李,誰敢偷懶或拿了人家一針一線,軍法處置!”
  士兵們齊刷刷回應:“是!!!”
  言末,吉斯又對查爾說道:“老伯,有勞您帶路,咱們去清理下布魯托匪幫的賊窩。”
  為了查爾行動方便,吉斯還叫了兩名抬著擔架的士兵。
  村民們眼中的吉斯,形象瞬間光輝高大起來。
  不愧是卡羅找來的人,和他一樣,一身正氣。
  查爾一臉欽佩,連忙回道:“吉斯長官一心為民,我等感激不盡。小民這就給長官帶路。”
  上山的路上,吉斯不斷向查爾詢問卡羅等人討伐匪幫的細節,并打聽卡羅的去向。
  可由于卡羅早已事先把應對措辭跟查爾交代好,一番交流下來,吉斯也只能了解個大概。
  尤其是“靛藍蝴蝶”的存在,查爾只字未提。
  在得知卡羅已經離開此地繼續旅途后,吉斯不滿道:
  “哼,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么?這家伙倒是玩得溜!”
  查爾躺在擔架上看著吉斯的反應,也對卡羅的身份充滿好奇,便問道:
  “長官,您和卡羅小哥關系很好吧?”
  吉斯也不隱瞞,坦然道:“他是我的學長,也是我的好朋友。”
  “學長?”
  “哈哈,老伯,您叫我長官卻叫他小哥,看來他跟你們隱瞞身份了哦~”
  查爾吃味,忙起身問:“啊?那他究竟是?”
  卡羅一直表現得親和友善,沒有半點架子,這會聽了吉斯的話,查爾隱隱覺得無形之中怠慢了對方。
  “王都軍官學院歷史總排名第二的高材生,掛名中校,父親是公爵,同時也是王都機動大將。這樣的貴族公子哥竟然拋棄家里給的一切,只想著游山玩水,您說是不是很奇葩?”
  查爾默然許久,慢慢躺回了擔架上,仰望天空,意味深長:
  “是啊,一個很奇怪的好人哪。。。”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足彩胜负彩 江苏7位数专家*号 搜 甘肃快3 新浪网球比分直播 十二选五辽宁一定牛 1号配资 亿鑫配资 体球即时网 美国股票推荐 江西多乐彩 18选7开奖号码表 st股票有哪些 指数竞彩比分 配资存在哪些风险 湖南幸运赛车 吻球网足球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