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五行賞金獵人 > 第一百二十三章:得功

第一百二十三章:得功

他們路上飛馳著,是如此地激動。
  
  他們沒想到如今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了。
  
  山川河流在他們身后,不斷地倒退著。森林樹木的葉枝茂密,但是他們在變其中空穿梭,卻是一點阻礙都沒有。
  
  不論是什么時候那枝葉,在他們身前出現,他們都們立馬反應出來,及時閃避。
  
  這種閃避,也不止是說,在這一點什么一次過了,之后就是要命地躲閃產及,摔了又摔。
  
  或者,這次過了第二次,第三次勉強躲過,之后,就摔得外人仰馬翻。
  
  不論身邊是什么動物在他們旁邊出現,他們都能飛快超越。
  
  “小豪,這速度……”
  
  “多虧了那霍才的周天氣息,沒想到周天氣息還可以給予。”
  
  “也是,沒想到對于我們的水火,他的紫色屬性竟然沒有出現排斥反應,這倒是讓人很意外。”
  
  “行了,都占到了便宜,還去說人家的壞話。”
  
  “不論怎么樣,在這個世界里,要想活下去,對人是不能對盡信的。”
  
  “……是拉。對人常抱三分疑,未可全拋一片心,對吧。”
  
  說著,小豪在那里,是一直在笑著,而小烈他在那里是尷尬地笑了笑。
  
  說著,小烈在那里是一直很尷尬地說著,又沒有說太多話。
  
  “那,好像這個速度,就是加斯他來了,也不會有太多的勝算給他,相比起來,我們不會輸于下風。”
  
  小烈說著,嘴角揚起了一絲得意。
  
  而小豪他在那里,也是在感覺,道:“加斯,他是很快呀,好厲害,我們來這里這么久了,他也應該更加厲害了!”
  
  小豪變這樣平和地說著,小烈卻一點都沒有生氣的意思,他在那里是次序冷地。
  
  森林在身旁飛速移動著,而月下的陰影落在他身上,是那么地斑勃。
  
  “我們來比賽輕喲吧。看誰先到新手村!”
  
  小豪笑道,他提議著,是因為他們現在的能力,讓他非常的激動。
  
  “無聊!”
  
  小烈臉一捌,側向了另一邊。
  
  “是拉,是啦。我先走一步,輸了的,要給對方捶一個月的肩膀。”
  
  小烈雖然是明確地拒絕了小豪,但是他在那里是一直很自說自話,在那里自己就飛快向遠處奔了去。
  
  小烈嘴角噴出一句不屑,道:“你以為我會上你這么淺白的激將法。你的這種小把戲,我3歲的時候,就不再玩了。”
  
  嘴昊里雖然是這樣說著,但是卻直接蹭地竄了出去,眼里周天氣息聚起,顯使了來。
  
  因為小豪他的速度,在那里是飛快的,而已經隱藏在了前方的葉林密枝之中。
  
  小烈深紅色的周天氣息,在眼上匯聚,向著小豪看去。
  
  只見在一群,黑色的世界里,12點鐘的方向,有一青色的身影在不斷向前。
  
  攀枝越樹,過度得極其自然。
  
  “哼,這種速度,看我分分鐘,追上了你。”
  
  唆!
  
  小烈,他飛快向前方追了去。
  
  唰唰!
  
  小豪在一旁感慨道:“小烈,你來了?”
  
  小豪在那里一直在飛奔,而小烈在身后,是飛速趕到。
  
  刷刷!
  
  他們很快并肩而走。
  
  “小烈,你來啦?”
  
  小豪笑著,沖小烈笑一臉。這一笑,讓他們直接的是變得更加地戰意濃烈。
  
  “等你好久,那這里,就算是我們的起點了。我數321,然后,我們就直接向前奔去。”
  
  小豪說著,豎起了手指。
  
  “誰會玩這么無聊的游戲,我只是販怕你出了什么事,給別人添了麻煩。”
  
  但小烈在說著,小豪他也在一旁,笑著和他看著。沒有去回應小烈他的話,小豪他是直接開始了倒數。
  
  “3!”
  
  “你有疫沒有聽人說話,我說不去。”
  
  “2!”
  
  “都說了不去,你這樣不守規矩,殺了你哦!”
  
  “1!”小
  
  唆!唆!
  
  小豪在這里數著,到了1,直接向外面奔了去。
  
  而小烈,他嘴里是一直在拒絕,但是當小豪他數到了1,連和小豪確認的時間都沒有經歷,直接就向著村子的方向,甩足了馬力飛起。
  
  “這什么無聊的游戲?!”
  
  小烈在抱怨著,卻加大的周天氣息在腳上和眼上。
  
  刷!
  
  二人來到一處,小豪見狀一笑,又是加大了馬力,直直向前沖去。
  
  “我先走一步了!”
  
  小豪笑著向前方奔去,青勾搭周天氣息卻是在身體上燃起,那么深,那么濃。
  
  他們在這里,是極其地興濃,不知道的是前方的村子里,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進出是受阻。
  
  “這也是,咱們西鵬王是怎么想得,明明來占**女,卻還讓我們來求和。咱們讓兇他們這樣地受挫,他們恨不得把咱勻們肅剝皮抽盤筋,怎么可能接受和談。”
  
  “是啊?這是不是看咱們不順眼,讓咱們來這里找死啊?”
  
  “要說都怪你,和西鵬王共席的時候,轉人家的盤子。人西鵬王是誰,一山這主,好容易想吃個蝦,筷子則剛一伸,好嘛,你個腦子不知道出了什么奇葩的事,竟然卻去把人的蝦子給轉沒了。”
  
  “變這,就是吃個飯,不至于吧。”
  
  “呵,還不至于,不派你來趟這趟深水,派誰。”
  
  “怪我嘍,那你怎么來了。”
  
  “我怎么來了,還不都是平日里和你走得近了一些,真得是交友不慎,跌入了谷底。”
  
  “……我不是想和你說話了。”
  
  “一樣。我也不想理你,只是想著,他們兩軍交戰,不斬來使,我們也可以且個好的彩頭。回到去,最好是沒個顏色在身上,受幾句責難辱罵,過去就過去了。”
  
  “是啦,千萬不要遇難上什么亂岔子,幺蛾子,讓我們難上加難。”
  
  二人加快了速度,直直向前。
  
  剛到門口,要往里走,門衛里格就攔住了他。
  
  “是誰?你來這里干嘛?”
  
  里格在這里說著,又沒有說什么其它的話。提起了這人,看動物一樣看著他。
  
  而這人,是一直在那里很畏畏縮縮地縮著閑腦袋,在那里唯唯諾諾地說道:“我是們,我勻們是尋那個,來拜訪,村長大人的。”
  
  “拜訪村長大人,誰告訴你,這里有村長大人?”
  
  而這一切的問題向他們拋來,卻是一點都不能淡定自若了。
  
  原本的驚慌失措,又是變得更加驚慌失措。
  
  而里格見他們都在這里是一愣愣得,支支吾吾,前言不搭后語,就直接是在那里打量了起來。
  
  摩梭打量著兩人,發現了在他們的手臂上,各自有一只鷹頭的符號。
  
  他們都是在那里,直接一激。
  
  “你們,西鵬寨的那些個龜孫?”
  
  摩梭上前,就是超脫向這里來把另一人的手袖子探上去。
  
  果然,他們的手臂上,都有西鵬山寨的印記。
  
  “西雞的小龜孫?”里格的目光頓時顫動了起來。
  
  他一把直接把這人和另一人,扔到是天上。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
  
  這人是一次次地在求饒,在空中,是一直哀求著。
  
  而另一人,卻也是抱起了手,作跪求狀。
  
  “哼!垃圾!”
  
  里格,向天上,一把手抓了上,向下一折,喀嚓,這人的腰被直接折斷,又讓里格扔在了一邊。
  
  “你?”
  
  里格又看向了另一人。這人嘴里哀求著,身體抱成了一團,是來給自己一個好的防衛,讓自己的傷害降到最小。
  
  而里格他哪里會放手,對于這個西鵬山寨的人,他是恨不得一晚上就死光。
  
  恨不得柯南去那里一趟又一趟,恨不得凹凸曼上那里去一天又一天。
  
  現在,兩個人就在自己眼前,他哪里還有遲疑的余地。
  
  一躍而起,目標是地上的那個人。那個人在地上,空著懷,暈倒了。瞅著了空中的那團,起腳要踢。
  
  來至身前,滿腔的怒火讓他頭腦發暈,他切要失去理智。
  
  起腳,綠色周天氣息在腳上聚集,對準了尋團就要來。
  
  啪!
  
  響聲震天,那團眉頭皺緊,但他又沒事。
  
  旁邊,他們中間有一人,在那里橫空攔住了他們。
  
  這人不是別人,摩梭,他在那里是一直地把單腿擋住了里格。
  
  里格一愣,按照他自己的攻擊方式,他極有愿望支f去把,右腳反擰,直接回踹回去。
  
  但是,他的沖動畢竟是忍住了。三人落在了地上,一團團的灰在三人中間。
  
  “摩梭,你干嘛?包庇這些西雞?”
  
  里格憤怒著,一腳踢上了這地上抱團的人。
  
  而摩梭卻是一笑,道:“你在先冷靜,對于他們確實是要先殺了才痛快?!但我們這里的人都知道,他們那邊又何嘗為知道呢。”
  
  “你想說佬F,別繞彎彎,我一個俗人,并不太懂那么多復雜的。”
  
  里格里這樣一說,摩梭卻是嘆了口氣,上前安慰道:“你也先緩緩,平得復下自己的心境。”
  
  “緩什么緩,有話就說。”
  
  里格直接反手拒絕,摩梭在那里是一笑,道:“你看,他們在這里是怎么說,知道這里恨不得滅了他們,他們還來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
  
  聽了這話,里格氣呼呼的紅臉上,出現了一絲緩和,他在那里是直接變得愣愣地。
  
  他走到了一邊,拍送餐自己的胸膛,道:“這人,還是你來問。我去旁邊消消氣,也是怕,忍不住,失手宰了他。”
  
  說著看了那團成團的人,團成團的,對他媚笑求饒,看了一眼。
  
  而里格卻又是惡心狠狠瞪了過去,仿佛是要上前將他撕成碎片。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2018151 云南快乐10分玩法规则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 内部时时彩预测神器 湖北福彩30选5结果 理想论坛股票实战 福彩3d与排列3有什不同 河南省体育彩票官网 怎么样炒股 吉林十一选最大遗漏 河北11选5技巧绝招 股票走势分析 精选24码期期准87654 宁夏11选5在哪里可以买到 凯龙股份股票行情走 最准极速时时彩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