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龍騎士的快樂 > 第0005章 新家庭

第0005章 新家庭


  “叔叔,暫時沒有困意,我想去書房看一會書。”晚餐結束,一家人閑聊半小時后,奧爾丁頓提出請求。
  “當然可以,莫利斯先生,帶奧爾丁頓去我的書房。”奧特姆高興的說道,“你父親常常告誡我,書是通往貴族道路上的青石磚,我買了很多書裝點我的書房,但你知道,我并不喜歡看書。”
  奧特姆自己看不進去書,但是對于侄子喜歡看書,卻相當的喜悅。
  在老管家莫利斯的帶領下,奧爾丁頓別過叔叔、嬸嬸,來到二樓的書房。房間里有魔法燈,這是魔法師們研究出來的“科技”,依靠城市魔網提供魔力能源,便能持續點亮燈泡中的小型魔法陣,釋放一個恒定的照明魔法。
  這個世界的魔法師,并非是那種會釋放破壞力驚人魔法的群體,更像是一群“科學家”,利用魔法改善生活。
  魔法燈,就是魔法師們的一項偉大發明。
  不過,魔法師們還沒有發明出“手機”、“電腦”、“火車”、“飛機”這些具有高科技含量的產品,甚至連“電話”都沒有發明出來。
  “奧爾丁頓少爺,咖啡放在這里,您有什么需求只需要拉繩鈴即可。”
  “好的,莫利斯先生,你先去睡吧,我看完書就回房休息。”奧爾丁頓微微頷首,得利于原主在灰鐵之堡多年的貴族禮儀教育,他現在一舉一動都符合貴族的一貫禮節,讓人挑不出毛病。
  等莫利斯管家關上房門,奧爾丁頓并未翻書,而是靠在椅背上出神。
  從早上開始到現在,他都沒來得及好好思考一番,自己現如今的境地,正好趁此機會梳理一下。
  上一輩子在地球的經歷,就像是一場夢幻,雖說死于疫病算英年早逝。但本身也已三十好幾,該吃的吃了、該喝的喝了、該玩的喝了,并未留下多少遺憾。雙親早他兩年去世,自己也沒有娶妻生子。
  可以說死就死了,除了好朋友可能會偶爾想念,應該也不會有人掛牽。
  甚至于疫病期間,自知挺不過去,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所以一覺醒來發現自己魂穿新世界,不僅沒有驚慌反而生出竊喜,能重新活一世誰不愿意呢!而且這還是一個奇幻的新世界。
  “本以為死后煙消云散,沒想到還能領略一番異域風情,豈不美哉!”
  上輩子的故事已經畫上句號,這輩子的故事才剛剛開始,他看了一眼書房墻壁上掛著的醒目的鳶尾花紋章,開始梳理自己的“新”家庭。
  大約一百二十六年前,金雀花首都凡爾賽城,楓丹白露宮國王腳下,曾祖父單膝跪地接受分封。
  自此,有了紅葉鎮男爵這個貴族爵位。
  曾祖父選擇了自己最喜歡的鳶尾花,作為家族的姓氏,回到封地開始經營家族。雖說曾祖父屬于軍功新貴,比起那些千年傳承的貴族,就相當于戴金鏈子的暴發戶。但他覺醒了龍騎士侖加特·雷暴奔狼傳承下的奔雷之力血脈。
  這等于說一舉將家族的底蘊,延長幾千年乃至上萬年歷史,瞬間就從暴發戶變成最尊貴的血脈貴族。
  但實力越強,生育力越低。
  曾祖父只有祖父一個兒子,不過祖父天賦比較差,沒能繼續覺醒奔雷之力,終其一生也僅僅只是精英騎士。祖父迎娶了亞眠城伯爵卡盧克·綠葉之芒的次女卡莉·綠葉之芒,生下奧雷諾與奧特姆兄弟。
  這是鳶尾花家族第一次貴族聯姻,卡盧克是帝國伯爵,當然如今卡盧克伯爵已經亡故,長孫卡德爾繼承了爵位。
  祖父已經去世,祖母依然健在,住在紅葉鎮鄉下的城堡中。
  奧爾丁頓的父親奧雷諾成年后襲爵,雖然沒能覺醒血脈,但天賦卓絕,鷹擊城伯爵海林頓·鷹擊長空十分欣賞他,將女兒海倫娜·鷹擊長空嫁給他,生下了奧黛麗與奧爾丁頓姐弟兩個。
  海林頓也是帝國伯爵,這是鳶尾花家族的第二次貴族聯姻。
  至于奧爾丁頓的叔叔奧特姆,天賦差勁,也沒有爵位承襲,只能以容克身份擔任小凡爾賽的官員。不過借助龍騎士血脈的榮光,迎娶了百花鎮男爵路易斯·蒲葦的女兒芙蘭·蒲葦,生下了兒子奧斯卓。
  路易斯是帝國男爵,這應該算是鳶尾花家族的第三次貴族聯姻。
  所以,鳶尾花家族從晉升貴族開始,一共傳承了四代,奧黛麗、奧爾丁頓、奧斯卓就是第四代的全部子嗣。
  “不知道芙蘭嬸嬸還會不會繼續生育,大概率是會,畢竟路易斯男爵還希望有個覺醒血脈的外孫……”奧爾丁頓想到。那些與鳶尾花家族聯姻的貴族,很大部分都是想分潤龍騎士血脈這個榮光。
  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姐姐奧黛麗·侖·鳶尾花。
  鳶尾花家族的第四次貴族聯姻,就是姐姐去年出嫁,丈夫是落日谷男爵阿爾瓦·紫雀花。
  阿爾瓦只是普通男爵。
  但他的父親,同時也是他的領主,是香榭麗舍宮伯阿諾德·紫雀花。宮伯是宮廷伯爵的簡稱,與邦伯、邊伯一樣,都屬于侯爵級別,有自己的伯爵國。而且紫雀花這個姓氏,源自于王室,不過年代已經久遠了。
  “四次聯姻,讓鳶尾花家族與一位宮廷伯爵、兩位帝國伯爵、一位帝國男爵攀上關系。有這樣盤根錯節關系,只要鳶尾花家族不犯大錯誤,子嗣有所保證,大概傳承千年并非難事……而且,貌似再過幾年,我也得聯姻?”
  拉法大陸,準確說是金雀花王國,從不講自由愛情。貴族基本只與貴族結合,平民與貴族之間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
  的確有貴族騎士愛上平民女孩,或者平民小子娶到貴族名媛,但這種情況更多存在于騎士小說中。
  “我在想什么呢,剛穿越就想女人……看書看書!”
  他從書架上選了一本《多瑙河行省建制考》,這是一本講述多瑙河行省建立歷史的書籍,作者是一名容克,擔任過小凡爾賽的文化官員。
  奧爾丁頓想看看這方面資料,以加深對多瑙河行省復雜局勢的認識。
  然而書本翻開,不知道是思想開小差,還是眼睛花了,他正閱讀首頁的序語,看著看著那內容就變了。
  出現一張散發熒光的圖片。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股票分析报告 快3 河南快3 甘肃快3 广西快3 山东20选5开奖号走势图 基金配资10倍 云南11选5开奖 股票配资推荐公正卓信宝配资 云智在线配资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35选7开奖结果 黑龙江正好网11选5 河南快3 甘肃快3 福建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