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一章 掙扎

第一章 掙扎


  天色已暮,燕鶴睜開雙眼,睡到了黃昏。
  這日子,困了睡,睡了不餓,不吃飯,血糖低,又困,繼而又睡。惡性循環。
  燕鶴安靜地躺在床上,聽外面零落的狗聲,遙遙的吆喝聲,開門聲,關門聲。胃里泛起惡心感,支起身,低垂著眼,摸索著開了燈。慘白的白熾燈光照著蒼白的臉,動了動手指,下了床。
  從床下拽出一箱牛奶,摸了一盒,牙齒扯開吸管的包裝,插了進去。
  抿了幾口冷冰冰的牛奶,整個人有了些活氣,煙火的味道飄進這間屋子,從那冷漠空寂的夢境里出來的燕鶴,此時才感覺自己的血液還在流動著。
  燕與鶴,是誰?夢中出現這名字。燕鶴,燕與鶴,名字真像。大概睡多了,癔癥了。
  燕鶴靠在沙發上,頭向后仰著,脆弱的脖頸拉出的弧度宛若垂死的鶴細長的脖。
  燕鶴,燕與鶴,燕鶴,燕與鶴,燕與鶴……
  燕鶴猛然驚醒,又睡了。煩躁地站起身來,推開落地窗,去了陽臺,此時已萬籟俱寂,兩三輛車呼嘯而過,燕鶴直直地盯著十樓下面的公路,心跳猛然加快,向陽臺邊緣走了幾步,手指用力抓住欄桿,青筋暴出,呼吸加重,側著身,一點一點抬起腿,有聲音蠱惑著,跳下去吧,跳下去吧,一切都結束了。
  胃猛然一陣絞痛,燕鶴猛然軟倒在地上,捧著臉,低低地笑了出來。
  不想這樣如廢物地活著,可是也不甘心這樣死去呀。
  就這樣吧。
  燕鶴回了屋,從抽屜里取出在廟里求來的紙符,燒了,收了灰燼,兌了水。
  就這樣吧,如果能再醒來,就斷了過往,好好活著,如果沒醒,也好。
  燕鶴一仰頭,將水倒入口中,抿唇,如兒時喝的草藥渣。
  躺在沙發上,黑暗中意識逐漸模糊,陷入沉睡。
  夢中困在狹小之地,過了許久,有人把自己抱出來了,放在一個暖暖的地方。
  ……
  修星燕家
  “萬年已過,我燕家道子終于出世了。我燕家有興盛之望。”
  “那可不是,聽說出世道子有九。這九位道子均是在青蓮里孕育,那青蓮有上古大能的血澆灌,天才地寶培養。這道子實乃我燕家興盛所在呀。”
  “的確。不過聽說有位道子的情況不咋樣呀。”
  “聽長老說,那位神魂未醒。”
  “神魂未醒,那不就是個木頭人。”
  “木頭人不是什么都做不了?”
  兩人面面相覷。
  “長老們自有安排吧。”
  “也是。過一年就是道子的周歲禮了。你準備了啥呀。”
  “還能有什么,天材地寶唄,實在沒東西把人送去。”
  “哈哈哈哈哈哈……”
  眼皮子很重,燕鶴勉強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柔和的光,還有……燕鶴一驚,高高的殿頂,赭紅色的木頭,白澤的雕像,燕鶴僵硬地轉頭,周圍八個團子,坐著,站著,躺著。
  這是哪呀,燕鶴歪歪倒倒地爬起來,又啪地摔在地上,好痛。好像自己也變成了一個團子,小短腿明明白白的在眼前,小短手還胖乎乎著呢。
  燕鶴倒吸一口氣,雖然想重新來過,但這老天爺未免對自己太好了吧,直接回爐重造了一遍。
  感謝老天爺,燕鶴直接在心里把滿天神佛拜了個遍。
  “大長老的預測果然沒錯,燕五在周歲禮這天醒了。”
  “不錯,周年禮可以開始了。”
  燕鶴看見從殿外走入兩行身著以黑為主,紅為輔古服的人,為首兩人,一人溫和,見之如沐春風;一人高高瘦瘦,不言茍笑。
  燕鶴垂下眼,把自己藏在孩子堆里。
  “見過大長老,家主。”孩子們看見他們,紛紛行禮。燕鶴混在其中,心里發苦。一群動作標準的孩子里冒出一個不太會行禮的小鬼頭,立馬會搶了全場的注意力的。燕鶴瞧著前面小孩的動作,依葫蘆畫瓢地做完。但是,誰能告訴她,這些剛滿周歲的小孩為什么動作這么流利,語言這么流暢。
  “免禮。”那高瘦之人說道。
  “小燕五,睡了一年終于醒了呀,過燕離叔叔這里來。”那溫和之人笑道。
  燕鶴懵懂地望著他,磨蹭噌地走過去。燕離彎下腰,將她抱起來。“真乖。”燕離揉了揉她的頭發。
  “開始周年禮。”那高瘦之人說道,其身后之人立即散開,抱起小孩們。走向殿內深處。
  燕鶴倚在燕離懷里,吸了吸鼻子,他身上的味道很令人安神呢,而且他的眼睛很好看,圓圓的,眼尾往上挑,好好看呀。燕鶴對他的好感度立馬飆升。但是,燕鶴心底有些悲涼,這時候不應該想這些,自己一個成年人在一堆小孩里露了餡,可慘了,會不會五馬分尸,還是腰斬,死后會去哪里,回去,還是繼續在這里。發覺自己思維又向一個詭異的方向飄起,燕鶴趕緊放空大腦。
  半個腦袋都被燕離按在懷里,看不清其他人的動作。只覺周圍淺淡的檀香逐漸濃郁,朦朧的宮燈一一亮起,刻滿雕花的門開開合合。周圍好靜,腳步聲就像催眠曲,好困啊。過了許久,好似已到了終點,古老的吟唱響起,所處的空間合鳴。聲音真好聽,燕鶴撐不住了,頭一歪,睡過去了。
  燕離低頭瞧著小孩貪睡的模樣,換了個抱法,于是,燕鶴睡得更安穩了。
  隨著吟唱的繼續,空氣起了波瀾,如水紋蕩漾開,有銀白的線條溢出,跳動著,飛躍著,纏著,繞著,勾勒出大大小小的字符。那字符少許落于孩子們的額間,更多的旋轉著,撞碰著。
  “啟。”
  此時,空間里的銀色如海潮,涌起,潮過,露出一池,池上螢火熠熠,池中青蓮曳曳。眾人懷中的團子們浮起,落入青蓮上。池上螢火更甚,沒過小池,那池便逐漸消失于半空中,而后螢火消散,銀色浪潮親昵地圍著眾人打了個圈,退去。
  燕鶴只覺夢中世界光怪陸離,瑤池盛會,玄鳥生商,窮奇食人;天崩地裂,斗轉星移,海枯石爛;海生明月,杜鵑啼血,玉暖生煙。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福采3d走势图专业连线版 熊猫互娱棋牌 华东15选5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影响股票涨跌 网络游戏如何赚钱 天津麻将游戏下载 辽宁11选5开奖信息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香港997997精选开奖资料 你们火萤棋牌输了多 十分十一选五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值 德甲联赛赛程积分2019 四川麻将单机版下载 澳洲11选五开奖分布图 极速十一选五-官方版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