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二章 醒來

第二章 醒來


  夢中的場景顛覆了她近二十年的認知,神話瑰麗令人往之,卻從未想有一天能宛若身臨其境。仙人移山倒海,手可摘星辰。
  模模糊糊中又看到星球的誕生與毀滅。燕鶴徹底陷入了深度睡眠。
  “道子們果然非凡人,常人6歲才可修煉。”
  “道子乃集天地精華所生,自然不同。”
  “如今覺醒的道子有七,不知剩下兩位是如何。”
  “大多覺醒時間越長,其天姿越高。”
  “聽說其他世家的道子也相繼誕生。”
  “萬年為一輪回,是必然。”
  “也是。萬年前,唉……”
  “不必如此,萬物有缺。”
  已過三四年,燕鶴睫毛微顫,睜開雙眼,這一次睡得好久。肚子好餓,她回想著夢中的場景,模模糊糊,遙遠不可觸摸。想了一會,雙眼才逐漸恢復神采,瞧著四周封閉的環境。
  壁柔韌,誘人的清香味勾著饑餓的腸胃,燕鶴伸出舌頭試著舔了舔,清冽中帶有一絲甘甜,很好吃的樣子,下意識地啃了一口,入嘴即化,微涼,滑入胃中,卻暖洋洋的。很好吃誒,繼續第二口,第三口……直接將壁啃出了一個洞。燕鶴愣住了,趴下身來,眼睛對著洞口,外面有光,朦朦朧朧,時有光點飛過,安謐,神秘。難道自己將壁吃完了就可以出去了么,可是為什么要吃呢。燕鶴突然想起自己吃的東西,未知,不知道有沒有毒,味道之美,河豚好吃也有毒,完了,要死了,這東西八成有毒,又吃下了這么多,吃了這么久,先吃的早就消化了,催吐都沒用了。燕鶴躺著,滿臉絕望,好不容易重來一次,小命要被自己玩完了,唉,真可憐。
  燕鶴躺在地上,等著死神的到來,琢磨著中毒后,是四肢先僵硬,還是胃腸先絞痛,會不會七竅流血,皮膚發黑,死后樣子像骷髏,還是像僵尸。
  但等了許久,身體并無半分不適。收回亂飛的想法,得出結論,這東西沒毒。眼睛頓時笑成了月牙兒,那就吃吧,味道又好,又可以出去,真不錯。
  日子在吃了睡了吃的循環中過去,身體拔高了一些,衣服捉襟見肘,幸運的是周圍并不冷,便無所謂了。洞口逐漸增大,大致知曉了周圍的環境,身處于未開放的蓮花之中,四周都是水,那光點便是螢火,目光所及大多為蓮葉,沒有蓮花。
  待到花苞露出的洞再大一些時,燕鶴鉆了出去。手攀著花桿,往下滑,小心翼翼地踩了踩蓮葉,再放心地跳到上面。將外衣脫掉,把未吃完的花苞套起來,拖在身后。皺著眉頭看著周圍的水面,折下花桿,才放心地坐在蓮葉上。
  四周皆是水,不知哪邊為岸。如果沒有工具,肯定不能到岸邊。蓮葉可承受住自己的重量,倒可以做為舟。燕鶴瞧著周圍的荷葉,除了大小,都是一個樣,好像選哪片都很不錯的樣子,隨便吧。拉過身邊的荷葉,又扯又拽,又拖又拉,蓮葉比花桿難折多了,燕鶴氣喘吁吁,一雙手布滿紅色的勒痕,染滿了綠色的汁液,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把其摘下,推入水中。
  朝蓮葉少的那個方向劃吧,應該離岸邊比較近,蓮葉應該是河岸最疏。
  出發了,燕鶴興致勃勃。花桿在水里劃幾下,蓮葉打了個轉,再劃幾下,再打了個轉,不忍直視,一臉懵逼。
  長吸一口氣,天道酬勤,多試幾次大概能掌握技巧。爾后,一蓮葉歪歪扭扭在水面行駛,留下歪歪扭扭的水紋。
  水很清澈,卻看不見底。偶爾見到一條魚,直直撞向花桿,正準備守株待魚,那魚穿過花桿,甩甩尾巴,游走。燕鶴大驚,靈魂才可以這樣吧。難道自己是靈魂,還是魚是靈魂,或者,我是鬼,還是魚是鬼。涼意爬上脊椎,四周變得陰森了,飛舞的螢火如磷火般鬼魅,得早點離開這鬼地方,劃船的速度如上了馬達,水浪啪啪濺到蓮葉上,水珠落于發絲上,跳到衣物上,宛若有惡鬼追尾,恨不得立即到達岸邊。
  當花苞吃完時,已能看到岸邊了。燕鶴加快速度,臉頰因愉悅而緋紅。眼看那岸邊越來越近,腳下卻一滑,跌入了水中。
  蓮葉由于慣性繼續向前浮著,抓緊花桿在水里拼命掙扎,努力把蓮葉撥回來,“呵”,一聲嗤笑清晰傳入耳際,燕鶴瞳孔緊縮,握著桿的手頓時僵硬。眨眼功夫,水漫過頭頂時,大腦一片空白,四肢僵硬,悲涼漫過心底,灰暗淹過眼底。“傻瓜。”那聲音繼續說道。燕鶴抿緊唇,放棄掙扎,任身體沉入水中。
  “人為什么活著啊。”
  “因為人有動力啊,有動力好好活著呀。”
  “動力是什么呀。”
  “動力是欲望吧。”
  “那欲望是什么呢。”
  “欲望就是你想要什么呀,想要干什么啊。比如……”
  我對生活無所望,燕鶴任水灌入七竅。
  再試一次吧。燕鶴費力地閉上眼,還是要掙扎下啊,畢竟老天厚愛我。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管家婆四肖八吗期期中2019 山东十一选五胆拖 生讯网配资 王中王单双资料准 qq四人麻将 sg飞艇到底有没有假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香港最准一波 星悦手机麻将有规律吗 老快3单码遗漏 排列三和尾走势图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排列五走势图 淘股吧股票论坛手机 516棋牌游戏大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