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三章 收養

第三章 收養


  梨花樹下,有兩人閑飲。取梨花,煮梨花酒,酒在小壺中,壺下有精致的小火爐,小火苗舔著小壺。酒的清冽混合梨花的香甜,一圈一圈從壺嘴繞出,纏著呼吸。
  一人溫和如春日梨花,端坐在桌前;一人斜靠著桌,一腿屈著,一腿隨意伸著。
  “你真準備養燕五?”那隨和之人問道。
  “是的。”
  “養道子可麻煩,你做家主這些年的貢獻點可全要用在她身上了。”
  “貢獻點是死物,燕五卻不適合為一合格的道子。”
  “也是。這么多世家的道子,只有她從覺醒池出來,幾乎被溺死。”
  “她天資有缺。”
  “只如此么,燕離,你可不是亂發善心的人。”
  燕離垂下眼,許久才道,“她可以找人。”
  “罷了。”對面之人低低地嘆氣。
  酒溢出了壺,梨花香染了桌,無人理。
  燕鶴睜開眼,瞧著周圍的輕紗帳,梨木床,這是何處?她努力回想,記憶里白茫茫一片。
  不過片刻,有一綠衣女子端著藥進入房間,那女子溫柔可親,見她坐在床上,笑道;“小燕五醒了呀,來把藥喝了,待會去見家主。”
  燕鶴懵然地看著她,燕五是自己么,自己好像不是燕五呢,但仍然回了聲,“嗯。”繼而又道,“我沒有生病,不喝藥。”
  綠衣女子愣了下,又笑道;“小燕五還沒有修煉呢,之前渾身是水,很容易得風寒呢。”
  之前有這種情況么,燕鶴怎么都想不起來,記憶里空蕩蕩的。只得接過藥碗,愁著眉,小口小口喝下去。好不容易喝完,唇畔都是烏黑黑的藥漬,抬頭望著綠衣女子,將碗遞過去。
  女子看燕鶴的模樣,眼含笑意,幫她將藥漬擦干凈,又取了一枚蜜餞遞給她,“日后你就喚我木文姐吧。”
  燕鶴看著她在碗上一揮,碗便消失不見,一臉好奇,吸著蜜餞的甜味,應了聲,“嗯,木文姐姐。”
  木文笑笑,解釋道;“藥碗收到儲物鐲了,以后你修煉了也會有的。”伸手抱起她,向門外走去,“去見家主吧。”
  燕鶴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穿過長廊,走下樓梯,踏入小徑,轉了幾個彎,又入一片梨花林。只見一株梨花樹下有兩人,木文放下她,向一端坐之人行禮道,“見過家主。”向另外一人行禮道,“見過賀客卿。”
  燕鶴好奇地看著木文的動作,也跟著畫了個葫蘆,奶聲奶氣地說道:“見過家主,見過賀客卿。”
  那賀客卿見她如此,“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燕家主瞥了他一眼,說道:“小燕五坐到這邊來。”
  “嗯。”燕鶴小跑過去。眨眨眼,忍不住問道,“為什么我叫燕五啊。”
  賀客卿回道,“你排行五啊。”
  “那我不是還有四個兄姐呀。”
  “不是四個,你還有八個兄弟姐妹。”
  燕鶴皺著眉頭,應了聲,“哦。”感覺好多人,好麻煩的樣子。
  燕家主說道,“你是道子,燕家此次道子有九,你排行五,故為燕五。”
  “哦。”燕鶴愁著眉想了會,“道子是什么啊?”
  賀客卿惡劣道,“道子就是沒爹沒娘的孩子。”
  “啊。不”燕鶴反駁道,“我有爹娘的。”
  “那你爹娘在哪里呀。”
  燕鶴使勁回憶著,“不知道。”努力想著,腦袋里空空的,什么想不出,心里越發得急,眼淚在眼眶里打了轉,眼看就要掉下來。
  燕家主無奈地看著對面笑嘻嘻的人,說道,“小燕五別哭,以后我就是你的父親。”
  “那……那我還是”
  “道子天生地長,天地便為你父母。日后你可當我為你親生父親。”
  修者不可輕易承諾,言一出,便已結了因果。木文心下震驚,往日雖有人收養道子,但那多是結個名分,家主這般人,言出必行,是真把燕五當做自己孩子看待。
  “嗯。”
  “日后,你與我一同住吧。”
  “哦。”燕鶴心情低落,盯著桌上的小壺。
  “小燕五喜歡吃什么呀,讓木文去做。”
  “隨便吧。”燕鶴半晌才回道。
  “梨花糕怎么樣呀”
  “都可以的。”
  “小燕五喜歡什么啊。”
  “都可以的。”
  燕家主沒有哄孩子的經驗,束手無措,只得冷冷地看著對面的人。
  “哈。”眼見燕離臉色不好,賀客卿打了個哈哈,起了身,伸了個懶腰,“我先走了,哈哈。”掐了個訣,消失得無影無蹤。
  燕鶴疑惑地看著他的動作,問道,“燕家主叔叔,為什么那位叔叔消失得這么快啊。”
  燕家主揉了揉她頭發,“日后,你喚我爹爹即可。因為他為變異靈根風,又修有一等的功法,自然速度非常人所及。”
  “嗯。靈根是什么啊。”
  “靈根是人體與外界靈氣溝通的通道。”
  “哦呃。”
  “明日,就將有人教導你修真界的常識。不過你不同于其它道子。你神魂太強,身體太弱,六歲時,方可修煉。”
  “嗯。謝謝爹爹了。”
  “不必。”燕家主抱起她,向房內走去。燕鶴倚在他懷里,入鼻的是梨花香,又有一股令人安然的氣息,好像曾經聞到過。
  燕家道子覺醒后有九,唯有一子身體孱弱,蹤跡不明。不久,燕家主收養一女,疑似故人之女。天外樓如此記載。
  “爹爹,我不想要燕五這個名字。”
  “那想叫什么?”
  “不知道。”
  “燕熙怎么樣呢”
  “不喜歡”燕鶴搖搖頭。
  “燕蓓呢。”
  “不要。”
  “燕與鶴呢。”
  “嗯。這個好好聽。就這個啦。”燕鶴心情愉悅。
  燕與鶴,燕與赫。燕家主有些悵然。
  “爹爹,你叫什么啊。”
  “爹爹名為離。”
  “燕離爹爹。”
  “嗯。”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救济金6元棋牌大全? 听风忆雪三尾单三尾双中特 茶苑温州麻将 26选5好彩3奖金 短线炒股票的选股思 多玩棋牌? 河南十一选五大小走势 广西快乐十分非凡综 5分11选5平台 河北十一选五直播开 快速时时彩 pk10冠军规律 湖南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新疆福彩35选7走势图 李逵劈鱼外挂 大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