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八章 居海

第八章 居海


  飛舟穿梭在云層中,燕與鶴趴在舟頭,褐色的大地溝壑縱橫,有大小不同的藍瑩瑩的寶石嵌入其中,以前方那顆最大,“叔叔,那就是居海么?”
  “是的。居海的海味猶為名。在居海,其潮漲潮落的幅度很大,岸邊有很多一人高的洞穴,潮漲時,洞穴被淹沒,潮落時,洞穴露出,海水就會在里面留下許多海味。”
  “哇,好神奇。爹爹,我也想去看看。”
  “好,爹爹帶你去。”
  到了居海,此時正是潮漲的時間。居海的岸邊頗為陡峭,海水拍打著沙石,一浪高過一浪,前浪未退去,后浪已涌上。海風甚大,帶有咸腥味。
  太陽西移,海上的天空被染成橘紅色。潮水逐漸退去,岸邊的人逐漸增多,且多為凡人。提著小籃,拿著鏟子和燈。燕與鶴照著他們的模樣,也為自己準備了工具。
  待潮水退去大半,洞穴已露出,燕與鶴看見那些凡人用手指粗細的繩子系在岸邊的巨石上,另一端系在自己腰上,摸索著下了岸邊,唯留幾人在岸邊看著繩子。
  “爹爹,我們也要這樣么。”
  “不必。”燕離攬住她的腰,躍下岸邊,直接進入洞穴。
  洞中昏暗,燕與鶴點亮自己的油燈,海風很大,把燈焰幾乎吹熄,加了個靈力罩,情形才稍微好轉,燈光明明滅滅,人的臉忽明忽暗。
  燕與鶴彎下腰,用油燈照著地面,地上有稀稀疏疏的海貝,將它們拾起,“爹爹,我們往里面走些吧。”
  腳下是稀碎的石子,硌著腳,有潮退去殘留的水匯成細流,潺潺的水聲,還有凡人雜亂的腳步聲,更黑了,油燈昏昏暗暗。
  往里走,海貝并沒有變多,仍是少的可憐。
  “爹爹,我去那邊看看。”燕與鶴提著油燈往旁邊走去,轉了個彎。地上的海貝突兀地變多了,鋪滿地的貝殼反射著油燈的光,洞穴里因此亮了幾分,興奮地蹲下來,用小鏟子鏟入桶里,不到半刻,小桶都盛滿了,喜滋滋地換個桶,繼續鏟著。
  再往前走,洞穴里只余潺潺的水聲,海貝越來越多,一段距離后,燕與鶴疑惑著,為什么海貝越來越多了,好像,流觴叔叔說有些妖獸捕食,便是這般。
  被自己想法嚇了一跳,但洞穴里似乎比先前冷了,寒意爬上脊骨,冷意與潮濕的水汽無處不在,心如雷鼓,仿若要跳出體外,一時間,耳邊只有“咚咚”的心跳聲。
  長吸一口氣,努力壓下心跳,取出劍來,回憶著常日練的《太和劍法》,運起《太和訣》,探出意念,進入戰時一級戒備狀態。
  等了許久,未見有妖獸出現,松了一口氣。蹲下身來,繼續收著海貝。海貝甚多,燕與鶴挑挑撿撿,選個頭大的,貝殼上花紋漂亮的,未沾有太多污泥的。
  霧在洞里泛起了,不多時,小水滴布滿了油燈燈罩。擦了擦燈罩上的小水珠,欲給油燈再加了靈力罩,猛然間發現靈力運行有滯。
  燕與鶴手一抖,幾乎提不起油燈,沒運行不了靈力的道修等于擺在妖獸盤里的肉鴨。
  流觴叔叔說這般情況,應是中了毒,自己直接碰到的物體就只有海貝了,但海貝理應無毒,就只有吸入體內的霧氣了。屏住呼吸,取出解毒丹服下。向來路迅速退去,與此同時,身后傳來窸窣聲。
  往后看去,卻是一群水蜘蛛,形大如斗,斑斕的蛛腳,陰森森的眼里折射出幽冷的光。
  心中驚懼,四肢僵硬,挪不動腳。眨眼間,便被這些八只腿的妖獸追上了。
  此時反而鎮定下來,既然走不了,就只有一斗了。
  左手掐纏木訣,地上立即伸出藤蔓,藤蔓粗而韌,向水蜘蛛纏去;右手持劍,劈向最近的一只,濺起的污血落在法衣上,滋滋作響,冒起白煙。
  那蜘蛛蛛腳鋒利如刀,割斷藤蔓,吐出蛛絲,織成蛛網,直直籠向她。
  燕與鶴往后一躲,見那藤蔓困不了多長時間;換為木刺訣,錐形的木刺刺向蜘蛛腹部。
  卻見身后的洞穴里又冒出幾只蜘蛛,正吐出蛛絲,欲將她四面包圍。
  “擋。”手一指,一道藤蔓繞成的木墻出現面前。迅速轉身,大力斬向一蜘蛛的背部,又翻身躲過另外蜘蛛的攻擊。
  見那木墻快被刺破,幾點靈光彈出,藤蔓纏繞其上。借著身落的沖勢,刺向一蜘蛛的頭部。拔出劍來,腳輕點于地,掃向余下兩只。
  迅速將這邊蜘蛛處理完,身后的木墻已被突破。
  燕與鶴一思量,左手不斷掐出纏木訣,困住蜘蛛,借力于藤蔓,身在空中翻滾,落時必有一只蜘蛛斃命于劍下。
  暗忖自己的靈力已不足,加快了速度。出劍比先前多了犀利,殺傷力自然更大。見此,燕與鶴隱隱明白了為何劍唯快不破。
  攻擊加快了,防護就有弱了。一時不察,左腿便被一只蛛腿劃過,“嗞”法衣被刺破,幾乎可感覺到皮膚被刺破的聲音,然后就是肌肉層,血管。左腿劇痛,血流如注,傷口發黑,迅速擴散。
  在半空中的身形陡然矮了幾分,嗞的一聲,背部又是一道傷口。
  燕與鶴咬著牙,迅速在傷口附近點了幾下止血。邊戰邊退。
  左腿僵硬,躲閃的動作緩慢,不到幾個呼吸,身上又添了幾道傷口。而靈氣已快用完。心里越發焦急,動作越亂了,在臉上也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之后。
  心一橫,使出最后的靈氣立了一道木墻,給自己加個防護罩。用劍將木墻砍出個洞,等那蜘蛛鉆出一只,使用蠻力砍死一只,彼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那蜘蛛見已有一出來的洞,不再費力去破壞木墻,只急沖沖地向那洞口鉆出。
  燕與鶴心下悔然,若早知如此,自己何會至于落到這般。
  地上的水流逐漸增大,漫過腳踝,遠處有嘩嘩的水聲。
  潮漲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网上哪个棋牌游戏好 35选7基本走势图 快乐十二四川走势图 幸运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四川快乐十二一定牛走势图表 pk10计划人工在 捕鸟达人能赚钱提现金 和天下棋牌? 澳洲幸运5怎样玩赢的几率比较大 什么是股票短线 网盛棋牌免费下载官网 北京pk10手机投注中心 创利配资 pk10开奖平台 多乐贵阳捉鸡麻将下 十五选五带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