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九章 海貝

第九章 海貝


  潮漲了,水之于水蜘蛛如同水之于魚。
  在這里拖著,就如同等死。
  燕與鶴想著,水蜘蛛為何會捕食自己,如若捕食人類,那么這洞穴里就十分危險,可還有那么多凡人進來,說明水蜘蛛的食物并不是人類,那就是海貝了。而自己撿了那么多海貝,也就是搶了它們的食物,若把海貝還回去,是不是就沒事了。
  試探著扔出一堆海貝,水蜘蛛無動于衷,繼續兇猛地攻擊著。
  燕與鶴頓感自己蠢笨如豬,水漫過小腿了。
  破罐子破摔,把洞口擴大些,以傷換傷,所幸剩余的蜘蛛只有兩三只。
  水流漫過膝蓋之時,終于脫險了。
  血,污血,泥沙,全身都是。
  油燈已經打碎,燕與鶴摸索著向有光亮處前行。水越發湍急了,欲攀住洞壁,可那洞壁早已被水沖刷得光滑如鏡。
  水到大腿了。
  拄著劍,拖著左腿,艱難地向洞外挪去。
  到了洞口時,水已到腰部,一個大浪打來,幾乎跌倒。
  燕與鶴收了劍,手抓住裸露的巖石,若說水流把洞壁打磨得光滑了,那么海浪將這岸上的巖石沖刷得更加鋒利。手心瞬間被巖石劃破,血淋淋的。繼續往上爬去,浪濤拍打在腿上,腳無力踩穩。
  每爬一步,就將腳用力往巖石間塞去,上好的一雙法鞋,被磨得破破爛爛。
  但終究到了岸上。
  她看見岸上,父親如天上明月,月光籠罩著他,海風將他的衣物吹得烈烈作響,似謫仙。
  “爹爹。”她喊道,低著頭,看著自己身上污泥,有些不安,瑟縮。
  燕離施個凈訣,將她變得干凈。微微笑著說,“與鶴,你做得很好。”
  “真的呀。”燕與鶴立即抬起頭,眼中盛滿星光。
  燕離看著面前的人兒,破破爛爛的法衣,身上布滿傷口,眼眸卻燦若星子,忽然明了。“是的。”攬她入懷。“與鶴,很好。”
  燕與鶴咧著嘴笑了,放松下來長時間緊張的心神,聞著父親懷里安心的味道,服下丹藥,沉沉睡去。
  醒來已在舟上。
  醒來時,鼻間皆是咸鮮中帶著甜味的氣息,動了動鼻翼,使勁吸了一口,竟覺唇齒生香。翻下床,向房間外跑去,桌上已擺有清蒸海貝,蔥爆海貝,海貝清湯等。
  賀流觴見她出來了,笑道:“我們的小功臣醒了呀。”
  “去洗漱吧。再吃飯。”
  “好的噠。爹爹。”燕與鶴看著燕離,只覺得他沒有平日那般遙遠。
  飯后。
  燕與鶴將貝殼洗凈,收起,興致勃勃用貝殼拼東西。
  “小鶴兒,拼只鶴試試。”
  “不會呢。但是我會拼酒壺。”
  “嘖,厲害了啊。”
  “但我不會拼酒壺的,酒壺不好看。用貝殼拼小雀兒最好看了。”
  “酒壺哪里不好看了啊,那是你不會拼。”
  “有本事,你自己拼啊。”燕與鶴仰著頭,呼地把所有的貝殼都攬到懷里,朝他做鬼臉。“略略略。”
  “不過,我倒可以給你一個。”燕與鶴挑出一藍色的貝殼,藍色在上面一圈一圈染開,夾雜有金色的斑點。如同墜入海中的星子。鉆出一個小孔,用紅線編了一細繩,把貝殼串在其間,做成一條手鏈,遞給他。“嗯。給你啦。”
  “小鶴兒的東西,自然要收好啊。”賀流觴將其系在手腕上,笑道。
  飛舟越過大海,穿梭在云層之中。
  于第二日到達巫霧丘陵。
  正值落日時分,云層把太陽包圍著,將它壓下西山。霧氣起于山間,開始是淡薄如輕紗,繼而如綢帶,環繞于山,爾后,便如牛乳,濃稠,在山間翻滾著。
  一行人走入一凡人小鎮。已至傍晚,青石街道,稀疏幾人,皆行色匆匆。
  燕離牽著燕與鶴,徑直走入一家客棧。
  “仙長們,需要啥呀?”掌柜眼見一群衣著不凡的人走進,湊了前來,胖乎乎的臉堆起諂媚的笑。
  “一間上房。”燕離道。
  “好的呢。”掌柜應道。“仙長們還需要啥?”
  “按時送飯到屋即可。”
  “好著呢。”
  “爹爹,你們要去哪里啊?”有四人,卻只要一件上房,想必就是她需要了,爹爹們為何不要呢。燕與鶴試探著問道。
  木文拿了號牌,眾人進入房間。
  “爹爹有事要去巫霧丘陵深處,你在這里等我們。十日左右便會回來。”
  “哦。”以爹爹他們的修為進入某地,不帶上她,那么此地定然危險。“爹爹,你們什么時候離開呀。”
  “明日午時,待霧氣散盡。”
  “哦。”燕與鶴心下擔憂。
  夜間,燕與鶴從修煉中醒來,手指無力,心跳微快,見眾人皆處于修煉狀態,心里莫名煩躁。
  走到窗旁,向外望去,黑洞洞的,她將自己意念散開,附在草木上,向巫霧丘陵深處蜿蜒而去。
  草木在夜風中搖擺著,向她傳遞著輕松且愜意的情緒,燕與鶴稍稍放松一些,意識往山里走著,可察覺到它們因能沐浴星輝修煉的喜悅和對今晚無月的抱怨,感受到如此鮮活的情感,她的煩躁漸漸散去,好受了幾分。
  繼續向山中行去,當意識到達極限時,一種木然的情緒驀然闖入她意識海,她眸色微動,重新感知周圍草木,這片草木很是茂盛,靈較強,按理說應有較大的情緒波動。觀察周圍的環境,并未有奇特之處。
  換一個方向繼續探尋,卻再沒有出現那種情緒,連換幾次皆是如此。轉回那處,燕與鶴仔仔細細地搜索了一遍,仍然無果。
  收回意識,心中郁郁,坐在窗邊,聽四更聲響。
  “邦,邦,邦……”,黑夜,將梆子余音吞盡。
  在儲物鐲里翻出一顆平安扣,取出紅線,為其打上結。
  望著窗外的山脈,黑壓壓一片,擠占了遠方的天空,又似把一方天穹鎖在山間。燕與鶴趴在窗戶邊,忍不住困意,睡著了。
  旦日。
  燕與鶴默默看著父親他們整理所需要的法器,丹藥。氣氛有些壓抑。
  “爹爹,這是平安扣。”將手中攥了一夜的平安扣遞給燕離。
  賀流觴瞄到,“小鶴兒,叔叔有沒有平安扣啊。”
  燕離接過扣子,沉默地收好。
  “我只有這一顆呀。”
  “唉,叔叔真傷心。”
  “我也不想這樣的。”
  “快到午時,我們走了。與鶴在這里等我們。”燕離突然說道。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新疆时时彩 qq四川麻将八条说的什么 龙江福彩p62走势图 想炒股如何开户 韩国快乐8开奖直播 东北麻将玩法和规则 欢乐彩黑平台 黑龙江三十六选7期开奖结果 19年大乐透走势全图 股票查询 大连娱网棋牌大厅官网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奖 5分11选5-首页 最新齐天大圣捕鱼游戏 宝博棋牌app名字叫什么 十一选五前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