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十章 離去

第十章 離去


  燕與鶴目送他們離開客棧后,悶悶不樂地跳上床,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離開客棧后,賀流觴問道:“你真放心把她扔在這里。”
  “那個地方危險。”燕離面無表情地回道。
  “這里也不見得安全。”
  “凡人小鎮自然沒有什么危險。”
  賀流觴無語可對,好半天才說,“那個地方,都找了兩百余年。你還不甘心。”
  “這一次后,無論如何,我都應放下了。”
  “你早該放下了。小鶴兒還這么小。”賀流觴心中嘀咕,都過了兩百年,人肯定沒在那了。
  醒來已是黃昏,燕與鶴無心修煉。把前幾日在坊市買的木頭拿出來研究。那木頭呈矩形,一面刻有精致繁復的樹紋,另五面光滑平整,紋理清晰,就像一個盒子,更像一印章。
  想起那日偶然間看到的高入云霄的大樹,將木靈氣注入其中,目不轉睛地盯著紋路。靈氣如泥沉大海,木塊卻沒有任何變化。繼續注入靈氣,仍不見半分反應。換為星力,則被彈回。
  把木塊拿遠,在燈光下變化著各種角度觀察,也未出現當日的情形。將木頭放在桌前,盯著上面的紋路發呆,紋路深深淺淺,粗粗細細,勾勒出一棵大樹的形狀,細看去,有幾分與當日所見的樹相似。
  相似么。燕與鶴沉悶地呆了會。開始整理自己儲物鐲里的東西,計算自己的靈石丹藥,溫養法器,擦拭法劍。
  爾后取出儲物鐲的書籍,在小山高的書后,查找巫霧丘陵的資料。
  巫霧丘陵,地處北原與居海之間。傳說與遠古巫族聯系,故曰“巫”。其處易起霧,故曰“霧”。
  巫霧丘陵神秘難測。有人把它翻盡,也沒有任何危險;而有人一進入,便如同入了生死之境,更有人一到那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其以偏居海方向,十連座山為甚。世人把這里笑稱為檢驗運氣的地方,稱為查運山群。
  查運山群,她在地圖上圈出。翻閱查運山群的消息,書中只有寥寥數語,告誡世人不可輕易試險,猜測與道子天賦時間相關。翻來翻去,書中皆是諱莫如深。
  記下巫族,道子天賦時間。隨后開始找巫族的消息,巫族,遠古一大族群,精于煉體,巫法精妙,涉及廣泛,巫藥簡陋,未成體系,但效用強。至今,傳承疑是斷絕,近古世家巫家或許有其法。
  對于時間天賦,只指出其罕見,并未多言。
  收了書,窗外月色沉沉。事已如此,不如修煉。
  已到練氣三層,運轉《太和訣》,練氣四層可望。凡人小鎮靈氣稀薄,散開意念,捕捉木靈氣。空中綠色光點稀稀疏疏,意念形成的大手所收集到的靈氣也只恰恰滿足所需。
  意念,意念,燕與鶴修煉一會后停下來了,腦海中徘徊這二字。既然可以用意念感知草木的情緒,聽它們的言語,為何不嘗試與它們交流呢。
  她探出自己的意識,到客棧之中靈最強的樹前。一棵正值青年的樹,主干筆直,枝繁葉茂。如何交流呢?
  她試探的問道:“你好。”
  樹在夜風里舒展枝葉,一副完全沒察覺的樣子。
  “你好啊。”她提高了聲音。
  然而并沒有什么用,樹愜意地沐浴著月輝。
  “你好啊啊啊。”意識直接跳到樹上。
  樹有疑惑,好像聽到什么東西在響。
  燕與鶴看見有反應了,又喊道:“你好啊。”
  那樹枝葉搖得嘩嘩作響,大驚,是什么東西在說話。
  “你能聽見我說話么。”
  樹立馬不動了,難道是話本里的妖怪來了,可我還是小樹一只,都怪我長得太清俊了。
  “喂,你能聽見我聲音對不對。”
  樹繼續裝死中。
  “喂,你能聽見我說什么,就搖一下枝葉吶。”
  樹想著,話本里的妖怪看到我有靈智了,大多會把我吃了,不能回應。
  “我沒有惡意的。”
  瞧,這話跟話本上一模一樣,我若應了,結局會和話本里一樣慘。樹兩眼望天,一動不動。
  燕與鶴繞著樹轉了一圈,這樹明明有反應的,卻不理自己。
  再次仔細感應,這樹的靈遠比她先前認為的強大,幾乎與家里的梨樹林一樣,而且它的年齡并不大,以后說不定可以化形。也許自己可以把它挖走,再溝通溝通,而且北原冰天雪地,樹肯定很少的。
  記下位置,準備回屋。
  卻聽見一個弱弱的聲音響起,“我能聽見的。”
  “我能聽見的。”聲音微微大了些。
  燕與鶴望向聲音的來處,那是一株鈴鐺花,盛開有修長的,淺黃色的花,碧綠的葉。這鈴鐺花的靈有些奇怪。
  “你能聽見我說話?”她猶豫地問道。
  鈴鐺花枝葉顫了顫,一滴露水從上面滑下,啪地落在地上。“我能聽見的。”
  “哦。”沉默了一會,問道,“那你有什么事么。”
  “外面好潮濕,你可以把我帶進屋么。”
  這鈴鐺花。
  “可以。”
  那樹瞧著這邊,妖怪騙著單蠢的小鈴鐺,更加確信了她就是話本里的老妖怪,為自己的舉動沾沾自喜。
  那鈴鐺花卻不普通,乃是一元嬰老怪神魂附身之處。元嬰老怪見她答應了,心中竊喜。自從逃到這凡人小鎮,所見修者少之又少,神魂都暗淡了不少。如今突然碰到一個,一看就是個涉世未深的,說不定其資質也不錯。若把其奪舍,自己也能脫困了。
  “謝謝你了。”
  “無事。”
  “你真是個好人。”好人呀,元嬰老怪感嘆聲,現在這種好人不多見了。
  “舉手之勞。”
  樹憂心忡忡,鈴鐺花這孩子就要被騙走了啊,可惜自己也不能救他啊,只能引以為戒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股票k线图的分析 体彩七星彩 jdb财神捕鱼技巧 熊猫四川麻将手机输赢规律 3d试机号后预测号码 豪利棋牌app老版本 广西快乐双彩历史开奖号码 微信赚钱捕鱼游戏平 至尊棋牌房卡版 3分彩计划 今日上证指数破3000 快乐扑克彩神通软件 湖南快乐十分任三遗漏 英超冠军最高积分 手机填大坑怎样作弊 秒速飞艇官方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