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十一章 遇難

第十一章 遇難


  待天明。
  燕與鶴下了樓。
  “掌柜,后院的樹,多少錢,我買了。”
  掌柜圓滾滾的臉上,一雙眼睛瞇成線。“小仙長,買那樹干啥?”
  “自然是見其長勢喜人,見獵心喜。你賣不賣?”燕與鶴揚眉道。
  掌柜迅速盤算了下,道,“那后院的樹是祖傳下來的,可賣不得。”頓了頓,臉上露出懷念的神情。“那些樹啊,可救過我祖上的命啊。想我小時候那年……”
  “一顆靈石。”燕與鶴打斷他的長篇大論。
  “哎,小仙長。你看,我這也不容易嘛。”掌柜暗示道。
  “你想要什么。”
  “也沒啥。”掌柜搓搓手,“就請小仙長賜一兩顆靈丹妙藥。”
  “可以。”取出一顆最普通的清體丹遞給他。“此乃清體丹,有強身健體之效。其藥效,凡人皆可承受。”
  掌柜驚喜若狂地雙手接過,小心翼翼地收在身上。
  燕與鶴繼續道,“我會在這里住一段時間,若滿意了,再賜一顆清體丹也不在話下。”
  “好好好。包小仙長滿意。”掌柜心滿意足地收好丹藥。問道,“小仙長是否需要人挖后院的樹。”
  “不必。領我去后院即可。”
  到了后院。
  院內,幾株樹,院墻根處,草木茂盛。有幾人在劈材。
  走到昨日那棵樹前,那樹正沐浴著晨光,悠悠然。
  伸手在空中輕輕一握,靈氣化為大掌,握住樹干,往外一拔,出來了。移到隨身藥園,瞧那樹迅速變小,依稀可聽見其驚恐哀嘆聲。栽入藥園中。
  “掌柜,給我拿一個花盆。”
  “好好好。”驚呆的掌柜回過神來,立馬叫小二去拿花盆。
  燕與鶴尋到那鈴鐺花處,道,“掌柜的,把它挖到盆子里,送到我屋子里去。”
  “好好好。小仙長,還需要其它花不,薔薇,月季這個季節都開得正好呢。”
  “不必了。你若是有心,把飯菜做得美味些就可。”
  “是是是。小仙長。”
  那鈴鐺花上附著的神魂看到燕與鶴,萬分激動,這孩童資質真好,花朵不斷的顫著,葉枝也上下擺著,姿態一言難盡,好生生地毀了鈴鐺花的氣質。
  掌柜看到了,心中驚嘆,仙人要的花真是不同凡響,不過這鈴鐺花一直長在院子里,為何以前沒有見到這副姿態。
  被小二送進屋后,元嬰老怪為觸手可及的自由笑得花枝亂顫,又有些擔心那孩童不回屋,等了一會,不見其人。心中后悔,剛剛就奪舍了多好。
  正滿肚子郁悶時,余光瞟見同放在桌上的木塊竟飛起來了。
  慢騰騰地回了屋,燕與鶴沒眼去看鈴鐺花,可斷定它已生了靈智。只不過移個位置,為何這么激動。
  推開房門,小二已經將花盆放到了桌上了。
  花盆青紋白地,盆里無花,里面似乎有東西在晃動。
  走進一步,先前放在桌上的木塊正壓在鈴鐺花上。屋子只有小二剛剛進過,他不可能這樣做。
  燕與鶴伸出食指,戳了戳木塊,木頭一動不動。兩只手指將其拈起,仍是輕飄飄的。這么輕,怎么壓碎地鈴鐺花。
  鈴鐺花被壓成了餅,混在一團,花汁草汁黏黏糊糊。
  將木塊翻過來,上面未沾有一絲汁液,燕與鶴盯著它,猛地向地上砸去,沒壞。
  拿出劍,劈下去,劍缺了個口。
  收起劍。打了一盆水,扔進去,沒沉。
  點一把火,不燃。
  “這材質,做個護心鏡不錯。”燕與鶴平視著它,半晌,才冒出一句話。
  在那凄慘的鈴鐺花上,此時可以輕易的感受到一絲殘留的神魂氣息,略一思索,便明白了事情前后。
  又拿出木塊,給上面加了所有能加的禁制、封印,才放心地扔入儲物鐲。
  處理掉殘局,開始靜心修煉了。
  卻說那樹,進入隨身藥園后,心死如灰,滿腦子都是完了,完了,完了兩個大字。預見自己被放在鍋里,煮著,燉著。我這么年輕有為的樹就這樣結束了樹生,天不公啊。
  過了一會,感受到藥園子的靈力,遠勝過外界,忍不住吸了一些,渾身都舒適了。心下大驚,想著,這定然是那老妖怪的手段,她肯定是嫌我現在不好吃,要把我養好了再吃;不行,我不能如她所愿。樹抑制住吸靈氣的渴望。
  兩三天后,想法慢慢動搖著,沐浴在靈氣之中,卻不能吸一點,彼為難受。心里如同有貓在抓一般。
  一段時間后,開始安慰自己,就吸一點,吸一點,不會變得美味的。但如同上癮了般,吸了一口還想吸一口,整棵樹糾結得像根尼龍繩。
  最后,樹破罐子破摔,吸吧,吸吧。趕緊修煉,在老妖怪要吃自己之前一定要逃走。老妖怪的靈氣,不吸白不吸,用她的靈氣來提高自己修為,自己還是很聰明的。
  十日已過,爹爹他們并沒有回來。
  十一日已過,未歸。
  十二日已過,爹爹他們還沒有歸來。待到二十日,他們沒有回來,定要離開。
  第十五日,燕與鶴正在修煉,突然心神一痛,一口血吐出。剛剛到練氣四層的修為有隱隱下落的趨勢。爹爹他們出事了。
  燕與鶴立即站起身來,向屋外跑去。手剛放在門上,又猶豫了,若離去了,爹爹他們剛好就回來了呢,他們身上帶傷,找我會很費力的。
  收回腳步,散開意識,向鎮外探去,一無所獲。
  下定決心,留下一封信,交給掌柜,許以重利,托其保管。
  與此同時。
  北原賀家。
  賀流觴的魂燈,燈焰劇烈顫抖著,隨后逐漸暗淡。守護魂燈的人大驚,立刻將消息傳出。
  消息迅速一層一層往上報。
  最終敲開了紫紅色的大門。
  爾后道道命令向下傳去。
  “家主有令,立即前去巫霧丘陵。”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股票指数期权和股票指数期货的区别 一分钟赛车稳赚规律 微信捕鱼APP下载 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走势图 3d今天预测号码最准 快乐飞艇计划人工在线 澳洲幸运8 小白蜀黍博客 通化大嘴棋牌官网 秒速飞艇012路是什么意思 益配资 网络游戏真的能赚钱 血战麻将怎么玩 快乐飞艇开奖最快现场 幸运飞艇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