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十三章 巨蛇

第十三章 巨蛇


  河岸邊翻出的泥土中白色的粉末逐漸增多,延到山壁處,慢慢減少。
  坑到一人高時,挖出的泥土里小半部分都是白色粉末。
  腦袋暈暈沉沉的,甩了甩頭,感覺下面有很重要的東西。
  靜心運轉《道典》,除了身上一部分寒氣后,又開始自己的工程。
  挖這么久,竟然沒有出現小蟲子,真是怪異。
  幾天后,坑已有數米高,坑里終于挖出了東西,一塊黑乎乎,有些軟的,指甲蓋大小的物體。費力爬出坑外,氣喘吁吁。
  微做休息后,將其伸入暗河中,洗凈泥沙,好像是塊玉。河水冰涼,水流如刀子,蘊含暴烈的能量。
  應是塊玉,因年份久遠,早失了靈性。土色侵入玉中,黯淡無光。
  她伸回,仔細瞧著,盯著手,已有血珠沁出。而那本應該沾滿水的皮膚上,干干凈凈。
  放下手中玉,掬一捧水出來,水剛離河面,就消散了,殘留的靈氣在指尖環繞。
  這不是暗河,這是一條靈河,是一條靈脈。
  想必那些白色的粉末便是玉的碎末吧。
  沿河岸挖下去,真是一件浩大的工程,所幸體內有星力的存在。斷斷續續又挖出了玉塊。
  心里冒出大膽的猜測。
  在這里,有人用玉脈作陣基,困住了一條靈脈。
  穹壁上的水珠落下,噼里啪啦地砸在頭頂上,透心的寒意散開。
  玉脈成為此般,那這靈脈就困了數十萬年了。
  靈脈有靈,困了這么多年,靈性都未消散,可想當初之盛景了。
  有靈之物,困了這么久,必然有怨氣,之前的蛇應是它怨氣所化。也難怪這山內的靈氣這般暴躁。
  明后,繼續下行。
  靈氣在空中大量聚集,顯出淺淡的色彩。爆裂的靈氣已可撕破法衣,一時不察,衣袖被炸得破破碎碎,穹壁上的石英少了許多,靈脈里,靈氣濃郁化水,水流湍急,大大小小的漩渦橫沖直撞。
  貼上一張防護符,又向前行了一段,山內亮了起來,光芒照進,心情也好了幾分,應快至出口了。
  眺目遠望,光芒最甚處為出口,而那出口處卻有濃郁的色彩,綠色,紅色,藍色等,綠為木靈氣,紅為火靈氣,藍為水靈氣,金為金靈氣,以此推來。五行靈氣皆有,中間還竄有紫雷電光,銀符黑洞。可謂靈氣大雜燴了。遠遠就可聽見其霹靂轟隆聲,各種色彩混雜,又涇渭分明。
  思量著自己的肉體,加法衣,加所有的防護符,怕都抵不過那處靈力炸裂的威力,若執意前去,燕與鶴可以瞧見,明年自己的墳前青草綠綠。更可能沒有墳,畢竟被炸成碎末了,至多一個衣冠冢。
  默默轉過身,往來路走去。
  進來的洞口應還在,可那些蛇怎么辦啊?
  數著鐲里的符,應該夠用吧。人生蒼涼啊。
  身影悲壯如踏上不歸路。
  走了幾日,隱隱聞到腥臭味了。打起精神,把狀態恢復到最好,手中的符看了又看。摸摸索索起了身,躲不掉的。
  貼上防護符,急行而去。
  蛇似乎少了些,心中一喜。
  豎幾道木墻,圍向地面的蛇,左手不斷輸出靈力,加厚木墻。右手向那日入口甩出大堆雷符,霎時,噼里啪啦,山內震動,泥石從頭上嘩啦啦滾下,落了滿頭的灰,深綠粗大藤蔓向洞外沖去,尋了一著力處,身形向上飛去。
  蛇群驚怒,身影散成黑煙,又聚攏成為一條直徑幾米的巨蛇,蛇身上鱗片如拳頭大小,黑沉沉的,似吞盡洞口撒下的微弱的光芒,騰躍起身,惡臭撲來,蛇尾一擺,帶著凜冽的風拍向她。
  大驚,火符,雷符,金符,抓起大把的符,朝其擲去,五顏六色炸在一起,有些像出口的靈氣交織,但在巨蛇龐大的身軀映射下,更像天邊的煙花,無力,脆弱。
  身形極速向上飛起,未來得及躲過,如棍棒猛擊右腿,劇痛,骨頭斷了。
  咬咬牙,又抓出一把符扔下,爬出洞外。
  轟隆隆,整座山都在晃動。
  巨蛇劇烈撞擊著洞口,紅腥腥的蛇信子伸出洞,向燕與鶴探去,陽光照在上面,嗞嗞生出黑煙。
  山震動著,碎石亂滾,走獸吼叫,飛禽驚起。洞口逐漸變大,眼看那蛇已鉆出半個頭,肝膽俱裂。
  日光直照在其上,黑煙如墨散開。
  蛇頭加大力氣,砰,砰,砰。山的震動加大了幾分,站立不穩,狠摔在地上。鳥獸哀鳴,草木悲泣。
  蛇頭已全部探出,幽綠的蛇眼冰冷地盯著苦苦支撐著身體的燕與鶴。
  燕與鶴見蛇口離她越來越近,惡臭的唾液掉在她身上,呼吸困難,心跳如雷,身體僵硬,大腦一片空白。
  當是時,這山突然劇烈晃動,直接滾下山,堪堪避開蛇口。
  銀色的符文,繁復的陣紋浮現在山體,巨蛇引天長嘶,掙扎著,欲把蛇尾拖出。
  山動地搖,飛沙走石。銀色的紋路爬上蛇頭,強硬地把它向洞內按去。蛇頭撞擊洞口,黑煙濃稠,拼命擺脫著銀色符文。巨力之下,符文破碎,陣紋寸寸斷裂,一眨眼功夫,蛇身竄出了半截。
  遠遠地看到,燕與鶴拖著右腿,不斷地將藤蔓纏向前方的大樹,使力向前躍去,指揮著藤蔓把自己拖向山外。
  青山悲鳴,山體上銀色紋路崩潰。聽此音,心神俱震,藤蔓一松,身體脫出控制,直直摔在地上。法衣大面積的蹭破,背上血肉模糊,全身劇痛。
  周圍山群聽此音,紛紛震動,一時間,轟隆隆的聲音震破耳膜,山石滾下,紛紛砸在身上,無力躲開,食指動了動,勉強為自己貼上防護符。
  若高空看去,巫霧山脈偏向居海一側的山脈俱亮起銀色光路,刺人眼目。
  “鎮。”冥冥中,似有人大喝一聲。
  探出半截蛇身的巨蛇的蛇皮上立刻又布滿了銀色的紋路,比之前更密更繁。巨蛇悲鳴,硬生生被拖回洞中。
  山體震動逐漸減小,慢慢平穩了下來,恢復以往模樣。
  無力地盯著青穹上移動的太陽,起不了身。
  而在查運山群附近,賀家剛剛救出身困絕境,身受重傷,陷入昏迷的賀流觴三人。大地忽然一陣震動,飛禽走獸逃散,遠處銀光閃現
  “家主,是否去那邊探查。”屬下問道。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天友麻将机 20选五5开奖结果 德甲射手榜 熊猫手机游戏 qq游戏大厅麻将 青海11选519122837开奖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 26选5 山西泳坛夺金 手机捕鱼游戏平台 棋牌娱乐注册送28 今天的快乐十分走势 今晚3d开奖号码结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 捕鱼欢乐季官网下载 上海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