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十四章 淚誅

第十四章 淚誅


  “不必。直接回去即可。”賀家主率眾人踏上飛舟,向北原賀家歸去。
  燕與鶴躺著地上,日沉下西山,山中起濃霧。木靈力在體內循環,緩慢地修復身體。
  死里逃生的驚嚇,身體的麻痛,連日的疲倦,心神俱累。困意泛上心頭,沉沉睡去。
  醒來便是幾天后了,下雨了,雨水成串掉在身上,整個身子泡在泥濘里。
  身上的傷好了大半,唯有右腿的骨未長好。
  運轉靈氣,蒸干身上的水。經此一遭,練氣五層的瓶頸松動,木靈力在丹田里循環幾圈,輕而易舉突破了。
  穩固了境界,把新出現的點靈訣口法默背幾遍,伸手點向身邊的小草,瑩瑩綠光里,小草躥高了一大截。
  整理好儀容。猶豫下,向洞口走去。
  洞口幾米寬,站在邊上往里望去,沒有見到那日的蛇。
  躊躇了會。去砍了樹,劈成板狀,蓋在洞上,鋪了泥土,移了草皮,做好偽裝。仍覺得有什么不足,這些地方很可能有凡人來呢。
  愁著眉想了會,做了一個木牌,刻上“此處危險,禁止前行”。立在洞前,心滿意足地拍拍手離開了。
  回到客棧,并未有人取走留下的信,距爹爹離開已有一月整了。
  自己要去星宗拜師,爹爹也應該會去北原的。
  去北原吧。
  喬裝打扮了下,裝作凡人小童,背著包裹,趕路去北原。
  北原賀家。
  醫師已為賀流觴等人治療完畢,向賀家主賀曲水施禮后退去。
  賀曲水握住賀流觴的手,十指交叉。他凝視著賀流觴因重傷而蒼白的臉,手撫上那雙往日常含著笑,如今卻緊緊閉著的丹鳳眼。
  他將頭埋入他胸前,“哥哥。”
  “我很想你。”
  “你在外那么多年,都不肯回來看看。”
  他哽咽道:“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他貪婪地吸著他身上的氣息,“哥哥,我不放心你再出去了。”
  空氣靜默著,安神香一縷一絲一圈吐出煙霧。
  指端似乎碰到了什么,抬頭看去,是一紅繩。
  他顫著手指,撥開他的衣袖,那是一枚貝殼,淺淺淡淡的藍色為底,撒有如星子碎瑣的金點。
  “哥哥。”
  “這是誰送你的。”賀曲水目光流露出哀傷。
  “你應該是不知道貝殼在人魚族的含義。”他輕輕地笑了起來。
  “我給你準備了一個更適合你的。”他附下身,輕吻他的手腕,至其修長瑩白的手,到指端。
  取下那貝殼,“哥哥,等你醒來我便給你。”
  手指略用力,貝殼碎成渣。
  “那時候,我也該成年了。”他虔誠的吻向他的額間。
  巫霧丘陵的山路崎嶇不平,妖獸出沒于密林。
  比如此刻,一只黃色皮毛,黑色條紋的妖虎從身旁的密林向她撲來。
  指尖彈出靈光,身前的草木瘋長,眨眼間,便捆住妖虎,待那虎脫困之前,持劍橫拍向它的頭部,干脆利落將其打暈了。
  這妖虎皮毛油順光滑,腹部白色絨毛,摸著軟軟的,好舒服,前行北原無工具,恰可用其代步。
  咬破手指,與其簽訂了主仆契約。
  不一會,妖虎醒了,琥珀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懵。看上去有幾分萌態,燕與鶴心里有小人歡呼著,真可愛,可以當做寵物養的。仍面無表情地說道:“此去北原,你便為我的坐騎。若路途順利,有丹藥賞你。”
  虎爺很懵逼,想自己縱橫這片山林五年,各個山頭的老虎都打不過自己,從沒有如此憋屈。今日見這凡人小童細皮嫩肉,味道定為鮮美,可沒想到,這是一修道之人,而且自己一招都沒出,就敗了,還成為了她的坐騎。虎虎委屈。
  燕與鶴看那妖虎眨了眨眼,淚水在眼眶中一滾,成串掉下來了。目瞪口呆,又道:“既如此,你日后便喚為淚誅了。”
  虎爺更加委屈了,瞧,連名字都取好了,淚誅,淚珠,怎么可能有虎爺威武呢,竟嗚嗚哭了起來。
  苦笑不得,便道:“你跟我后,日后更好修煉,留在這山林不過是浪費歲月。”
  淚誅吸了吸鼻子,偏頭想道,誰愿意跟你啊,虎爺我在這里的日子好好的呢。但還是磨磨蹭蹭地走到她身前,蹲了下來。
  燕與鶴躍到虎背上,盤坐下來,拍拍它,道:“走吧。”
  跋山涉水,風餐露宿。一路上妖虎安安靜靜,除了討要丹藥,并無什么出格之處。
  這一日,行至一山腳處,淚誅停下腳步,不肯繼續往前走。
  “再翻兩座山,就出了巫霧丘陵,為何停滯不前?”腦海里傳來它的情緒,遠處有天地寶物出世。
  “你我如今這般弱小的修為,哪有寶物輪到我們去撿。走罷。”
  淚誅不動了,直接趴在地上,腦袋聳拉著,耍賴不肯移一步。
  這妖虎的行為再次刷新了她的認知,沒眼看。
  “也罷。遠遠地看一眼后,你才死心。”
  淚誅立即躍起,四腳撒歡地往旁邊一個方向跑。
  燕與鶴隱住自身氣息,探出意念,感知前方的情形。
  不多時,前方出現一片空地。空地上有一群白袍劍修正在休息,應是北原的劍修。
  本應停下腳步,淚誅仍然興奮地往前跑著。眼看要跑出林外了,速度仍未降下。只得使出纏木訣,繞上頭頂上的樹枝,從虎背上躍起。
  淚誅仍沒停,她面無表情地看著它往前跑。
  出了林子,妖虎才發現前面的人,心中難受為何不讓它停下,卻沒想到自己被寶物氣息沖暈了腦。已然停不住腳步,直沖沖向人堆里撞去。
  妖虎撞進人堆,就如燒紅的鐵塊落入冷水中,騰地生起白煙。驚呼聲、怒罵聲、拔劍聲陡然響起,驚起林中飛鳥。
  “這是哪家的妖獸,這般放肆。”
  “師兄還說什么,打殺了便是。”女子氣憤道,她好好的發飾盡被這妖虎一爪子毀了。
  燕與鶴見此情形,無語至極,心中有了主意。慢騰騰地從林中踱步出來,道:“道友不必生怒,這是在下新馴養的一只畜生,它聞到此處有天材地寶,難免興奮了幾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快3豹子通选中奖 手机qq游戏大厅 越南河内快5官网开奖 怎样玩股票入门基础 大地棋牌唯一官方网站 3d开奖结果查询今 血战麻将极品是什么 山东新11选5 快乐飞艇 网络兼职真的能赚钱 重庆麻将清一色怎么打 好彩1开奖结果查询 nba最近新闻 欢乐真人麻将赢话费 新疆时时彩 网赚网站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