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十六章 落地

第十六章 落地


  攻擊次數的增多,陣法紋路也越加黯淡,潛花在花枝搖搖欲墜。約一時辰,紋路寸寸崩斷,花葉凋零。陣法破碎了,一颶風憑空生成,呼地刮過眾人,衣著凌亂,卷起泥沙,挾殘花敗枝肆掠橫行,整個山谷呈現蕭條破敗的景象。
  待颶風散去,遮掩的山谷現出原貌。滿地蕭殘中豎有一方臺。
  “是一陣臺。”一人道。
  其上坑坑洼洼,裂痕縱橫,被歲月風化得厲害。
  “一傳送臺,勉強可用。”又一劍修道,“應是通往地下。”
  “地下兇險難知呀。”
  “怕是進去了,就難出來了。”有幾人稀稀疏疏道。
  燕與鶴正色道:“前途未明,危機不可測。各位可還隨我一起尋寶。”
  先前被抓花發飾的女子說道:“我倒要看看這妖虎尋到的寶物是什么。”話落,徑直走上陣臺。
  另外有人笑道:“小道友既然敢去,我等為何不去?”
  “修劍道本就是逆流而上,若遇到危險,便退而觀之,怎可謂劍修。”眾人笑道,隨即紛紛走上臺去。
  “既如此,下去后。就生死自論了。”
  “那是當然。不過小道友,可要小心些啊。”
  燕與鶴笑著回道:“各位道友也要謹慎些。”
  放靈石于凹槽中,靈力流入陣紋,光華騰起,傳送陣啟動了。
  眾人眼前一晃,威壓直直撲來,幾乎令人站立不穩。
  身處于極大極黑的空間里,腳下仍是一陣臺,光滑平整,紋路繁瑣,浮于半空。
  朝上望去,黑洞洞的;俯視臺下,黑暗中似有一弧形,幽幽暗暗中白光閃爍。
  “此是何處?”有人開口道,聲音空空蕩蕩,余音長長的環繞眾人,一時間,周圍盡是此聲。
  “不知。”空寂中有人回道。
  “下去吧。”
  有人率先御劍,朝下飛去。見此,眾劍修紛紛御劍,聚在一起,遠遠看去,如一團白云從臺上緩緩落下。
  有劍修問道:“小道友,需要幫忙么?”
  燕與鶴笑著回應:“不必了。”心中感嘆,這些劍修還是挺不錯的,但寶物的歸屬卻各憑功夫了。
  掐起靈訣,藤蔓套住陣臺,握住一端,正欲跳下,妖虎立刻撲到她身上,四肢緊緊錮著她,整個人被捆成了一個繭,一時間被勒得喘不過氣來,她瞪了它一眼,道:“抱穩了。”躍下臺去。
  綠色靈力涌出,粗大的藤蔓迅速變長,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這妖虎可真重,不得已將藤蔓繼續加粗,在空中搖搖擺擺地往下落。
  速度逐漸加快,一人一虎直直下墜,藤蔓繃得緊緊的。遙遙望去,宛若一只在黑夜中的風箏,連著細長脆弱的線,掉下大地。
  下方的弧形越發得清晰,原是一片大地,其陷在黏糊糊,形似沼澤的物質里。黑暗中,那白色的熒光卻是發出柔和光芒的骨頭堆。忽然間,有血紅色的光沖天而起。與此同時,“咚咚咚”聲響起,燕與鶴一臉懵逼地聽到妖虎的心跳聲陡然加快,心中想著,這虎膽子還挺小的。
  速度越來越快,發帶碎掉,發絲盡朝上沖起,衣袂翻滾,丹田中的靈氣瞬間少了一半。
  大地越來越近,黑紅交雜的地面,裂開數不清的口子,散落著猙獰的妖獸骨堆,長著稀稀疏疏的植株,游蕩著半透明的黑影。
  正欲放慢了速度,藤蔓卻似承受不了力量。
  斷了。
  只覺手中藤蔓一松,速度陡然加快,呼嘯的風聲灌入耳中。妖虎抱著她的力氣又加重了幾分,恨不得把她揉到骨頭里,燕與鶴感覺全身的骨頭都要碎了,一時間想的竟不是如何減緩速度。
  地面驟然放大,其上的裂痕分毫可見,瞳孔緊縮,死死咬著嘴唇。妖虎凄慘尖利的喊著,只覺得耳膜震破,耳邊盡是嗡嗡聲。
  大量的靈力如急流般涌出指尖,綠色靈氣凝集為霧,一碗口大的,墨綠的藤蔓扎根于里,輕輕一晃,無數分支生出,在半空搖曳,宛如黑夜中盛開的花朵,互相攀附著,纏滾著,交織成柔軟巨大的蒲墊。
  不過呼吸間,丹田里的靈力已見了底,眼看枯竭,星力匯成的漩渦輕輕一震,一股星力被急速運轉的靈力帶了出來,銀色與綠色糾纏,藤蔓柔韌了幾分。
  越來越近了,妖虎的吼聲越發得中氣十足,尖利洪亮的聲音夾雜著風聲刺得腦袋痛,“別叫了。”燕與鶴沒好氣地吼道,風灌入喉中,聲音剛冒出,就被風聲吞盡。
  越發近了。
  “噗噗噗噗噗”,眨眼間,藤蔓盡斷。“咚”,又一聲沉悶的肉體撞向大地的聲音。
  全身劇痛,幸好骨頭沒斷,老天爺真是厚愛我。
  不過身下真軟。
  在心里感嘆了會,待緩過勁來,才慢騰騰地從坑里爬起來。
  俯視著坑里攤成泥的淚誅,嘲笑道:“你聲音倒是挺大的,怎么起不來了。”
  妖虎呈大字嵌在坑底,想著,你這么快能起來,還不是因為有虎爺在下墊著;聲音越大,下降的氣勢越大嘛;不過眼前飛舞的小星星真好看。
  懶得理它,揉揉太陽穴,緩解被虎聲震得發暈的腦袋。
  卻說那些劍修早已到達地面,三五成群地散去。突然聽到了凄厲的虎聲,神色一正,以為出現了什么變故。但那虎聲越發嘹亮,最后被砰地肉體撞到大地聲打斷,便猜到了大致情形,哭笑不得。越發不把那妖虎和女童放在心上了。
  打量周圍的環境,與半空所見并無太大差別。
  身旁半透明的幽影,猶如黑煙聚成,身形不斷消散,又重組著,漫無目的地飄蕩著,有些像前些日子遇到的巨蛇,但不會主動攻擊人。地面硬邦邦的,其上生長的植株葉面有著厚厚的蠟質,其株有成人一般高。
  過了一會,妖虎才精神抖擻地從坑里爬出。
  瞧見身旁飄著的黑影,虎毛倒豎,一巴掌拍了過去。那黑影不理它,繼續往前蕩著。妖虎追上去,又是一巴掌打去。燕與鶴連忙抓住它的尾巴,使力把它往后拖。它三腳抓地,整個身子往前沖,右爪朝前,奈何尾巴被人拉著,眼睜睜地看著幽影從手下晃過,大搖大擺地往前飄著。淚誅感到自己的尊嚴受到了巨大的挑戰,四爪刨地,就要向前躍去。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大圣娱乐捕鱼 31选7复式中奖计算 皇马欧冠三连冠 谁有宝博的下载 期货散户交流群微信群 波克城市棋牌官方下载 十一选五稳赚技巧 怎么互联网赚钱 哈灵麻将安卓 河北20选5一定牛 炒股软件排行榜 大唐棋牌官方版下载 澳洲幸运10开奖网 海南飞鱼 五分彩开彩结果 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