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十七章 五妖

第十七章 五妖


  燕與鶴見此,急忙說道:“你不是要找寶物么,到這里寶物肯定很近了,再不走就沒了。”
  淚誅悻悻地收回了目光,想著,寶物哪有虎爺尊嚴重要,不過剛剛那光出來了,寶物也是要快出世了。
  “走吧。”燕與鶴隱藏住她倆的氣息。
  妖虎抽了抽鼻子,向先前有血光亮起的方向行去。
  此時,洗劍宗眾人已快行至那血光亮起的地方。而那處正有五人,凌空環形而立,其間有一樹,樹高數尺,上有九果。
  “老東西,有人過來了。”一人身蝎尾的女子感受到劍修的氣息,開口道。
  一身量未足四尺的,胡須垂地,拄著拐棍的老者用神識粗粗一掃,宛若凡人間畫上的某神一般,卻多了幾分兇氣,道:“幾個人族的小輩。按理說,潛果的消息沒走漏。”
  “人族真是比尋寶鼠一族都厲害,哪有寶物,哪里就有他們的影子。”人身蝎尾的女子嘲笑道,其尾上有一暗褐色的彎鉤,其上血色若隱若現。
  “不過幾個筑基期的小輩,殺了便是。”一女子笑吟吟地說道,她面貌端莊秀麗,身姿綽約,著一綠紗長裙,身下方的土地繁花盛開,整個人如江南水鄉的大家閨秀,但吐出的話卻讓人不寒而栗。
  “樹岫,你倒說得簡單。”一中年男子開口道,他眉如臥蠶,眼如銅鈴,開口時,似有虎嘯于天地間,“應是洗劍宗的弟子,有幾個身上留著劍尊的神識。”
  “捆著丟在一旁就是。”一直未開口的白狐淡淡道,身后有七條尾巴輕輕晃動,擺動間有獨特的韻律,旁人目光忍不住黏在上面。“任其自生自滅,難道洗劍宗還要怪我們。”
  聽此言,綠衣女子身下的土地冒出幾個小幼苗,見風就長,轉眼間就躥了一大截,唰得分出枝丫,向毫無察覺的,還在往這里走的各劍修捆去,眾劍修大驚,提劍極力反抗。但不過呼吸間,洗劍宗的人都被重重丟在了地上,震起一陣塵土。另四人見此,暗暗心驚,許久不見,樹岫的功力竟增長了這么多,普通的點靈訣也能用出這般效果。
  眾人見此五人皆為妖修,又看那樹上的果子透著血紅的邪惡氣息,便疑心要拿他們去祭樹。五位妖修身上氣息如宗門里劍尊那般深厚,如大海深遠不可探測,怕是躲無可躲了。有人想到這般,身體一抽,惡臭味頓時散開。
  白狐皺了皺眉,厭惡道:“洗劍宗的弟子真是一輩不如一輩了。”
  也有人穩住心神,恭敬道:“洗劍宗弟子不知前輩們在此,無意打擾了。”
  爾后,一人似回過神般,說道:“前輩們莫要怪罪,我們乃是被一小童一妖虎引進來的,若知前輩們在此,定不會打擾。”
  “是不會打擾,只是會傳訊給你宗門內長輩而已。”人身蝎尾的女子嘲諷道,揮出一道靈力,生生震斷了那些拿著玉符,正欲傳訊的手。
  “那一妖虎一小童長何模樣。”四尺老者喝問道,其聲如金屬摩擦般直擊神魂。
  眾人心神一激,幾乎口吐鮮血,“小童身高未足四尺。”有人立即回道。劍修中有人皺了皺眉頭,卻并未阻攔。
  “那不是老東西你么,”人身蝎尾的女子道。
  老者黑下臉,渾身威勢向劍修們直直壓去,“若有半點隱瞞,就做了這樹肥。”
  威壓沖擊著肺腑,眾人震得吐血,有人慌忙道:“是是是,前輩。小輩一定知無不言。那小童著一麻布衣,那妖虎黃毛黑紋白腹。”
  “那妖虎可是你族之人。”老者問向中年男人。
  “此處,我并未有告訴他人。”中年男人面色平靜,回道。
  說話間,五人神識已將這片大地細細掃了幾遍。燕與鶴突然遍體生寒,似乎全身上下,連毛發血管,丹田神魂都被人看得透透徹徹,趕緊把身上的氣息收了又收,掏出兩張隱身符貼在一人一虎身上,屏住呼吸,一動不動。待這種感覺過去,才放松下來。
  收回神識,并未看到眾人所說的一人一虎,老者的臉沉下臉,怒哼一聲,渾身威勢又加重了幾分,剛剛說話那人立即爆為血霧,道:“洗劍宗小輩說謊的功夫可是不錯。”
  眾人只覺得身上宛若壓了千萬斤重石,見此情形,心神俱駭,張不開口。
  老者黑著臉,惡意地在他們身上又加了幾層禁制。拉著臉等候寶物的出世。
  如此這般,大多數人把那一人一虎恨上了。
  不多時,燕與鶴也到了此處。
  她和淚誅躲在幾株高大密集的植株后,看到凌空浮著的五人,一人身蝎尾女子,一綠衣女子,一白狐,一男子,一老頭,其前方有一樹,葉大如掌,其上有九枚血紅色的果子,被血紅色的光芒籠罩著,沉甸甸的壓彎了枝干,果子顏色正由血紅向黑紅轉變著,光華也慢慢的變黑,這正是潛果。
  潛花只對妖獸有用,潛果卻對所有生物都有用,激發潛能,提純血脈,更有可能服用后,出現與道子一般的天賦。
  見此,妖虎激動得尾巴搖了又搖,身子在她背部蹭了又蹭。
  那在地上,捆住的,丟在一起,正是那群她下來后并未遇到的劍修們。一眼看過去,就見在其邊緣坐著的張九機,他低垂著頭,其面色平淡,似閉眼調息著,身上絲毫不見與同門般的驚慌恐懼,仿若與世隔絕。任外界如何變化萬千,他自成一方世界。張九機察覺到她的目光,抬起頭平靜地向她望來,燕與鶴呆呆對著一雙平淡的不起波瀾的眼睛,下意識舉手揮了揮,他仿佛什么都沒看見般,重新閉上了眼睛。
  燕與鶴緩過神來,心神隱隱震動,遠離劍修眾人,重新找個地方藏住身形,靜候潛果的成熟。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股市热点软件分析 今日3d试机号金码 体彩四川金7乐玩法奖级 云南快乐十分直播 福彩3d今晚试机号 长期股票推荐 类似辉煌棋牌的app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开 贵州十一选五任五遗 十八选七的结果 准确一期一码 鞍山娱网棋牌下载 1分彩计划平台 江苏虚拟足彩开奖结果 捕鱼王者 安卓 龙兴山西麻将下载平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