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十八章 潛果

第十八章 潛果


  約半日功夫,潛果徹底轉為黑紅,其光華忽地內斂,紛紛脫落下來,向四方逃散開。大能們立即各顯神通,一時間,半空中萬般法訣,千般法器,只為爭奪九枚果子。
  與此同時,身后的妖虎猛地前腳踩在燕與鶴背上,后腳一蹬,騰躍而起,身體在半空中呈爆發力極強的弓形,又舒展開來,向最近的一顆潛果撲去,張開大嘴,那顆潛果竟然直接飛進了它的嘴里。
  燕與鶴幾乎被踩進土里,臉黑得幾乎可以滴出水來。揉了揉背,爬起來時,正好見到這一幕,目瞪口呆。
  前方正在爭奪潛果的五妖,看到此幕,也忍不住眼角抽動,這妖虎運氣也未免太好了。老者前跨一步,正欲擒下它。
  卻見它頭一揚,喉嚨一鼓,吞下潛果,又以光速撲向中年男人,男人正欲揮袖掃去,妖虎已然抱住他的雙腿,用虎語哭喊道:“前輩別殺我啊,前輩救救我啊,”
  一時間場中盡是虎鳴,眾人呆了呆。
  中年男人正欲踢開,掙脫它,又聽其說道:“前輩啊,我是你孫子的媳婦的父親的姐姐的丈夫的母親的姑媽家的啊。前輩啊,救救晚輩啊,晚輩一家大小上至祖宗十八代下至曾孫曾女都會感謝前輩的大恩大德的。”
  中年男人一愣,還未弄清它是哪房遠親。妖虎又哭喊道:“前輩啊,你看我剛剛服下潛果,定然能資質非凡,以后你端茶倒水定然有人了。”說話間,潛果的藥效已然發作,淚誅全身脹痛,經脈被藥力摧毀,又修復,又摧毀,又修復,無限循環之中,眼中血絲遍布,堅持不懈地喊著:“前輩,我會做的東西可多了,我會耍戲,我會暖床,我會捕獵,我會掃地,我還會……”
  燕與鶴雙手捂臉,她都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妖虎竟然這么能干。
  妖虎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話語一串一串從它嘴里冒出,但終于堅持不住了,在喋喋不休之中頭一歪,昏了過去,嘴巴還在不停地開合,喉嚨發出嗚嗚的響聲,四肢緊緊箍著中年男人。
  樹岫笑道:“這小輩倒是有趣,服下潛果后,清醒了這么長的時間。”
  地上的眾人見到這妖虎,想到不久前,同伴的身死,他們還捆在此處,妖虎卻好端端的,又得到了寶物。有人紅著眼睛喊道,“前輩,這就是那妖虎。妖虎在此,那小童定然不遠。”
  老者似笑非笑,道:“你這后輩倒是不錯,還有能耐躲過我等的搜尋。”
  中年男人沉默著,手緩緩放上妖虎的腦袋,似要將其擊斃。
  燕與鶴大驚,雖說這妖虎著實可惡,但因此丟了性命也可惜。
  咬了咬牙,急忙走出,恭敬道:“燕與鶴在此見過各位前輩,晚輩無禮了。晚輩乃燕離的女兒,這妖虎是晚輩的伙伴,雖食了前輩們所需的潛果,但也是其造化。還請前輩網開一面,家父定會賠償各位。”
  那人見她走出,渾身上下沒有半點傷痕,又妒又忌,喊道,“她就是那小童。”
  燕與鶴有些不解,這些人的劍風都不錯,最差也是極為規矩的,為何心性這般。不是看劍就如看人么。
  綠衣女子笑道:“原來是燕離的女兒,倒有了個好女兒,也算苦盡甘來。”
  燕與鶴心中一喜,這里竟有認識父親的前輩。又聽中年男人道:“你既然已經說了是它的造化,身為同族長輩,自然不會奪去。”
  燕與鶴大喜,道:“晚輩替淚誅謝謝前輩。”
  “它服了潛果,又遇到了本尊,本尊就帶它回族中。它與你的契約,待它醒后,再說。”中年男人手放于妖虎頭部,運功替它消化藥力。
  “謝謝前輩。”
  突聞老者金屬般摩擦的聲音,“小輩,你是如何尋到這處的。”
  燕與鶴心中陡然涌起一股煩躁,靈力一轉,將其壓下,恭敬回道:“前輩,晚輩和晚輩妖虎途經巫霧山脈時,忽然察覺此時會有天地寶物出世,于是心中好奇,前來一探。”
  “那你為何又把洗劍宗的人帶進來?”老者質問。
  燕與鶴瞄了瞄地上的眾人,綠衣女子唾棄道:“不必看那群廢物,他們早已和盤拖出。”
  “是。”燕與鶴換了換肚中的詞,選了一個較為中和的,說道:“晚輩是想著人多力量大。”
  “是挺大的。”人身蝎尾的女子嘲諷的笑著,漫不經心地看著自己的指甲。
  “是晚輩的過錯。”燕與鶴立即低下頭,回道。空氣逐漸壓抑,一塊沉重的石頭擱在心上,慢慢壓下去。
  又聞綠衣女子笑著說,“我觀你身上有陌生樹族小輩的氣息,你若告訴我你哪里見到的樹族,我就護你一回。”
  “謝謝前輩。”皺著眉頭努力地回想著,樹族?自己什么時候碰到過?好像沒有。倒是挖過一棵靈很強的樹。她取出隨身藥園,移出那棵正沉迷于修煉的樹。“前輩說的是否是他?”
  樹岫見此,略有失望。樹族化為人形的少之又少,她原以為會得到一化為人形的晚輩的消息,卻未想到是一棵開了靈智,懂修煉之法的樹,但好歹其資質非凡。
  “正是。”
  那樹從修煉狀態中被生生驚醒,瞧見周圍環境大變樣,四周空氣向他壓來,心中惶恐。又見身旁有六人,其中五人修為高深,氣勢攝人。枝葉抖得嘩嘩作響,自己,將被,分而食之了。
  樹岫不論這樹心中如何亂想,直接將其收入自己的洞天福地之中。說道:“今日,看在我份上,就不追究這小輩之過了。”
  人身蝎尾的女子輕呵了一聲,其它妖沉默不語。
  白狐舒展長尾,緩緩道:“今日你們二人,倒是有意外之獲。何時我族出現一個六尾的也好了。”
  樹岫笑道:“五尾本就不常見,你要求太高了。你若是嫉妒了,也可收這小女童為弟子啊。”
  白狐嗤道:“洗劍宗不好惹,燕離那群兄弟就好惹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网上棋牌室开发 游戏体验赚钱网站 贵阳微乐麻将规则 辽宁35选7出球顺序结果查询 nba贴吧 哪里能下江山麻将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青海11选5几点开始 排列3 如何网络赚钱 成都麻将 3d今天预测号码 宝棋牌博 三分赛车计划六码 中金黄金股票走势 最火救济金棋牌追光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