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二十三章 道石

第二十三章 道石


  一路行來,太和宗各峰風景皆不同。譬如器峰,光禿禿的,常年峰上彌漫著煙火;譬如丹峰,其上丹香彌漫,綠樹蔥蘢;又如靈藥峰,其占地面積甚廣,從山下便可見那一一畝藥田,被靈氣罩籠著。其中以道修的峰最多,名字也甚多。
  道峰下人來人往,可比山門前熱鬧多了。拾階而上,聽過路的弟子們小聲抱怨著。
  “這次好不容易得到足夠貢獻點,可那靈訣還差些才能悟透。”一青衣女子蹙眉,其青衣上有藥字,應是靈藥峰的人。
  “當初為何不進道峰呢,那樣可不是天天能見到了。”其同伴笑道。
  “你倒說得簡單,這百年間除了道峰主門下那位師姐,誰通過得了測試。”青衣女子眉高高揚起,反駁道。
  “道峰上的測試也未免太難了些。”
  “那可不是。以前雖少,但隔幾年也有兩三個,只從那位大師姐來了,一個都沒了。”
  “你可小聲點。”同伴推了她一把,“那位師姐脾氣可不好。”
  “切。”女子嘀咕著,“還不是仗著是峰主的唯一弟子。”但仍然把話題轉開了。
  燕與鶴停了步子,聽她們說完,才繼續前行。
  至道峰半山腰,便有弟子接待前來測試的新弟子。那男子著弟子服,上有一藥字,拿著一塊玉牌,遞給她,手指山上一廣場處,“看見了沒,就是那里,拿著玉牌在道石上面悟道,玉牌會記錄你悟的內容。若峰主認為你不錯,就收你進道峰。”
  燕與鶴朝他手指方向看去,郁郁蔥蔥的樹林陡然出現一大塊空地,挺醒目的。“謝謝師兄指點。不知該如何稱呼?”
  “叫我夏師兄就可以了。”男子爽朗笑道,“小師妹若失敗了,可不要灰心,道峰幾十年都沒收過人了。來靈藥峰也不錯啊。”
  “那就先謝過夏師兄。”燕與鶴含笑道,“我就先行一步了。”
  “去吧,去吧。”男子揮了揮手。
  到廣場處,廣場上方浮有一石,卻是下面沒有看見的,石頭一人高大小,平平無奇,道韻流轉。廣場上密密麻麻坐滿了人,放眼望去,有人面色放松,愜意自在;有人面色蒼白,頭冒冷汗;有人滿臉通紅,緊咬著牙,盡是要走火入魔了。
  見其中一人堅持不住了,其旁守候的長老,點出一道柔和的靈光,進入他的眉心,將其喚醒。那人醒來,冷汗淋淋,全身宛若從水里撈起來般,向長老道過謝,急忙下山調養。
  那長老白眉白須,神色安寧,見她看過來,笑道:“小友可是來做測試的。在地上隨意選一沒人的陣法進去悟道即可。”
  “謝過長老。”燕與鶴道過謝。選了一人少之地,坐了進去。
  陣法中自成一片天地,不見周圍眾人,只有道石。
  調整氣息,靜下心神。運行《道典》,星力在體內開始流轉。
  放開意念,攀附到道石上,剎那間,神魂震動,似與天外星辰和鳴,瑰麗壯闊的星海闖入腦海,心神眩暈,竟有機會窺探修星外。
  修星上,道修遠遠多于星修,修煉星力的功法甚少,各大世家宗門圣地更少收錄。去星宗不可能了。她已練氣五層,且道子修煉速度極快,等不了幾年就能筑基,而木靈力先行筑基對星力修煉有礙。只能靠悟了,走一步算一步。
  她看見了日月星辰,日如巨大的火球燃燒著,月清冷朦朧。顫抖著用意念去纏繞就近的一顆星,其光不旺盛猛烈,不寂冷孤清,也不溫軟柔和,亮得有些刺眼,卻令她意識宛如泡在溫泉里那般舒適。
  借助道石,宇宙的瑰麗圖景在她面前緩緩展開,星辰的運行軌跡浮現眼前,亙古不變的方式,似遠古來就如此,時間也不能使其挪動半分。歲月蹉跎,滄海桑田,人是物非,仍然沉默運行著,與天地同在。
  意念纏繞上了那顆星,剎那,絢麗的煙花在腦海里爆開,一朵連著一朵,一片連著一片,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美麗,眼角潤濕,洇出一滴淚,凝于眼下。星辰撞擊,星系毀滅,大大小小的黑洞遍布宇宙,吞噬著光;星云旋轉,沉積,億萬年歲月的黑暗中,誕生了第一顆星,第二顆,第三顆·····這片宇宙不再冷寂。
  霎時,體內的《道典》與《太和訣》同時運行。
  此時已進黃昏,火燒云鋪成錦緞,余輝為大地鍍上金色。廣場上方的道石微微震動,眾人習以為常,道石每隔十多日都會如此,應是某位長老所悟之道引起道石共鳴。
  天穹上垂下一道星光,如銀色瀑布垂泄于燕與鶴身上。黃昏時分,云彩絢麗,星光混入其中,并沒有多少人察覺。天黑時,月光鋪撒,星輝柔和,這道星光更無人知曉了。
  一個又一個字符在腦海里生成消散,意識沉入絢爛奇幻的世界,放開意念,任憑心神被星光牽引。星力開始改變運行軌跡,以往的、未察覺的細小經絡也被緩緩開拓,溢滿星力的經絡在體內如同一張銀色的大網,若說先前的網疏疏絡絡,如今就是密密麻麻,而且還在向肉眼不可見的脈絡里浸去。星光浸潤入血肉,流動的血液夾雜了幾分銀光,沖刷著骨骼,骨骼因此而變得晶瑩剔透。筑基時,方才出現的洗髓伐骨真真實實的出現在身上。
  待洗髓伐骨結束,經脈開闊如大河,之中星力滔滔不絕,如水嘩啦啦拍打河岸。
  默默記下其運行軌跡,這就是悟出的星力第一層功法,明顯有《道典》與《太和訣》的影子,應是所接觸的只有這兩種功法,無法將思維擴展開,日后不能如此了。悟道結束后,打坐了會,才出去。
  廣場上人還是很多,燕與鶴將玉牌交給評定玉牌的長老,待長老評定了后會呈現到峰主眼前,由峰主定奪。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快乐10分公告 山西快乐十分钟中奖规则 天津11选5 可儿国外赚钱培训失望 贵州嘛将下载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足球网 四平麻将吉祥棋牌? 重庆百变王牌的真假 公司股票下跌 遇乐棋牌大厅平台 河北十一选五跨度基 2018最好玩的棋 分分11选五怎么选号 怎么看股票短线 棋牌手机娱乐